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阿富汗伊斯蘭國首次投擲「炸彈之母」,向北韓和伊朗釋放強烈信號,同時也引起猜測:炸彈之母是否會對準同樣擁有地下戰略的北韓?

外界分析,儘管北韓獨裁者金正恩行蹤不定,但美軍具備的新非核武器、已有能力對北韓展開行動;鑑於美軍不會輕易使用這些武器,換句話說,要不要使用這些武器,取決於朝鮮半島是否需要。

美國星期四(4月13日)對阿富汗東北部的一個伊斯蘭國地道設施投擲「炸彈之母」(Mother Of All Bombs),炸死94名IS份子。雖然美方堅持此舉是針對伊斯蘭國,但仍然給北韓和伊朗釋放了強烈信號,他們即將面對的是一個說話算話的美國新總統,同時擁有強大的軍事支持。

駐阿富汗美軍司令科爾森(John Nicholson)說,「伊斯蘭國」越來越多地利用碉堡和地道來「加固他們的防禦」,這次襲擊的地道設施位於在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接壤的楠哥哈爾省的阿欽地區。「為了減少這些障礙,並維持我們對『伊斯蘭國-霍拉桑』的進攻勢頭,使用這種彈藥是正確的選擇。」隨後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炸彈之母「鎖定伊斯蘭國戰士用來自由移動的通道系統與洞穴系統」。

炸彈之母(GBU-43/B)是美軍迄今用在戰場上的最大型非核炸彈,可針對成群的目標或地面下的目標,自2003年3月首次測試以來,這是首次用在作戰上。那麼炸彈之母是否對同樣擁有地下通道的北韓,也一樣有效呢?

炸彈之母對準北韓?具兩點可行性

北韓擁有地下通道,且其獨裁者金正恩因害怕、曾一度躲在地下。從這點看,如果炸彈之母的強項是銷毀地道,炸彈之母無疑已具備轟炸北韓的這些本事。

第一,北韓地下存在多條通道,這一點跟阿富汗的通道並無本質區別。很多流傳出來的消息都指出北韓境內存在多條秘密地下通道,供軍事或北韓勞動黨黨魁逃生用。

據南韓《國民日報》報道,從北韓到中國接壤的慈江道山區地帶,修建了很多地下通道。發生緊急情況時,這些通道可以幫助金正恩逃往中國。據透露,在北韓慈江道的深山地區,數百公尺的地下存在多個地道。當發生戰爭時,這些地道就會成為金氏家族專用的「緊急出口」。只有金氏家族的人可以利用這個地道。而且除了金正恩的親衛隊(護衛總局要員),沒有人知道地道的具體位置。據悉,北韓人民軍工兵局第一旅專門負責建設金正恩專用地下通道。

如果說之前都是傳聞,那麼到2016年12月,英國《每日星報》(Daily Star)報道南韓政府至今已發現4條由北韓通往南韓的地道,更傳還有16條尚未被發現,其中地道的入口可能設在北韓非軍事區。因為北韓產煤礦、鐵礦以及鋼鐵,所以本身會有地下通道,但如果把假的地道口塗上煤塵,偽裝成廢棄的礦坑,那不易察覺。

第二,金正恩害怕被暗殺,曾一度躲在地下。如果美軍要開展斬首行動,攻擊地下設備,他會是無路可逃。

據日本《現代商務》2016年4月7日報道,有原北韓人民軍的逃亡者向外界披露,一直飛揚跋扈、以強硬形象示人的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內心其實非常虛弱,他的實際狀態和北韓官方媒體報道中的形象判若兩人。當時在北南韓內政局不穩定的情況下,害怕被暗殺的金正恩將自己封閉在地下270米的官邸中,而該官邸有長達數十公里的提供逃亡的緊急通道。

還有消息指出,自金正恩上台以來,龍城官邸(又稱55號官邸)是其主要官邸。據金正日前警衛員李永國敘述,該處配備地下戰時指揮部,並用覆鉛的鋼筋混凝土牆壁加以掩蓋,以防核武攻擊。外圍裝有電網、雷區及數個安全檢查站。挖有地下隧道,與平壤西城區域長慶洞的26號官邸相連通。內部另有一私用地下火車站。

定點投擲炸彈之母 仍有現實考量

因為北韓社會的高封閉性、讓金正恩的行蹤和具體位置處於高度機密狀態,難以為外界所掌握。所以如果開展斬首行動,將很難確立目標的準確位置,這給投擲炸彈的增加了難度。加上炸彈之母本身的重量要求,必須由專門的軍事運輸機運送,要如何避開北韓的防空也是一個挑戰。具體來看,有以下兩條現實約束。

第一,炸彈之母能否把「首領」當攻擊目標。這是美軍第一次使用炸彈之母,且沒有把「首領」作為攻擊目標對象;也就是說投擲炸彈之母、擊中核心目標人物的成功率很難評估。

從過去的資料來看,炸彈之母與越戰時代炸傷彈「滾球」(Daisy Cutter)BLU-82B同出一源,但前者威力更大。早在2001年12月,美國空軍曾在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躲藏的托拉波拉(Tora Bora)設施空投1.5萬磅的重量級「滾球」(Daisy Cutter)炸彈,距離本次炸彈之母的投射地點(艾欽地區)只有十多英里。

滾球炸彈殺死許多基地組織成員,不過本拉登和許多資深黨羽卻順利脫逃,所以如果是針對金正恩的斬首行動,使用改良後的炸彈之母,成功性能達多高並不可知;加上北韓社會高封閉性、也讓外界很難探知金正恩的行蹤和具體位置,這也無形中增加了炸彈投遞的難度。但是如果要炸掉跟阿富汗IS組織類似的通道,比如針對北韓的寧邊核設施、豐溪里核試驗場,就不會是難事,只是說北韓狡兔三窟,可能已經提前把成形的核武器轉移到別處,從而造成空襲效果達不到預期。

第二,受防空系統的限制,炸彈之母的運送可能有挑戰。炸彈之母雖然威力強大,但是也因為體大胖重、無法用一般的轟炸機運送,只能用C-130之類的運輸機飛到目標附近才能空降;且每次只能運輸一枚,而運輸機比轟炸機更容易被防空導彈擊中,在北韓設有防空系統的情況下,運送炸彈之母到北韓領空、無疑要考慮這層風險。

VOX引述肯塔基大學軍事專家法雷(Rob Farley)的說法:「(炸彈之母)得用C-130空投的武器,C-130可不是隱形戰機,甚至不算真的戰鬥機;不是可以對有戰鬥機或任何地對空導彈等防空能力目標空投的武器。」而且即便是早期的「滾球」炸彈,也因過重只能使用C-130,同時為防止炸彈的巨大威力傷及載機,飛機投彈時必須距離地面高度在1800米以上。

如果要運輸炸彈之母到北韓上空,必須載機進入北韓領空、在1800米高度投擲才行;考慮到北韓已有中短程導彈,美國的載機C-130逼近時,必須考慮這層風險。

美軍王牌 還有更厲害的秘密武器在手

上述分析已經指出炸彈之母對北韓空襲的可行性以及現實約束,其實美軍手中還握有王牌。如果炸彈之母不適合北韓的局勢,有最新的消息顯示美軍還有其它秘密武器,比炸彈之母更厲害的炸彈,而且已經研發完成。

據VOX的報道指出,與設計來摧毀大量地面目標的炸彈之母不同,美軍還有巨型鑽地炸彈(Massive Ordnance Penetrator,MOP)、專門設計來摧毀堅硬的隧道和地下碉堡。

在2017年2月,《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美軍最新的巨型鑽地彈(MOP)專為打擊潛在敵人的核武器地底軍事設備研發,目標是徹底摧毀該設施。據悉,國防部為研發MOP已耗費3.3億美元,而美國空軍共訂購了20枚MOP,首枚MOP已於2011年交收,其餘已訂購的炸彈先後交付。國防部表示,MOP能令美國「擁有大為加強的能力,以摧毀敵方地下的大殺傷力武器」。

那篇報道指出之前的MOP初步測試顯示因地下核設施等等重要目標在很深的地下,炸彈威力未必足以將其摧毀。所以,美國防部向國會申請增加撥款為武器升級、應對威脅。

那麼巨型鑽地炸彈MOP會多厲害?因為這種炸彈還未投入使用,但是其前身傳統型炸彈——碉堡剋星(Bunker Buster,鑽地導彈)已經上過戰場。曾在2013年,美聯社報道美方邀請以色列軍方和政府官員、觀看碉堡剋星的早期版本擊中目標的秘密空軍片段。看過片段的以方官員表示,碉堡剋星能鑽入地表深處,在與目標僅數英寸的範圍內引爆。

報道說,新型MOP鑽地炸彈的毀滅能力達到極限,並有升級的導航系統和高科技設備,可以避開防空網,靠近和炸毀埋藏山底下的鈾濃縮設施。但是MOP也是跟炸彈之母一樣的胖子,重量達3萬磅,所以也需要專門的貨機來運送;而且也不會輕易上場。美軍一直表示,「希望我們永遠也不會用到它,但是如果逼不得已,(新)碉堡剋星(MOP)一定會發揮作用。」

不管是炸彈之母、還是巨型鑽地炸彈MOP都不是核武器,所以投放使用並不一定需要美國總統下令。比如本次的炸彈之母投放,根據路透社的分析,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證實是他本人是否下令使用炸彈之母,但表示作為總統、他有「授權軍隊」做決定。而美軍方官員也表示,特朗普在打擊恐怖主義方面,給予軍方相當大的權力,將領們只要認為適當,可以向恐怖組織動武。所以,要不要對北韓使用類似炸彈之母的巨型傳統武器,更可能是取決於目前的策略形勢需要不需要,而不是行不行的問題。

科普:「炸彈之母」是甚麼?

「炸彈之母」的正名是「巨型空爆彈」(Massive Ordinance Air Blast bomb,MOAB),因為體積以及威力巨大收到一個別名「炸彈之母」(Mother of All Bomb)。

有一種解釋說,該炸彈的命名跟上世紀90年代海灣戰爭有關。那時候,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Saddam Hussein)為鄰國科威特造成嚴重威脅,人們稱他為「戰爭之母」(Mother of All Battles)。阿拉伯語中「母」的意思是最大或者最佳。

「炸彈之母」的顯著特點就是「餡大皮薄」。有多大?長度9米,重量2.2萬磅(9800公斤,相當於美國當年在日本廣島投放的原子彈「小男孩」的兩倍)。因為太重,只能由MC-130運輸機傘降,接近地面時爆炸。

其外殼為鋁製,為確保衝擊波半徑的最大化厚度較薄,據說能朝各個方向擴散一英里。同時因為有衛星定位系統導航,凖確性很高,也是智能形炸彈。

現時型號為GBU-43/B的「炸彈之母」,在2003年首度測試時,已被研究軍事的人稱為「美國軍械中的怪獸」,是美國兵工廠非核武類武器中最強的一款。使用1.9萬磅H6作為高爆裝填物(H6是黑索金、三硝基甲苯和鋁支撐的強力炸藥);H6擁有1.35倍TNT的力量,能將半徑300至500米範圍內的氧氣濃度燒至只有三分之一。

因為大,每一枚「炸彈之母」也都身價不菲,由阿拉巴州的公司Dynetics負責製造,約1600萬美元/枚。美國五角大樓首張定單購買了20枚,總價為3.14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