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聞:原北極之野,有謂之曰幡山,山之有淨天峰焉,峰藏日月宮,有名「玉筆太乙」者隱之,宮內有璇元殿,奉存先天之華日月之精。玉筆太乙每子時進殿採食,坐大日月輪焰,九轉,彼閉目,手如舞蹈,額中赫然一點,曜然有玉光一脈曼曼注入,而玉筆則從口而出,化為青蓮,青蓮緩緩而開,寶葉麗長,騰現三字,皆篆體,曰:「真善忍」。雲湧霞漾,隨天歌誦之。

一日,「三字」忽逝往東土,玉筆太乙知轉輪聖王傳法之期將至矣,心喜,起變孔雀,飛行東土。

爾時狂風逆作,一天魔立於前。衣白,頂戴赤芙蓉而上立狐頭,面色甚白。其怒視之,執劍而問曰:「汝於修羅劫前,僭奪吾得法之正位,害吾墮惡道而失真身,今番汝休能得志!」言畢,舉劍便砍。孔雀大驚,搧翅退後幾步,依舊變回玉筆太乙,手持玉筆與此魔相向。

天魔惡念猛生,眼如冰獄,劍再擊來,玉筆太乙以筆擋之。霎時天地烏雲頓起,唯聞無量狐叫,而天魔劍落處列諸美男子,身裸而意佻,踏歌而持簫。天魔冷笑曰:「汝入吾天狐陷神陣矣,此方圓千里,皆為吾屬,今必絕汝於吾彀中也!」烏雲之內,聞言浪笑,有眾魔拿幡、劍、諸兵器嘲之。

玉筆太乙曰:「善哉!吾本不開殺戒,今願為聖王大事,與汝完一惡緣」。遂口含玉筆化為大孔雀,孔雀默念真訣,振翅而沖天,大呼曰:「轉輪聖王,佛光普照。」其翅遮諸天而左右呈大日大月之萬壽光明像,上億火焰從天而至,雲中萬魔一觸即滅。

方近那天魔,孔雀忽憐之,天魔以元神入劍,擊孔雀口中之筆,筆化為諸星,散落中土,孔雀口吐太陽之火化燼天魔。而玉筆失矣,孔雀哀哀,悲不自勝,上下徘徊,空中有雷聲說偈曰:「玉筆雖天尊,要在闡靈音。今作百千去,將來共一心。汝今為真法,了斷執著情。眾星仍汝主,妙裁報龍廷。」孔雀聞之喜悅,歌舞樂鳴。

傳有士者贊之曰:

「太乙光,降坤元。   

微妙色,神璣璇。   

浮雲氣,無住念。   

仰道冠,俯清灩。

蕊之珠,動於前。   

飛真儀,善諸天。

來如往,去還現。   

歌成化,超十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