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德愛城堡的完美女孩(一)

──打招呼 

我一下就墮入了純粹的西方生活之中。我在地球上最原始的地方長大,現在來到世界上最富裕的地方檢驗我的生活經驗! 

…… 

第二天,我和兩個女孩在湖畔散步,我友好地向所有迎面而來的人問好,就像在熱帶叢林所做的那樣,為了表達某種善意。有些人也向我問好,但其他人只是懷疑地看著我。 

過了一會兒,其中有個女孩問我,我如何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認識這麼多人? 

我驚訝地看著她。除了學校的人之外,其他人我都不認識。 

「那你為甚麼要跟所有的人打招呼?」她問我。 

「就是應該這樣做啊!」我回答說。 

她們都笑了。「在這裏,人們只和自己認識的人打招呼!」 

我又學到了一些我不懂的東西。 

在碰到下一個路人時,我緊閉雙唇,一句話也不說,但我有種歉疚的感覺,覺得自己不禮貌和不文明。在熱帶叢林,如果人們相互碰到,不是向對方問好,就是殺掉對方。法虞人一直保持著這種做法,所以我一再被提醒,出於安全起見,一定要向所有人問好。 

經歷了這些事情以後,最初的文化震撼也消失了。 

塞德愛城堡的完美女孩(二)

──穿鞋子 

就像在熱帶叢林那些年一樣,每天早上穿鞋以前,我都會坐在地板上把鞋子抖乾淨。蘇珊娜和萊絲麗看著我直搖頭。 

「莎賓娜,你這是在做甚麼?」有一天早上她們謹慎地問我。 

終於我也能教教她們了!我解釋道,危險的昆蟲喜歡藏在鞋子裏,如果穿之前不拍打乾淨,它們就會可惡地鑽出來。 

「但是,根本就沒有這……麼危險的昆蟲!」蘇珊娜眼睛一眨一眨地說。 

我不相信她。我簡直無法想像,鞋子裏再也找不到昆蟲和蜘蛛。幾個月後,我剛想抖鞋子,她們又開始勸我: 

「莎賓娜,」 萊絲麗說,「你在這裏生活這段期間,鞋子裏找到過昆蟲嗎?」 

我想了想,確實令人吃驚……沒有。 

「那麼,明天試試不要拍打鞋子,直接把鞋穿上。」她建議。 

第二天早上我想了一會兒,然後,生平第一回直接把鞋套上。這是一種特別的感覺,我緊閉雙眼,把腳伸進去,等著被蟲子叮咬,但甚麼也沒發生。我再次睜開眼睛,很驕傲,我通過了勇氣的考驗。 

塞德愛城堡的完美女孩(三)

──餐桌上的勝利 

女孩們把老師稱作「優雅太太」,她教我們該如何穿著、如何因應不同場合擺設餐具、該先向誰問好、該如何優雅步態下樓梯,或者穿短裙時如何下車…… 

午飯時,她總會坐在不同位置注意我們的舉止。 

她看著我可憐地嘗試要優雅地進餐,搖搖頭對我說:「莎賓娜,你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完美的女士,但願你可以用你的魅力掩蓋這些不足。」 

飲食並不總是合我的口味。很多菜我都不認識,便懷疑地用叉子撥弄。每個星期五都有冰淇淋甜點,這是大多數女孩最喜歡的飯後甜食,當然也是我的最愛。 

我很快就發現,她們的胃可沒那麼強壯。於是我就在冰淇淋端上來以前,給她們講些原始森林裏我們最愛吃的菜,或講些法虞人如何將死者安放在小屋裏,以及身體流出的液體……

最後,我的碟子裏總是得到不只一份,而是很多份冰淇淋。很快,就沒有人願意在星期五和我坐同一張桌子了。這期間,我盡情地享受冰淇淋,直到最終被禁止在吃飯時談論關於原始森林的事情。 

不過,優雅太太卻為這事笑了很久,她極富幽默感,已到中年,經歷了很多事情,培育過許多女孩。但對她來說,我還是個「特例」,後來她這樣告訴我。 (節錄完)◇

——節錄自《來自石器時代的女孩》/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