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年在掌控中共最高權力之後,讓其子江綿恆回國「悶聲大發財」。江綿恆在極權庇蔭下建立起龐大的「電信王國」。但在高層權力更迭後,習近平當局針對江綿恆從政及從商過程中不同節點上的人物進行大清洗。有評論認為,圍剿江澤民家族已進入收網階段。

上接:江綿恆遭多重打擊 「電信王國」被清洗(上)

江澤民家族的「錢袋子」再被壓縮

今年中共「兩會」前後,習近平當局密集動作圍剿上海幫,清洗江澤民家族政商利益地盤,觸及江澤民家四代多名關鍵成員。

3月22日,大陸媒體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免集團」)已參股日上免稅行有限公司(下稱日上免稅行),持股比例為51%,變更時間為3月14日;同時,日上免稅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也由江世干變更為中免集團黨委書記王軒,中免集團總經理陳國強出任日上免稅行董事一職。

早在2013年港媒披露,1986年與江澤民相識的美籍華人江世干,其實與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日偽漢奸)以及江澤民的過繼父親江世侯(又名江上青)同屬「世」字輩的遠房親戚。中共「六四」屠城後不久,江澤民踩著學生的屍體上位,江世干就移居回上海,打著江澤民的旗號,撈金融、撈保險、撈基金。

據報,江世干是江澤民家族的遠房親戚,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6年前曾收購日上免稅行40%股份。最新變更後的股權結構未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網絡圖片)
據報,江世干是江澤民家族的遠房親戚,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6年前曾收購日上免稅行40%股份。最新變更後的股權結構未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網絡圖片)

2014年4月11日,路透社曾發表一篇特別報道《私募股權基金行業的太子黨》,披露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國牟利的三筆大交易,其中著墨最多的一筆就是收購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

報道說,免稅商店在中國大陸一直為國營所壟斷,直到江澤民主政的1999年才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免稅商店對外開放。美籍華人江世干贏得投標,在浦東機場開設免稅商店日上免稅行。以後的10年期間,江世干的生意快速發展,成為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排名僅次於國企、中免集團的超級免稅連鎖店。

2011年初,江志成的博裕資本購得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銀行家們估值日上免稅行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僅為2億美元,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日上免稅行的40%股份。

路透社報道質疑,為甚麼江世干的日上免稅行能夠在江澤民主政時代以「特批」形式打進中國?江世干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價格賣掉生意興隆的日上免稅行40%的股權,甘願讓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在豐厚的利潤中分一杯羹?

報道說,江志成屬太子黨,他的父親江綿恆也是太子黨。江綿恆是上海最大國營企業的CEO,該企業負責中國各種核能源資源。2010年,剛剛從哈佛本科畢業的江志成,在高盛擔任9個月分析師後,離開高盛創建博裕。博裕僅收購日上免稅行這一筆生意就大賺5.8億美元。

按照目前最新變更後的股權結構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已不是日上免稅行的參股股東。

時政評論員陳思敏分析,時至今日,江綿恆仍是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江志成則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權基金行業奉行江澤民的家訓「悶聲發大財」,成為官商合謀、權錢勾結的典型。反腐「打虎」若不打掉江家族,則終究無法向國人交代。

江家「守門員」韓正搖擺不定

上海被外界認為是江澤民的老巢,江派在上海官場、商界、司法界十多年來形成了盤根錯節、錯綜複雜的關係。

今年2月24日,上海市長楊雄調任中共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楊雄任此虛職,被外界稱為是「26年來上海下場最差的市長」。此前遭到江派排擠的前上海市長徐匡迪,被認為是26年來仕途最差,只是擔任副國級職務。但,這次楊雄退休後仍只是正部級。

與此同時,習近平舊部、現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應勇出任上海市長。

2月初上海舉辦了培訓班對各區領導班子進行專題培訓,韓正「開班動員」耗時足足3個半小時,幾乎一半時間,被用來回顧「浦東開發開放27年來上海的發展歷程」。

據中共上海機關報《解放日報》下的「上海觀察」文章特別提到,韓正在很多場合的講話中都談到「浦東歷史」。

分析認為,韓正作為「上海幫」本土官員,與上海官場及江澤民家族的所有貪腐黑幕密不可分。(網絡圖片)
分析認為,韓正作為「上海幫」本土官員,與上海官場及江澤民家族的所有貪腐黑幕密不可分。(網絡圖片)

資料顯示,1988年11月上海市成立開發浦東新區領導小組,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是江澤民。1989年2月上海市委向中共中央提交的《關於開發浦東的報告》得到批准。「六四」事件後,江澤民掌控中共最高權力。1992年10月中共批准設立浦東新區。自此之後,「浦東開發開放」、「浦東新區」變成了江的具有政治含義的標誌性項目之一。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在中共內部,提到深圳特區,就會想到鄧小平;浦東新區也有其特殊的意義。他說,韓正跟上海各級官員談「浦東開發歷史」,要大家不要忘記這個歷史,這很明顯就是暗中挺江,跟習對著幹。這符合韓正在習江之間搖擺不定的一貫做法。

李林一說,4月13日冠、官媒文章透露政治局審議雄安新區決議是在去年5月27日。韓正在明知習要成立雄安新區的情況下,仍帶頭要上海官員重溫浦東,其目的不言自明。

江綿恆政商節點上的人物紛紛被抓

近年來,習近平當局針對江綿恆從政及從商過程中不同節點上的人物進行大清洗。有評論認為,圍剿江綿恆已進入收網階段。

就在2015年的同一年,多名與江綿恒有交集的官員落馬。

3月17日,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戴海波被調查。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分析,不晚於2012年與江綿恆搭上了關係,成為上海經信委主任,又擔任三個上海通信產業的法人代表。

4月16日,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副局長馬曉東被逮捕,他曾是江綿恆主持的「金盾工程」的技術骨幹。這個監控中國民眾的「金盾工程」始於1998年,2003年啟動運行。

次日,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前副總經理冷榮泉被調查。自2002年起,冷榮泉與江綿恆產生交集。此後,他曾歷任中國網通(即大網通)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副董事長等職務。

11月10日落馬的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在落馬前與江綿恆有利益關係。據稱,艾寶俊將上海i-Shanghai無線局域網絡項目交給兒子艾卿運作,從中牟利。 i-Shanghai項目是由上海電信、上海移動、上海聯通負責建設,其牽頭單位是上海市經信委。上述上海三家電信營運商均是江綿恆的利益地盤。

12月27日落馬的常小兵,自從2004年11月起任中國聯通公司董事長,自那時開始江綿恆的勢力就被認為進入了聯通。2008年電信重組後,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常小兵成為董事長。

江綿恆的「電信王國」

上世紀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1993年1月江綿恆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當一名普通技術員,四年後擔任了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以下簡稱,上聯投),並親自出任董事長和法人代表,首任總經理是前上海市長楊雄。該公司先後投資了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簡稱「網通」,也稱「小網通」)、上海汽車工業總公司、鳳凰衛視等企業。

表面上上聯投是國企,但實際上是江綿恆的私產。至2001年,上聯投和上聯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網通公司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絡等。

據瞭解,1999年江綿恆成立了網通公司,在當時全國固網業務獨此一家,但營運第二年就嚴重虧損,經營不善還欠下巨債。

為了化解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2001年曾親自下令中國電信集團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江綿恆的網通公司。

2002年5月,在原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及其所屬北方10省(區、市)電信公司、中國網絡通信(控股)有限公司、吉通通信有限責任公司基礎上組建成立了中國網絡通信集團公司(即中國網通,也就是大網通),張春江出任中國網通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國網通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董事長;冷榮泉出任中國網通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網通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同時,大網通承擔了小網通的巨額債務。

2008年,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包含了大網通、之前聯通的兩套人馬。

操作過程中,江綿恆找來的第一操盤手張春江(江綿恆的「白手套」即中間人)在此合併案後,於2008年5月調任中移動副總經理,繼續在中移動搞腐敗。同時,張春江在中國網通存在巨大的虛報業績、假賬等問題傳開。2009年12月底張春江被調查,2011年被判死緩,後改為無期徒刑。

有消息說,小網通當初投資不到2億元,敗光也就算了,但江綿恆透過企業兼併重組,資產列為壞帳,壞帳進行核銷,就這樣來回幾次後,國有資產洗成私人產業,還自此開啟了他的「電信王國」。

江綿恆的「電信王國」涉及中國網通、中國聯通以及中國移動。

2011年11月江綿恆被免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2015年1月被免去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職務。

曾包庇江綿恆密友周正毅的前上海檢察長陳旭落馬

中共「兩會」前夕,3月1日中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被「秒殺」,成為繼艾寶俊之後的上海「第二虎」。陳旭曾被舉報涉四人連環命案。陳旭早前還涉入社保案、陳良宇案、周正毅案等多個上海大案;而這些大案均牽連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江綿康。

陳旭長期任職上海法院、政法委、檢察院;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是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陳旭在江派上海大本營中的份量很重。有報道認為,陳旭涉嫌的不少大案,可能牽動上海很多人,由此引發的上海官場地震,要超過陳良宇案。

有媒體文章認為,陳旭涉嫌的不少大案,可能牽動上海很多人,由此引發的上海官場地震,要超過陳良宇案。(網絡圖片)
有媒體文章認為,陳旭涉嫌的不少大案,可能牽動上海很多人,由此引發的上海官場地震,要超過陳良宇案。(網絡圖片)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透露,陳旭之所以一路高昇,是因為他任市第一中院院長時,靠著從輕處理與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有關的周正毅案和整治鄭恩寵,而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成為吳志明的副手。其後被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看中,提拔為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專門做上海第三號人物劉雲耕的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