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太太一家是典型的知識份子家庭,先生是工程師,兒子是高才生,女兒是中醫師,全家都修煉法輪功。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龔太太一家住在北京豐臺區。 

龔太太回憶,1999年4月24日,在住家附近的望園小區煉功點聽說了天津法輪功學員上訪被抓、被打的事情,並得知天津警察不放人,要法輪功到北京上訪。龔太太就打電話通知了兒子、兒媳、女兒,全家決定一起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去之前,龔太太準備了很多吃的,罐頭、水果、麵包。先生開玩笑地問她:「你這是準備去野餐吧?」 

龔太太所在煉功點的三十多人中,有二十多人都去了。大家心裏都很輕鬆、坦蕩,沒有任何壓力,就是抱著一顆純善的心去反映情況的,根本不是中共造謠說的甚麼「蓄意圍攻中南海」「反政府」的行為。到了那裏,龔太太看到來了很多人,有很多是海淀區的大學教授,高級知識份子,還有推著嬰兒車的年輕的媽媽。 

附近居民提供食水方便 

龔太太記得,雖然當時去的人很多,但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都自動靜靜地站好隊,還有人主動維持秩序,並把便道讓出來,方便行人走路。說話,動作也很輕,大多數人都在靜靜地看書,或打坐,還有的輕聲交流說話,整個場面都非常安靜、祥和,住在附近的居民一點也不感到人多嘈雜。 

一些過路的人都向法輪功學員點頭微笑,揮手致意,看到這麼平和、友善的人群,警察也變得很放鬆,不那麼緊張了,有的還跟法輪功學員聊天,問學員為甚麼要來上訪,並且聽得很認真。 

到中午的時候,因為很多人沒有帶飯,特別是外地來的學員,住在附近的居民們就主動給學員提供茶雞蛋、水、麵包,平價賣給學員,表示對法輪功學員的理解和支持。吃完中午飯,有法輪功學員主動拿著垃圾袋,到隊伍中收集垃圾,並撿起地上的果皮、紙屑等。排隊上公共廁所的時候,因為人很多,學員們主動讓附近的居民先上廁所。 

龔太太一家人站的地方正好對著中南海的正門,朱鎔基出來和法輪功學員對話時都看見了。「後來,聽說朱鎔基和法輪功學員達成共識,並同意放人,我們才離開。走的時候,大家也走得很快,聽不見人說話的聲音,只聽見唰唰的腳步聲。人一下子就走光了,剩下空空的街道,靜悄悄地,地上連一片紙屑都找不到。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化解暴力流血事件 

一些人認為,中共鎮壓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圍攻中南海」。龔太太回憶說,其實,在1999年4‧25事件發生之前,中共早就開始蓄謀鎮壓法輪功了,警察早就開始「光顧」她們那裏的煉功點了。「有一次,我剛煉完打坐,一睜眼,看到警察對著我們錄像。我們煉功從始至終,都有警察的錄像機全程拍攝。周末我們去長辛店等地洪法,也有警察在旁邊跟著,監視、錄像。」 

龔太太說:「我們煉功點有一個豐臺公安分局工作人員的家屬。4‧25那天,大家一起去上訪,別人都心裏很輕鬆,只有她比較緊張,說:『我這心裏直打鼓,共產黨可不是甚麼善主,它們甚麼事都幹得出來。』可能因為她家裏人在中共體制內部工作,所以對共產黨殘酷本性比較了解。到了那裏,果然看到現場佈滿了警察和便衣,但是找不出法輪功學員的任何茬子。

因為大家做得太正了,比如跟政府談好了,只要同意放人就馬上撤,政府說放人後,我們馬上就撤了,非常講信譽,一分鐘都沒多待。 後來我們才聽說,豐臺體育館裏停滿了軍車,隨時待命出動,共產黨早就陰謀策劃血腥鎮壓法輪功了。中共鎮壓法輪功,就像岳飛被秦檜誣害一樣,是莫須有的罪名。」 

龔太太說:「如果4‧25那天,共產黨找到法輪功的任何不是,或找到任何藉口,都會引發一場暴力流血事件。但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做得太正了,方方面面做得太好了,沒有給共產黨找到任何藉口發動流血事件。人去了這麼多,卻沒有影響到任何社會秩序,沒有擾民,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負面作用,學員所到之處,都是那麼的安靜、祥和,處處為周圍的人、為社會著想,是法輪功學員的純正和大善,化解了中共製造社會動亂的企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