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就北韓與敘利亞問題進行溝通。這次的通話發生在習近平訪美與特朗普會面不到一周的時間,主要是因為朝鮮半島的戰爭局勢一觸即發。

特朗普會動真格的

特朗普上任之後短短兩個多月的施政,顯示出特朗普不同於奧巴馬。

前總統奧巴馬曾表示,如果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等於是「跨越紅線」(cross a red line)。但是敘利亞政府軍多次使用化學武器之後,奧巴馬無所作為。

2017年4月4日,阿薩德命令政府軍在敘利亞西北部一個小鎮發起化學毒氣攻擊,造成至少86人遇難,其中包括33名兒童,另有數百人受傷。4月6日,習特會面晚餐後不久,特朗普下令,位於地中海的美國軍艦,對敘利亞的謝拉特空軍基地密集發射59枚巡航導彈。特朗普的這次空襲得到美國國會兩黨廣泛支持,一些原本在政治上最堅決反對特朗普總統的議員也支持了襲擊行動。全球多個國家元首,也對美國以導彈襲擊敘利亞表示強烈支持。

4月11日,特朗普發推文表示:「 北韓在自找麻煩。如果中方決定幫助(解決),那將會很好。如果不幫,我們就自己解決這個問題!」在特朗普發這條推文之後的第二天,習近平與特朗普通電話。所有的人都已經看到,用武力解決北韓問題,特朗普不是在說大話。特朗普會動真格的。

習近平「默認」美方行動

習近平與特朗普通話時稱,願意與美方聯手遏制北韓核項目,但希望通過和平方式解決。不像過去,如果美方在北韓展開了實質的軍事行動,中共的反應大都是「強烈譴責」之類的攻擊性話語。

但是,在習近平訪美與特朗普會面之後,中方的回應反常地低調。這顯示,很大可能習近平和特朗普在北韓問題上達成了某種程度的共識,在保障中國安全利益等前提下,在一定程度上,習近平「默認」了美方對北韓的軍事行動。

「六方會談」遊戲的實質

在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前,國際社會解決朝鮮半島危機的主要方式之一,曾經是從2003年到2007年之間的北韓、南韓、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之間的「六方會談」。

北韓金家政權的建立,其背景是上個世紀二戰後共產主義陣營與西方自由世界陣營的對峙。在國際上,北韓利用向世界訛詐的方式來換取中共對金家政權的全方位支持,而中共通過北韓這個流氓小兄弟作工具,用來對抗挑戰美國和西方世界。

北韓不厭其煩地玩弄「核訛詐」這種危險的遊戲。這樣的遊戲,中共用所謂的「六方會談」玩弄了多次,一般都是按照以下程序進行:北韓作出「核訛詐」舉動,隨後聯合國制裁,美方發出警告,接下來例行公事進行各方心照不宣的遊戲規則,美國和國際社會給中共施加壓力,要求中共在解決北韓核問題上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等等。所謂的「六方會談」,就是中共與北韓向國際社會表演的雙簧遊戲。

共同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使得中共和北韓成為「難兄難弟」,唇齒相依,金正恩因此緊緊地抓住這一點,敢於向世界叫板,訛詐世界,也訛詐中國。

「核訛詐」遊戲走向終結

在習近平上任之前,中共江派掌控著對北韓的決策,北韓的金正日政權同江澤民集團關係尤為密切。習近平上任之後,對待北韓開始採取與中共過去以及江派不同的策略,開始與北韓保持距離。2014年7月3日至4日,習近平首次訪問朝鮮半島時,越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見南韓總統朴槿惠,顛覆了過去中共的傳統做法。在習近平掌權後,金正恩多次釋放訪問北京的意圖,但都未獲答應。南韓總統朴槿惠卻已經與習見過5次面。這顯示習近平當局對待北韓的外交方針已經發生了根本轉變。

習近平當局對北韓採取強硬立場,與特朗普政府配合解決朝鮮半島危機。此舉符合國際社會對北韓的主流立場,是與國際接軌的舉措;這也符合中國本身利益,將會獲得中國民眾的支持。同時,這也削弱了此前主導北韓政策的江派勢力。

特朗普政府對北韓問題的強硬立場,加上習近平當局北韓外交政策的轉變,預示著多年來中共與北韓之間,向國際表演的「核訛詐」的雙簧遊戲告一段落。

朝鮮半島局勢走向

朝鮮半島局勢的發展和走向,在目前的國際政治格局下,有如下幾種可能性:

其一:金正恩在美國發動軍事打擊前的最後一刻服軟,宣佈放棄核武試驗。但是,隨後的局勢發展不會重回之前的談判遊戲。美方和國際社會將會採取切實的措施,銷毀北韓的核武設施。金正恩在失去了「核訛詐」的這個籌碼之後,下台成為很大可能。

其二:金正恩做出一定程度妥協讓步,美國延緩對北韓的軍事行動。習近平當局與美國合作,中方將對北韓採取更加嚴厲的制裁措施。

其三:金正恩面對巨大壓力,孤注一擲,垂死掙扎,對南韓和日本進行軍事報復行動。這種選擇將遭到美軍的毀滅性打擊。金正恩政權終結。

綜上所述,因為朝鮮半島局勢牽扯美國、俄羅斯、日本、南韓等多國利益,從國際地緣政治和大國博弈的角度來講,朝鮮半島局勢走向上述第二種可能性較大。

深層變局

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北韓問題上出現的不同前政府的政策變化,主要原因在於,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在世界處於大變局的背景下,都在打破原有的政治規則和框架,走出自己的路。可以看出,兩個世界大國的領導人,在首次短短的會面互動之後,已經對中國、美國和世界的局勢發展產生了影響。

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後,包括疏遠北韓在內,實行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提出依法治國、開放自貿區、人民幣納入SDR、懲辦黑客、舉辦習馬會改善台海關係以及實行軍改等等,都是希望與世界接軌、實現轉型的舉措。

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互動,以及對北韓的強硬政策,改變了此前中共以鬥爭為主的外交策略,以相對務實柔和的風格,在寬闊的視野和格局下,與美國展開外交事務。

中國的執政者要想贏得世界的尊重,融入這個世界並扮演更大的角色,就必須尊重世界的主流自由人權普世價值、尊重民眾的基本權利、秉承中國的傳統價值、拋棄中共黨文化的思維與行事方式。

從更深層來講,對於中共政權來說,北韓與中共之間無論有多大的分歧和矛盾,都是奉行共同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這一點用中共的話語系統來講,中共與北韓之間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中共與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自由世界陣營之間屬於「敵我矛盾」,這一點只要中共政權存在,就不會改變。同時,習近平當局對北韓政策的轉向,也是在國際大趨勢下的形勢所迫之舉。

如果從這一點來看,無論身在大戲中的人們怎樣打算或計劃,都無法改變這一點:支撐中共政權存在的深層堅冰,正在融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