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對於美術領域的文藝復興最熟悉的,是以意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為輻射中心的風潮。 像大家很熟知的達文西、米開蘭基羅、拉斐爾……等等,都屬於這個風潮的範疇。 除此之外,歐洲還有兩個稍晚的文藝復興美術風潮,不論在地域上及風格上,都和以佛羅倫斯為中心的主風潮不盡相同。 其中一個,是位於阿爾卑斯山以北的北方文藝復興(Northern Renaissance)。 另外一個,則是位於意大利半島東北角的威尼斯文藝復興(Venetian Renaissance)。

以現代的政治地理來看,威尼斯是意大利國家的一部份。可是在十八世紀之前的上千年悠久歲月裏,威尼斯的政治、經濟、及文化,和意大利半島中部的佛羅倫斯和羅馬之間,還是有相當的隔閡。

在以佛羅倫斯為中心的文藝復興初期,「 Fresco」(濕壁畫)和「Tempera」(蛋彩)還是主要的呈現媒介。 但是威尼斯的文藝復興,從很早期就開始採用油畫,所以色彩的豐富和亮麗,就成了威尼斯文藝復興的特色之一。 我還記得多年以前,當我坐在威尼斯的一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Gloriosa dei Frari(聖方濟各會榮耀聖母聖殿),欣賞聖壇上方Titian(提香)的《Assumption of the Virgin》《聖母昇天》這一幅名畫的時候,就被畫裏的鮮明色彩激起了相當大的悸動。

《聖母升天 》,提香作品,板面油畫 ,威尼斯聖方濟各會榮耀聖母聖殿收藏。(維基百科)
《聖母升天 》,提香作品,板面油畫 ,威尼斯聖方濟各會榮耀聖母聖殿收藏。(維基百科)

威尼斯的文藝復興,產生了好幾位大師。其中在它的早期比較著名的是Giovanni Bellini(貝里尼),而在其盛期最著名的則是Titian(提香)。 紐約市大都會美術館館藏有一幅貝里尼的《Madonna and Child》《聖母與聖嬰》,畫面背景的大片橘紅色,在威尼斯文藝復興的後續作品裏起了一定的影響。另外,聖母介於嚴肅與祥和之間的微妙表情,也是一種獨特的刻畫。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提香作品,收藏於紐約市大都會美術館。(行雲提供)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提香作品,收藏於紐約市大都會美術館。(行雲提供)

提香的作品在紐約市大都會美術館的收藏裏面,有一幅題為《Venus and Adonis》《維納斯和阿多尼斯》。 在希臘羅馬神話中,維納斯(希臘人稱之為Aphrodite)是愛情之神,而她的兒子Cupid(邱比特),則負責射箭、開啟愛情。 阿多尼斯是一位年輕俊美的神,維納斯深深地喜歡他。有些神話的版本,說是維納斯被邱比特的箭射中,所以愛上了阿多尼斯。有一次阿多尼斯要出去狩獵,維納斯預知他此行會遭遇不測,所以極力勸阻。 提香的這一幅作品,就是在刻劃這一幕。主體的佈局很單純:基本上,兩位主角的軀體和視線都落在同一條線上,斜切過畫面的中央偏左。畫面的右方,不論在色彩和亮度上都薄弱得很多,有些「 chiaroscuro」(明暗法)的味道。但是這樣的不均衡安排,也讓維納斯的軀體得到較多的注意力,而又不讓畫面的主焦點偏離中線太遠。 其次,從細部的照片裏面,可以看到提香是如何去表現維納斯的焦慮心情,和阿多尼斯不以為意的表情。 另外,始作俑者射箭惹事的邱比特,則被刻劃成面帶憂懼地躲在畫面的左邊一角,由此可見提香的幽默。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局部,照片裏面可以看到提香是如何去表現維納斯的焦慮心情,和阿多尼斯不以為意的表情。(行雲提供)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局部,照片裏面可以看到提香是如何去表現維納斯的焦慮心情,和阿多尼斯不以為意的表情。(行雲提供)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局部,射箭惹事的邱比特,面帶憂懼地躲在畫面的左邊一角。(行雲提供)
《維納斯和阿多尼斯》局部,射箭惹事的邱比特,面帶憂懼地躲在畫面的左邊一角。(行雲提供)

順便提一下:佛羅倫斯這個地名,其實是英文版的地名。 在意大利文裏,則是Firenze或是Fiorenza。它被民國初年的中國留學生們,翻譯成很有詩意的「 翡冷翠」。我非常喜歡後面這個譯名。

威尼斯文藝復興的這種「重色彩、輕線條」的傾向,似乎預示了歐洲繪畫在兩百年後,會走上Impressionism(印象派)和Fauvism(野獸派)這樣以色塊、色條、和色點為主的方向。相較之下,中國的山水畫在南宋時期就已經有了類似的「以色塊取代線條」的傾向,比威尼斯文藝復興要早了近四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