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經濟學人》雜誌刊登了兩篇關於中國教育嚴重不平等的文章,文章提到了中共的戶籍制度以及廣大農民的教育問題。對此有學者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體制問題,中共將這種不公平從兒童學齡期就常規化、合理化,使得這種不公正的體制貫穿到社會各個方面。

《經濟學人》提到四川山區的兒童為了上學需要攀登800米天梯,甚至有孩子因此而喪生,而北京郊區一所寄宿學校一年學費就高達36萬人民幣,還能直接享受海外教育。

文章還提到中國的戶籍制度,中共把農民工當作二等公民,他們的孩子被禁止進入由國家資助的城市學校。

學者:黨文化滲透學校教育

前媒體人朱欣欣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在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這種差距也是有限度的。而中共統治的中國,因為有特權階層壟斷教育,再加上不平等的競爭機制,關鍵還有一點,即中共對教育的投入一直都很低。」

他認為不僅教育條件有巨大差距,教育內容更是與西方民主國家差之千里。中共統治下的學校教育,是為一黨專制服務,將黨文化滲透其中,根本不是培養真正公民的教育。他表示,尤其最近江蘇省南京將所謂「國安教育」課程放在20所中小學進行試點。「這是進一步的倒退,把『黨權安全』與『國家安全』搞混,把學生捲入階級鬥爭中去。」

「中共給發達國家買校車」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中共體制問題。他說:「雖然中國憲法保障全民12年義務教育,但是農村基礎設施非常差,鄉村教師生活沒有保障,而去大規模遊行,造成師資力量有限;更甚,中共拿著稀缺的教育資源給發達國家買校車,做面子工程。」

《經濟學人》的另一篇文章還提到了四川的地方政府官員不願意把錢花在改善農村教育上,是因為自己沒有得到任何獎勵。

孫文廣教授對此認為,現在的中共官員只會做對他自己陞官有好處的事情,然而中共腐敗體制造成官員唯上級是從,「討好上級就是送錢、送人,就可以陞官。對於民間疾苦是從不過問,更不會給民間謀福利;老百姓再苦,也要大搞面子工程。」

另外,對於這種不平等教育產生的後果,湖北作家劉逸明擔心,這會給小孩子心理上造成巨大影響。條件好的孩子有優越感,會有瞧不起別人的心理;貧窮的孩子有自卑感,人性從最底層就開始被撕裂。這將導致諸如校園暴力等問題,「我們能預料到的還只是一部份,造成的後遺症將不是一兩代人能解決的。」

而朱欣欣最擔憂的是,中共這種不平等教育和政治說教將導致孩子人格分裂,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應有的道德觀教育缺失,加上學校的政治說教,到社會現實中家長、老師的所說所作不一致,不僅讓孩子變成根據需要轉變話語、失去獨立思想,更可怕的是為了個人利益,變得沒有是非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