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30年代初期,中共各個「紅色根據地」都展開了不同程度的肅反運動。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記載:肅反運動在短短2、3年間,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也就是說中共通過肅反運動殺害了10萬多自己人。

1931年4月,富田事變被定性為「AB團領導的反革命暴動」後,因打AB團而激發富田事變的李韶九重獲重用,被任命為中共政治保衛局江西分局局長,整個江西蘇區的肅反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李韶九履任要職伊始就親臨贛西南「肅反」,掀起肅AB團的新一波高潮。

陳毅妻子嚇得投井自盡

陳毅時任贛西南特區委書記。由於打「AB團」是當時壓倒一切工作的中心任務,陳毅與李韶九便暫時成為了主持這項工作的臨時搭檔。李韶九不滿陳毅抓AB團不力,他威嚇陳毅說:「有人供認你是『AB團』的團長,只有自首才有出路。」

《長江日報》等大陸官媒曾發表作者伊明的文章《陳毅之妻肖菊英之死》。文章稱,陳毅擔心,李韶九很可能要把他當成AB團的黑後台,早晚把他揪出來。他對剛滿20歲的妻子肖菊英說:「菊英,要是我被打成AB團,你怎麼辦?」

信豐城里長大、稚氣柔弱的肖菊英聞言大驚,得知陳毅不是在嚇唬她之後,表示「那我就去死」。

陳毅示意,讓她回娘家躲避風頭,等運動過去,「若是我不回來,你也就不要回來了……」

雖然陳毅不敢把更嚴重的後果說出來,但肖菊英已經哭了,從此以後再無笑顏。各地捕殺AB團有增無減的聲勢加重了肖菊英的疑慮,她感到大禍將臨。

一天,陳毅接到會議通知,決定向肖菊英託付後事。鑑於上次的教訓,陳毅不敢講得太明,他指指牆上的掛鐘:「等到下午6點鐘我還不回來,你就快走,也不要帶任何東西,那就出不了村了,一定去信豐城,藏起來……如果我沒有事,我就派人找你回來;如果無人找你,你就別回來了。」

結果,陳毅回家晚了2個小時,等他開完會回來找到妻子,是在院裏一口半枯的井裏,妻子已投井身亡。

湘鄂西肅反十剩一

1928年,由賀龍等人創建了中共湘鄂西根據地,為當時中共三大根據地之一;編制為紅軍第二軍團,後改編為紅三軍。中共幾大蘇區開展的肅反運動中,尤以湘鄂西蘇區肅反最為慘烈,殺人最多。

從1932年5月至1934年夏,中共中央分局書記夏曦在湘鄂西蘇區先後發動4次大規模肅反,其間還進行了一次清黨清團,其規模之大,時間之久,居當時各蘇區肅反之首。

夏曦的第一次「肅反」始於1932年5月,被捕殺的各級紅軍幹部和地方幹部達千餘人,其中師以上幹部27人,都是賀龍紅二軍團和中共湘鄂西根據地的創始人和骨幹力量。據湘鄂西中央分局之後向中共中央提供的報告稱,黨政軍各級幹部被捕達「千餘人」,「處死百數十人」。

同年8月第二次「肅反」,正值反「圍剿」失敗,紅軍撤離途中,又稱「火線肅反」。賀龍回憶:「白天捉人,夜間殺人,」走一路殺一路,對像為紅軍指戰員。報告稱「逮捕241人,處死14人」。

1933年3月,夏曦發動第三次「肅反」,大批老紅軍的創始人如周小康、陳協平、楊英、王炳南、段德昌被殺害。報告稱「逮捕236人,處死56人」。

同年5月,第四次「肅反」,一直進行到1934年春天。報告稱「逮捕172人,處死41人」。

四次「肅反」,報告稱「前後共逮捕了3,000多人,黨蘇(蘇維埃)幹部9/10為改組派」。

不過,這只是最保守的估計。實際上,湘鄂西蘇區的肅反使5萬多紅軍減員為4,000人,行軍從頭可以看到尾,出現槍比人多的怪現象,士兵沒人敢當班、排長,生怕冤枉送命。這些數字還只統計了軍隊被殺者,未將地方上的冤魂統計在內。

賀龍曾回憶:「夏曦在洪湖殺了幾個月,僅在這次(第一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現在活著的幾個女同志,是因為先殺男的,後殺女的,敵人來了,女的殺不及才活下來的。」

夏曦整死賀龍心腹

1933年2月,紅三軍的3個師縮編為7師和9師,葉光吉、盛聯均分別任7師師長和政委,段德昌、宋盤銘分別任9師師長和政委。就在這一年,這4位師長、政委在肅反中竟全部被整死。其中,段德昌還是彭德懷的入黨介紹人。

2015年第12期《紅巖春秋》刊登作者梅興無的文章〈1933年湘鄂西紅軍的三重冤案〉。文章披露,段德昌被押往一片松林,執行砍頭。陰狠歹毒的行刑者故意挑了一把鈍刀,以延長行刑時間,加重段德昌的痛苦。據目擊者稱,段德昌的頭不是砍下來的,而是被鋸下來的。

葉光吉被抓後,在被押解的路上,走到一處懸崖邊時,趁押解人員不注意,跳下懸崖。押解他的特務隊員繞到崖下,找到奄奄一息的葉光吉。他們都沒帶刀,最後用一塊石頭結束了葉光吉生命。

2011年,中共黨媒《學習時報》發表作者李喬的文章稱,夏曦殺人如麻,他身邊4個警衛員,被他親手殺了3個。

夏曦還曾在十幾天之內抓捕了數百名所謂改組派份子,然後10人分為一組,用鐵絲穿透肩胛骨,到各村寨遊街,其中不少人死在路上。

當時撤離洪湖蘇區時,夏曦下令政治保衛局將「肅反」中逮捕的所謂「犯人」一半槍決,另一半則裝入麻袋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

據說,當時嚇得農民不敢下湖打魚,因為打撈上來的多是死屍,湖水甚至變了顏色。20年後,洪湖還能挖出白骨。

夏曦離奇溺亡

1936年2月28日,夏曦在貴州七星關渡河時溺水身亡,時年35歲。有傳言,夏曦在水中大聲呼救,岸邊觀者甚眾,卻無人相救。

李喬的文章稱,關於夏曦的死因,有若干種說法,比較可信的說法是,1936年2月在「長征」路上,夏曦因前去勸說一支離隊的隊伍,途中落水,有些戰士看見了,本可相救,但因對夏曦的「肅反」亂殺人非常氣憤,所以沒人願意去救他,夏曦終至溺水身亡。

1984年建成的中共湘鄂西蘇區革命烈士紀念館裏,夏曦的照片也掛在牆上,他被認定為「烈士」。但是,前來參觀的前紅三軍老戰士沒有忘記夏曦當年的劣行,他們火氣十足地指著照片,數落不休。看來,當年夏曦落水,戰士不救,可能就是夏曦的真正死因。◇

夏曦其人

中共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夏曦。(網絡圖片)
中共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夏曦。(網絡圖片)

夏曦1901年出生於湖南益陽,1917年8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與毛澤東結識。1919年下半年,加入新民學會。1920年10月,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其第一批黨員之一。1924年,夏曦以個人名義加入中國國民黨,參與籌建國民黨湖南省黨部,受到毛澤東的器重。

1927年4月,夏曦在中共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委員,5月出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8月1日參加南昌起義。隨後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期間與王明等人接近,為28個布爾什維克之一。1928年,夏在莫斯科參加了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1930年回國任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長。1931年1月在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

1932年,夏曦出任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兼任肅反委員會書記。夏曦主持當地工作後,以抓所謂改組派、托派、AB團、第三黨、取消派為名,連續開展四次「肅反」運動。賀龍曾說,夏曦的「肅反殺人,到了發瘋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