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能做到無私無我,能為同伴、能為每一個和我們結緣的人作出最大付出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指引,找到前進的方向。 不記得是初二還是初三的時候,有一天在教室裏自習。半睡半醒,恍惚間身處一處宮城之上,見一宮裝麗人,手扶圍欄,看著城樓之下的都城景致。

她悠悠長嘆:「只有能為他們作出最大犧牲的那個人,才配當王…… 」

我像是在她的身後,又像在她的身旁。我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知道那是哪個年代,甚麼國家。但我卻能了解她內心的全部感受。她心中那種博大無畏的慈愛,讓我深深震撼,至今無法忘懷。

我那時只是一個少不經事的小姑娘,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的心境,我無法了解。這個夢境從何而來,我也不得而知。

不久之後,我就從媽媽那裏拿到了《轉法輪》,第一次知道了「修煉」,也第一次知道了「法輪大法」,也從書中看到了,人的生命不只是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旅程,都會在我們的生命中留下痕跡。

那是一個如此清晰的白日夢。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夢中的都城景致和她的華麗宮裝,仍在我眼前鮮明如昨。

後來因為設計首飾去看古裝劇。在看《善德女王》的時候,不禁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這個夢境。

善德女王是北韓的第一位女王,曾在唐太宗親征高句麗的時候發兵相助。她在身體健康的時候,就告知大臣們:朕死於某年月日,葬我忉利天(三十三層天中的第二層天,在須彌山之上)。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古國「新羅」的涵義:新者德業日新,羅者網羅四方。

我是如此喜歡「新羅」這個名字,以至於在給先生取中文名字的時候,還有所借鑒。所以我先生的中文名字叫羅宇。

我總覺得,建立一個公司,和建立一個國家的過程,沒有甚麼本質的不同。「新者德業日新,羅者網羅四方」,恰好與我對自己和公司的期待不謀而合:通過修煉德行打開前方的道路,讓來自四方的人們了解修煉人美好的內境,與我們結緣。

「那個能作出最大犧牲的人,才配當王」。只有能做到無私無我,能為同伴、能為每一個和我們結緣的人作出最大付出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指引,找到前進的方向。

在我看來,一個成功的商業體,就像立於天地之間的一棵大樹,順應天道,福澤四方,也必會得到四方有緣之士的相助。

記得善德女王曾經指問她的對手,長期掌控新羅政權的大貴族美室:「你有新羅最優秀的人才,你擁有和新羅國君幾乎相同的權力。但是根據御書房的記載,在你當政的這麼多年,新羅的國力,卻沒有實質的發展,這是為甚麼?」

答案是:即使掌握了國家全部的權力,美室也從來沒有把新羅當做自己的國家。

要看當政者是不是把這個國家當做自己的國家,只要看一看他是如何對待他的民眾的就知道了。美室只是把新羅的子民當做統治和愚弄的對像,因為她那時打心裏不認為自己有成為新羅之王的資格,當然也沒有意願去承擔身為王者的責任。

唯利是圖的叢林法則,不擇手段的權力遊戲,在上天的面前,在修煉人的面前,如過眼雲煙。

至少,身為修煉人的我永遠只會相信:仁者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