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反腐高壓態勢再現的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案,其落馬原因、案件細節至今尚無官方說法。目前諸多報道認為,項俊波可能涉及瀆職的方面,或是近年保監會高層頻頻為險資舉牌站台的問題。

就包括項俊波本人也熱衷於此,甚至親自上陣促銷。例如,據報2016年兩會期間,在一場新聞發佈會上,而且是當著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的面,項俊波對記者說:「保險資金是重要的機構投資者,舉牌越多,證監會劉主席越高興。」彼時,上任還未滿一個月的劉士余有口難言。直到年底獲「尚方寶劍」,才開始炮轟險資舉牌A股上市公司是有毒槓桿,是行業野蠻人、強盜。

這當中的標誌性事件以寶能爭奪萬科為首,在爭奪戰正酣之際,還衍生另一樁收購疑雲──「禦府七七」。這個位於北京二環內、緊鄰天安門及景山公園的豪宅項目,據報道,是萬科2013年購自新加坡凱德集團(當地最大地產商),居中牽線者,一說是萬科董事長王石的妻子田樸珺,一說是北京弘華偉業投資公司。

據自媒體揭露,持有「禦府七七」百分之十權益的北京弘華偉業,才是這樁交易的牽線人。弘華偉業雖然名不見經傳,但大有來頭,且背後有隻隱形大鱷。

媒體查詢工商登記資料,公司實際持有人曾之傑是中信資本高級董事總經理,在多家上市公司擔任董事。曾之傑的另一個身份是前副總理曾培炎的兒子。

官場知悉,曾培炎擔任過江澤民的首席經濟幕僚,是江澤民的親信,與曾慶紅一起被稱為「江的二曾」。

曾培炎目前還有一個身份,是發改委系統附屬社團組織──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中心副理事長戴相龍,是天津前市長、央行前行長。

戴相龍2002年底轉入地方黨政仕途之前,有23年在銀行系統工作。在此系統裏,戴相龍起步於中國農業銀行江蘇省分行,並在農行官至總行副行長。所以戴相龍還是項俊波的農行「老上級」。

項俊波其實早在5年前就有過一次仕途危機,即2012年案發的楊琨案,被指牽涉包括谷俊山、徐明等多個政軍商要案。由於楊琨是項俊波在農行時期的重要副手、親信,因而項俊波也傳被問話。相關傳聞後於項俊波轉入保監會任職而止息。

戴相龍在2014年卸任全國社保基金理事長後,淡出公眾視野。2015年年中再度成為新聞人物,是因為他的女婿車峰在那一輪金融反腐中被抓。報道稱,車峰案牽連甚廣,包括私募大咖徐翔、資本大鱷肖建華等。

「金融老將」項俊波雖然在十八大前夕有驚無險,但最終還是沒能熬到十九大,甚至沒熬過今年頭百日,在第98天就倒下了。可以斷言,由項案掀起的這場「金融風暴」,倒下的不會只有項俊波一人,它會讓漩渦中的一批涉案者難撐到十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