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房地產風險不斷升級,中共當局的調控政策可謂五花八門,除限貸、限購等措施外,還出台了限賣政策,即購房者買房後,需在取得不動產權證滿2~3年後才能出售。分析稱,中共政府以行政手段干預市場僅治標不治本。

上周四,成都發佈房地產調控新政稱,在市內住房限購區域內新購買的住房須取得不動產權證滿3年後方可轉讓。

據統計,今年3月以來,大陸已有14個城市出台了樓市限賣政策,其中包括廣州、珠海、廈門等。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預計,未來還有更多的城市將施行這一新調控措施,施行限賣的是部份熱點城市。

分析人士稱,近年來,大陸房價持續高漲,房價泡沫愈吹愈大,這讓中共當局擔憂不已,為防止泡沫破裂,當局不得不加大力度出台調控政策。對於這種行政干預,即使有效果也是短暫的,而房地產市場存在的問題根本就沒法解決。

在限賣之前,大陸不少城市已開啟一系列調控,主要措施為增加房產購買條件。資深房地產人士稱限購令是最爛的政策,會產生許多後遺症。各界再次聚焦大陸樓市分化現象和所帶來的風險。

中國房產市場的亂象紛呈,中共政府出台限購措施這並不出乎外界的預料。但以行政手段干預市場,雖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卻存在治標不治本的嫌疑。並且不研討房價高漲背後的深層原因,以限購這種「一刀切」的措施控制房價,難以起到長期的效果。

有市場人士稱,中共政府調控房地產只是短暫減緩房價漲速,但其對房地產和土地財政的依賴,令房地產泡沫風險加劇。

經濟學家:房價泡沫必破

就中國房價泡沫是否會破裂,齊魯資管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近期公開表示,「泡沫肯定會破滅,我們探討了那麼多理論,花拳繡腿各種方法都用上了,預測房價甚麼時候下降可能也很難,我覺得可能在2020年左右,或者是2019年或者是2021年,在這個區間裏面恐怕房價會跌。」

他稱,「決定房價有兩個流,一個是人口流,一個是貨幣流,戶籍人口是一方面我注意到目前中國的流動人口數量在減少,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流動人口在2015年的時候減少的500萬,2016年減少200萬。」

李迅雷說,去年漲幅最大的兩個城市是合肥和廈門,這兩個城市人口流動量都是第一、第二位的。大連2016年房地產這麼火爆它的房價是下跌,就是人口在減少,包括西安它的房價也沒有甚麼漲,因為它的人口是減少的。這點來看如果人口的流入量減少,房價支持的力度也會減少。

第二看貨幣,從資金流來講,像上海、北上廣深房價上漲更多是資金的集聚。上海不是上海本地人的上海,而是全國人的上海,紐約的房價比上海高,是因為紐約是全球的紐約,而不是美國的紐約。房價2020年左右會進行全面性的下跌,人口流不支持能夠維持這麼長時間,另外貨幣增速也會隨著經濟增速的下降而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