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朝鮮半島局勢因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釋放進行核試驗的信號以及美國放言不排除任何手段解決朝核問題而再趨緊張,對此,中國人也是議論紛紛。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共不會坐視不管,甚至有可能發生第二次「抗美援朝」,且不說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單單從中國人的用詞,就可以看出,中國人受中共的毒害有多深:明明是北韓主動挑起了侵略戰爭,美國等聯合國軍隊是在抗擊侵略者;明明中共幫助的是一個肆意妄為的侵略者,並因此自身也被譴責為侵略者,但在中共的刻意美化和掩蓋下,一場幫助侵略者的戰爭被描繪成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所謂正義戰爭。

資料顯示,1950年6月25日北韓戰爭爆發,起初北韓軍隊進展順利,到8月中旬就將南韓軍隊驅至釜山,並佔領了南韓90%的土地。隨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於9月15日在仁川登陸,在美國空軍的不斷轟炸下,北韓軍隊開始招架不住,焦慮不安的金日成於是考慮請中國出兵援助北韓。在中、蘇、朝三方的反覆溝通下,在中共眾多將領的反對下,毛最終下令中共軍隊於10月19日秘密跨過鴨綠江參加北韓戰爭。

在中、蘇、朝三方的反覆溝通下,在中共眾多將領的反對下,毛最終下令中共軍隊於1950年10月19日秘密跨過鴨綠江參加北韓戰爭。(網絡圖片)
在中、蘇、朝三方的反覆溝通下,在中共眾多將領的反對下,毛最終下令中共軍隊於1950年10月19日秘密跨過鴨綠江參加北韓戰爭。(網絡圖片)

 

聯合國譴責中共為侵略者

而對於中共幫助北韓之舉,國際社會的反應是: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44票贊成、7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當年5月18日,聯合國還通過了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

2016年6月25日,大陸澎湃新聞網刊登了蘇聯解密文件「史太林毛澤東如何商定中國出兵援朝」,再次證明當年的侵略者恰恰是北韓,而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不過是以死亡幾十萬中國人的代價,幫助了一個侵略者。

毫無疑問,聽信中共宣傳將「抗美援朝」視為「保家衛國」的中國老百姓,無疑又上了一次大當。不僅北韓是侵略者,中共也是侵略者的幫兇。也正是由於中共軍隊主動入朝幫助侵略者,聯合國才通過了譴責中共為侵略者的議案。因此,中共一直向民眾宣傳的是因為美國軍隊侵略北韓所以才出兵完全是顛倒黑白的欺人之語,恰恰是為了掩蓋幫助北韓這個入侵人家的小兄弟不被滅掉才是其出兵的真實理由。

中共斷章取義 美軍參謀長之語

為了更好的愚弄中國老百姓,中共還斷章取義美軍參謀長佈雷德利(Bradley)對韓戰的評價「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與錯誤的敵人打的一場錯誤的戰爭」,以此使不少中國人為中共的「壯舉」、為美國人的「後悔」而陶醉。

讓我們不妨還原其之語的背景和語境。佈雷德利是於1951年5月15日,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作證時說的那番話,那時韓戰剛打了一半不到。當時美軍將軍麥克阿瑟主張藉由海空力量攻擊中國境內城市,向中共施加壓力,從而迫使中共儘快妥協結束北韓戰爭。對於這樣的想法,國會當然表示質疑,希望政府部門作出解釋,身為參謀長的佈雷德利負責來回答議員們的質疑。

其原話是這樣的:「Frankly,in the opinio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this strategy would involve us in the wrong war,at the wrong place,at the wrong time,and with the wrong enemy。」翻譯成中文為:「坦白地說,從參謀長聯席會議觀點來看,這個策略(指將戰事擴大到中國本土)會讓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進行錯誤的戰爭。」

在這句話之前,佈雷德利表達的是:「目前的情勢下,我們反對將戰事從北韓擴大到包括赤色中國。對赤色中國進行所謂有限度戰爭會增加我們所冒的風險,會將我們的力量耗費在一個並非戰略要津的地區。」

注意,他用的「would」一詞是假設語氣,代表可能發生的事;所以他談的絕不是當時中共已經參戰、還在進行中的北韓戰爭,而是擴大到中國本土的戰爭衝突。可見,美國軍事部門從來沒有否認出兵北韓的正義性,而只是反對將戰火擴大到中國境內,反對麥克阿瑟的觀點,因為這樣很可能讓美國冒巨大的風險。這從一個側面也說明中共一直聲稱美國要入侵中國的說法也是不實之詞。

而中共斷章取義的真實用意就不必再重複了。

美國人認為 北韓戰爭是正義之戰

事實上,如同美國政府部門一樣,美國人始終認為參加北韓戰爭是正義的,因為那是一種捍衛自由和民主之戰,是抵抗侵略之戰,那些參與戰爭的美國老兵都以此為榮。在美國各地,有很多北韓戰爭紀念館(碑),在美國很多大學校園的紀念碑上還刻有在戰爭中陣亡的校友的名字,而在南韓的韓戰紀念碑上則銘刻著在韓戰中犧牲的每一位美國軍人的名字。

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也曾這樣說過:「在我辦公室的桌子上有一張從衛星上拍攝的朝鮮半島夜景照片。『三八』軍事分界限以北,漆黑一片,只有平壤有些螢豆之光。而在南邊,南韓燈火通明,那是繁榮與自由的燈塔,3萬3千名美國人和成千上萬的其他人為捍衛這座燈塔而獻出了生命。」與之相反,為了中共私利而奔赴北韓的中共軍人,或戰死他鄉,或逃離中共,或在此後的運動中不斷被折騰而晚景淒涼,他們中有誰能說「我參加了一場捍衛自由和民主的戰爭」的呢?

中共贈金日成軍隊的下場

北韓第一任領導人是金日成(原名金成柱),十幾歲時隨同父親逃到中國,先後在吉林省撫松縣第一小學、吉林市毓文中學就讀。1931年加入中共,後參加東北抗聯,曾任師長。抗戰結束後的1946年,金日成在蘇聯和中共的支持下,返回北韓北部,成為共產黨的頭號人物。

當時中共對金日成的支持不僅是贈送武器和糧食,還多次贈與其軍隊。第一次贈送中共軍隊是在金日成回國不久。

當時剛剛回到北韓的金日成,為了號令群雄,學習中共和蘇共搞清洗,清除懷疑和不信任自己的人。出於充實金日成的力量的目的,中共於1947年抽調吉東警備一旅二團的兩個營共計1,200人「送到」北韓。

在消滅了北韓共產主義者代表玄俊赫和民族主義者代表曹晚植等人後,金日成掌握了最高權力,並於1948年建立了新政權。

然而,金日成並不滿足於只統治北韓北方,而是夢想著吞併南方,進而實現北韓統一。在徵得了史太林的同意後,金日成開始謀劃吞併南韓。苦於兵力不足,1949年初,金日成派金一為代表訪問北京,提出把中共東北林彪四野編制內的3個朝鮮族師交給朝鮮人民軍。

根據俄羅斯國家解密檔案資料,柯瓦廖夫關於毛澤東通報與金一會談的情況致史太林電(1949年5月18日)中提到:「至於說到援助北韓軍隊幹部和武器問題,毛澤東同志說,可以提供這種援助。在中國東北有150萬朝鮮人,已組成兩個北韓師(每師1萬名士兵)。其中一個師有作戰經驗,曾積極參加過同中國東北的國民黨軍作戰。這些師我們可以隨時根據他們的要求轉交給北韓。當北韓同志現在暫時不需要時,我們負責全面保障和訓練這些師。此外,我們還訓練了200名軍官,他們正在接受補充訓練,一個月後可以派往北韓。如果南北韓發生戰爭,我們將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特別是上述師的給養和武器。」

據悉,為滿足金日成的需要,1949年6月18日,中共吉林省省委被緊急要求在一個月內擴充了朝鮮族新兵1,500名,年齡大約都在17歲至30歲之間。

1949年7月20日,原林彪所部164師和166師攜帶全部裝備進入北韓,編為朝鮮人民軍第5師和第6師。1950年4月18日,中共編制內的156師加上139、140、141師中的朝鮮族士兵,組成一個步兵師,轄兩個步兵團、一個機械化旅和一個電單車團,攜帶全部武器裝備,抵達北韓元山,編為朝鮮人民軍第7師。而其他北韓軍隊編制中也有中共的軍團。

至此,中共總計向金日成提供了成建制的三個師的兵力,共37,000餘人。得到中共的援助後,金日成遂於兩個月後的1950年6月25日,發起了針對南方的進攻。毫無準備的南韓,在猝不及防之下,很快被第6師(原中共166師)等由中共軍隊為主力的朝鮮人民軍一直打到了朝鮮半島最南端。

金日成的侵略行徑遭到了國際社會的譴責,聯合國通過決議決定出兵朝鮮半島,幫助南韓擊退北韓的入侵。美軍登陸後,10萬朝鮮人民軍軍人,被打的最後逃回三八線以北的不到3萬人。至此,朝鮮人民軍主力部隊已經不復存在。

可悲的是,參加戰役的中共軍隊中倖存的師團級領導均被追究了責任。如參戰的第2軍軍團長金武亭被撤銷一切職務並開除軍籍,最終吐血而亡;軍團長金雄戰敗後,帶幾個參謀進入太白山堅持游擊,後輾轉回歸中共志願軍,並擔任副司令。北韓戰爭結束之後,金雄被打成反革命宗派份子,受到清算。

此外,第6師的方虎山、李權武等將領也是先被金日成追究戰敗責任,後被打成反黨反革命份子,方虎山被處以死刑。

結語

當中國人知道當年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不過是幫助朝鮮人的侵略戰爭,該作何感想?當那些被中共和金日成當炮灰的上述將領和軍人戰死他鄉或下場悽慘,他們該作何感想?顯然,所有的人都不過是中共利用的工具罷了,而至今還有不少中國人麻木的被中共利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