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看,是在指出別人的錯,但有時候滿腹委屈的控訴恰恰展現了自己的問題。

早上,我在房間裏工作,女兒在客廳玩耍,我們相安無事。不過,好景不長,女兒突然要唱歌。 唱歌倒也沒甚麼,但她偏偏站在我房間門口放聲高歌,攪得我沒法思考。我開門告訴她,小點聲唱。那一刻,她停止了。等我一走開,她又開始高聲唱。我也想多忍耐些,但實在沒法專心工作,就又出去提醒她。

反反覆覆好幾次,女兒一點兒不聽話。我不能限制她唱歌的自由,就對她說,真想那麼大聲唱,就去自己房間關上門唱。對我這個建議,她一樣置之不理。折騰到最後,我語氣嚴厲起來,提醒她做事應多考慮別人,不能那麼自私。

大概是多次被我打斷唱歌,女兒生氣了,站在那兒叉著腰,跟我說,等爸爸回來她要向爸爸告狀。我沒理會,就回房間繼續工作。

後來,老公回來,女兒果然立馬上前告狀。孩子還小,根本不知道「告狀」甚麼意思,只是一五一十地跟爸爸描述上午發生的事。老公聽著聽著都笑出聲來,她哪裏是告狀,分明是在自曝其短,說自己到底多淘氣。

我在房間裏聽到女兒是如何告狀的,也忍不住笑。孩子好誠實,對事實沒有絲毫渲染,連我們之間的對話也是一字不差地學給爸爸聽。雖然到底誰佔理是一清二楚的,但女兒自己絲毫不覺得理虧,自始至終都很委屈,向爸爸講述媽媽是如何「欺負」她的。

女兒「告狀」的鬧劇雖然滑稽,她的情緒是真實的。孩子還小,很多時候分不清對錯,但在告狀時她的的確確是感到委屈的。大人又何嘗不是如此,當局者迷,容易忽略自身的不足。表面看,是在指出別人的錯,但有時候滿腹委屈的控訴恰恰展現了自己的問題。所以,每當自己有意無意地要控訴別人的時候,不妨先看看自己是否也有過錯,也許就發現心裏的委屈其實無所謂,只是一時不理智的情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