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眷村長大的孩子,這眷村名叫「黃埔新村」,座落在台灣南部軍事重鎮的高雄縣鳳山鎮(現今之高雄市鳳山區),隔黃埔路與陸軍官校為鄰,所以每天晚上準時在九點半正,軍校學生晚點名後唱校歌時,那響亮的「怒潮澎湃,黨旗飛舞,這是革命的黃埔」之雄壯旋律,在全村都可以清晰地聽到,再加上我父親是1925年由福建家鄉,徒步到黃埔島上去從軍的,我自小耳濡目染,想不成為「軍迷」也難。 

不過,這是「陸軍」。而我又是如何成為「海軍迷」的呢? 

那是因為我在高雄中學就讀時,有好幾位同學是高雄左營眷村來的,有時候整個周末我都在海軍眷村裏「打混」,常聽他們講海軍的「故事」。同班的海軍子弟有兩位,他們是李健民與龔明谷,其中龔明谷畢業後進了海軍官校,做過某艦艦長。他有個成績十分出色的弟弟龔明覺,也是咱們高雄中學畢業的,後來考進中正理工學院,日後在中科院的高科技武器研發上頗有建樹。 

大概是民國四十年代中期(那時我還在讀小學),住在鳳山的民眾常在傍晚時分,聽到天上傳來隆隆的飛機引擎聲,那是大批(少說也有十幾、二十架)由屏東機場起飛的運輸機,穿越高雄市與鳳山市區,往西出海執行任務,直到快黎明時才飛回。 

後來才知道,空軍「運輸聯隊」當時的任務十分艱鉅且危險,他們飛著這些機齡已高,被暱稱為「老母雞」的C-46與C-47,在抗戰時期飛越「駝峰」,為抗日軍民運送美援物資,到滇緬邊區去空投糧食與武器彈藥,支援李彌將軍所領導的「反共救國軍」。 

到了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八二三戰役」期間,中華民國的空軍F-86軍刀機,把對岸的米格機打得潰不成軍,振奮了台灣的民心(美國第七艦隊裝有敵我識別雷達,他們的客觀紀錄是壓倒性的31比1,軍刀機大勝)。全台灣何止千萬人,都不知不覺地成了「空軍迷」啦!

不過,中華民國的無武裝偵察機,倒是被老共的地對空導彈打下過好幾架,我心儀的空軍英雄陳懷生與李南屏等,就是駕U-2偵察機時,在大陸上空犧牲的。 

其實我們眷村孩子大部份都是「軍迷」,村裏的兒時玩伴後來從軍的也不少,我老哥就去了「復興崗」,畢業後在海軍陸戰隊服役了十年後才退伍。 

講完了我成為「軍迷」的經過,下次該介紹德州的兩個值得一遊的軍事博物館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