生活並不時時如願,甚至有時候會遇到巨大的苦難,也許無法令人釋懷,但是神從未放棄過人,引導人一步一步走出困境。祂教導人們要寬恕、謙卑並堅守善念。《天堂小屋》正是這樣一部感動心靈之作,畫面唯美動人,意義雋永深遠。

電影簡介

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的荷里活影片《天堂小屋》(The Shack),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金像提名監製基納達(Gil Netter)另一治癒心靈之作,4月20日在港公映,該片由《鋼鋸嶺》(Hacksaw Ridge)男星森禾霍頓(Sam Worthington)、《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金像女星奧緹華史賓莎(Octavia Spencer)、《倫敦淪陷》(London has Fallen)莉達美雪(Radha Mitchell)傾力演出。

故事講述麥克(森禾霍頓 飾)的小女兒在露營時不幸遇害,自此他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無法自拔。3年後,他收到一封來自神的信件,引導他回到女兒遇害時的小屋,一場奇幻的經歷令他了悟生命貴在謙卑與寬恕。

「戲」說新語

今年復活節期間上映的電影《天堂小屋》與去年聖誕節上映的《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有異曲同工之妙,主題方面皆敘述當遇到親人的生死別離之痛時,平凡人應該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且兩部影片都以獨特的「信件」為引子,隨後展現主角的奇幻經歷。《天堂小屋》在敘事上比《最美的安排》更完整,內容也更有深度。

教會不等於信仰

電影的開場,是小時候的麥克,經歷過家暴的他看到父親作為神職人員粗暴的一面,他開始懷疑教堂,懷疑宗教是否等於信仰。成年後的他,歷經乖巧女兒被殺害的殘酷經歷後,更加質疑神對他命運安排的不公。他定期去教堂做禮拜僅是為了取悅妻子和為孩子建立榜樣,並非真的信仰神。

小說原著作者威廉保羅楊(William Paul Young)的個人經歷或許是促使他寫下故事背景的原因,威廉生於加拿大傳教士家庭,幼年時隨父母到新畿內亞傳教,卻在當地遭到長期性侵,直到返回加拿大就讀神學院才停止。成年後,他對保守的教會系統感到沮喪,加上幼年受虐的慘痛經歷,使他認為傳統教會制度只會害人,因而放棄神職工作,之後從事其它行業。

電影中的男主角麥克正是抱著這種質疑態度,他內心充滿了困惑,不斷地詢問:「為何神會容許這麼多的苦難存在?」

影片中麥克無意中進入了「神」的世界,奇遇天父、耶穌和聖靈,三位神的形像顛覆了他固有的認識,他從未想過天父會以慈愛的母親的形像出現在他的面前,對他噓寒問暖,並親自為他下廚。或許是他兒時父親作為神職人員給他留下的心靈陰影,天父決定以母親的形像展現在他的面前,令他更能打開心扉暢所欲言。

在麥克的經歷中,神的存在並不像教會中描述的神那樣高高在上,而是平易近人,以寬厚的心接納他,安慰他並保護他。他漸漸理解了神的慈愛,自己曾經的無知,也體會到真正的信仰在於心靈上接納,而非表面的宗教儀式。

換位思考

電影始終與觀眾探討一個議題:「何謂善惡」?主人翁麥克的想法與大部份的人的想法相同:「對我好就是善,傷害我就是惡。」

影片中最觸動人心的部份在於麥克在耶穌的引導下進入智慧女神的山洞,在山洞中他面臨一個抉擇:他必須選擇自己的兒女一個上天堂,一個下地獄。他是否會選擇對自己不好的子女下地獄?因為傷害過自己的人是惡人,所以應該下地獄。這個形像的比喻讓麥克幾近崩潰,此時此刻他想起兒女對他的重要性。他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對於「善惡」的評判如此膚淺,全然以自己的喜惡作為評判的標準,從未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於是他全然明白了天父詢問他的問題:「若你是他,你會怎麼做?」他才明白,自己一直站在了「審判者」的角度去看問題,所以生活中一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先怪罪別人,而不是找自己的原因。

從一個自私、自大的人,轉變成一個謙卑而善解人意的人,整個過程確實不易。麥克經歷了一段十分艱辛的過程,他不斷重回那令人痛苦的悲劇現場,他需要直面自己的仇恨、懊悔和悲傷。他真切的看到自己的執念,並需要勇氣自我療傷,用博大的胸襟去原諒,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問題。他看到,如果苦難必須在生命中發生,他需要選擇面對而非逃避,他也了解到自己對身邊人的不滿,其實是來源於自身的狂妄。他終於釋然,驅趕心魔,換位思考,才是最好的良藥。

*** *** ***

為心靈療傷並非一件易事,《天堂小屋》有一個溫馨美麗的結局,麥克從噩夢中走出,修補家庭的裂縫,開啟了人生中新的一頁。或許,當寬恕與愛變成生命中的一部份,當人懂得謙卑與相敬,人才能感受到「神」從未放棄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