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國際局勢而言,過去一星期無疑是歷史性的七天,冷戰結束後美國的對外政策基本上處於進取和收縮的周期循環,老布殊發動海灣戰爭,克林頓時代相對平靜,911事件後美國進入反恐模式,並發展出對外政策上的「布殊主義」,隨後奧巴馬時代又收縮,特朗普以「美國優先」口號當選,但上任後發現美國無法對國際爭端置身事外,但面對眾多延續多年但目前已必須解決的外交難題,他將不得不發展出「特朗普主義」。

特朗普參選前是政治素人,對外交、軍事這些攸關國安的事情可以說經驗極少,競選中也沒少鬧笑話。不過好在他主打的是「美國優先」的國內政策,外交政策並非重點。他在上任後顯然發現美國在國際上擔負重任,但他仍然抗拒這一角色,就在4月4日,他還公開宣稱:「我不是也不願當世界總統,我是美國總統」。

但在兩天後的4月6日,他開新聞會宣佈自己下令對敘利亞發動空襲,並在最後以「天祐美國和全世界」作為結尾。4月4日敘利亞發生的一場化武襲擊改變了特朗普,在過去一個星期令美國的外交政策發生天翻地覆的巨變,衝擊中、美、俄關係和中東、東亞局勢。這一變化對目前正處在轉型期的世界將有深遠影響。

敘利亞空襲後媒體的焦點從特朗普備受阻撓的國內事務一下轉向國際事務,「特朗普主義」(trump doctrine)成為高頻關鍵詞,這個和911後的「布殊主義」相對應。但從某種意義上正如《紐約時報》總結的「特朗普主義」目前就是「不遵循任何主義」,但隨著時間的演變「特朗普主義」將自然成型,目前看已露出一些端倪。

以實力求和平:敘利亞篇

語出列根的「以實力求和平」是特朗普當選前一天即通過兩名顧問提出的外交政策支柱之一。特朗普上任後高調宣佈將大增美國軍費,恢復12艘航母的規模,聲言要讓美國「國威遠揚」。但很多人認為他只是說說而已,俄羅斯、北韓都不斷的小動作試圖「考驗考驗」特朗普,上任後忙於內政的特朗普似乎無暇他顧,也無意他顧。

僅僅一個星期之前,俄羅斯在敘利亞看起來有「一手好牌」。普京扶持的阿薩德似乎已經鎖定在敘利亞內戰中的勝利,美國外交官也公開表示阿薩德的去留「由敘利亞人民」決定,「得票率」曾高達99%的阿薩德看起來將繼續掌權,而俄羅斯海軍也將「虎視」地中海——普京大帝的輝煌已經邁出堅定的第一步。

不過「牌局」在當地時間4月7日凌晨美軍發射59枚戰斧巡航導彈,摧毀敘利亞的一個空軍基地後風雲突變。俄羅斯緊急作出姿態,中止美俄敘利亞溝通熱線,並派軍艦駛向攻擊敘利亞的美軍戰艦所在海域。不過這恐怕也只能是姿態而已,英國前駐俄大使Andrew Wood問道:「俄羅斯準備怎麼做?攻擊美軍戰艦嗎?」

Andrew Wood表示,普京發現一手好牌有爛在手中的危險:美軍導彈攻擊防不勝防,為了保護阿薩德而直接攻擊美軍戰艦?不可想像。繼續挺阿薩德?進一步陷入國際孤立。尋找阿薩德的替代人選?他能掌控敘利亞政府嗎?他能為伊朗所接受嗎——伊朗支持阿薩德很大程度是因為想在敘利亞維持什葉派掌權的現狀。

儘管普京的不滿寫在臉上,但在美國的實力面前,他似乎也別無選擇,他星期三會見了他曾經聲言不會見面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對敘利亞的未來,普京可能不得不放棄獨霸的想法,美國介入後敘利亞戰事已無法速戰速決,俄羅斯國內恐襲在增加,而普京將面臨選舉,他或許不得不和美國及西方合作謀求敘利亞真正和平。

以膽量逼讓步:俄羅斯篇

特朗普一直聲稱自己很「強勢」,但上任後內政方面的種種亂局讓人很難把他和「強勢」聯繫起來。和之前的總統一樣,在內政受阻後,他在自己能「獨斷專行」的國際舞台上用59枚戰斧導彈打開了局面。這一行動令外界相當驚訝,因為這是奧巴馬在敘利亞內戰六年中一直沒有跨過的「線」,而且近乎直接挑戰強人普京。

冷戰期間古巴導彈危機時甘迺迪總統與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比膽量」,最終以蘇聯先讓步告終。過去數年中,奧巴馬政府不願使用「硬實力」,讓俄羅斯在吞併烏克蘭克里米亞等事件上嚐到了勝利的甜頭。普京原本希望這種狀況在特朗普上台後能夠持續甚至在美國重回「孤立主義」後重建帝國的輝煌。

但「命運」讓美俄再次站在衝向對方的「戰車」上,而普京和特朗普都是想顯現自己強勢的領導人,他們誰會退讓?在美軍攻敘導彈讓兩人的隔空「惺惺相惜」結束後,特朗普政府對俄羅斯展現出出乎意外的強硬,面對這種情況,普京發現自己的選項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多,而且除了敘利亞外,其他的戰略也將受到衝擊。

在東歐,儘管吞併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已經成為定局,但俄羅斯任何希望以自身武力為後盾,與美國和北約達成戰略「大妥協」的希望已經越來越渺茫。隨著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漸歸「主流」,某種意義上繼續原本的「干涉主義」,俄羅斯向西歐戰略滲透,或者通過敘利亞在地中海進行戰略突圍的希望也漸成泡影。

對於特朗普,原本的孤立主義傾向讓盟友和全球小國(如烏克蘭)憂心忡忡,敘利亞的炸彈雖然讓美國與俄羅斯關係來到「新低」,但卻贏回北約盟友土耳其的「心」——土俄關係去年回暖的部份原因是雙方都和歐美交惡,但在敘利亞問題上土耳其和俄羅斯立場相反。更不用說海灣地區財大氣粗的阿拉伯國家的「一片歡呼」。

兵者 詭道也:北韓篇

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不可預見性」曾被對手抨擊,也讓盟友不安。但對於美國的對手,這種「不可預見性」某種意義上反而成為了一種優勢,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特朗普恰恰讓對手摸不到他的行事方式和底線,而這種狀態在對付北韓金正恩這樣的「狂人」獨裁者時顯得很有效——當然也很危險。

和敘利亞相比,北韓顯然要複雜的多。北韓軍力雖然「成事不足」,絕對無法戰勝美韓,但「敗事有餘」,在開戰後北韓通過最原始的火砲給緊鄰的南韓,包括首爾,造成巨大的傷害並非不可能,更不用說北韓基本上可以確定有核武,儘管能否用於任何實戰的情況還是巨大的問號,但僅僅爆炸後的核污染就讓鄰國心驚。

不戰「養虎為患」,戰則「投鼠忌器」,成為北韓在過去十多年中,在中共的庇護和暗中支持下,得以把美國玩得「團團轉」的根本原因。但正如大陸某軍事「專家」說的,令外界難以捉摸的「外行」特朗普如今反而成了美國對付掌權後似乎肆無忌憚、不按常理出牌的金正恩的「秘密武器」。所謂「兵者,詭道也」。

特朗普11日接受採訪時說正在向北韓派出「無敵艦隊」,並說「我們有潛艇。非常強大。比航母強大得多。」相比主要在於提供「畫面感」的航母,潛艇屬於「詭道」,也更容易「出鞘」。目前還不清楚特朗普是否只是在嚇唬北韓,但之前一直稱特朗普只是嚇唬人的大陸專家目前已經轉向,說美國這次「是要來真的」了。

美國「國家評論」網站發文分析說,「卡爾文森」號航母近期「北上」朝鮮半島並非只是為了向平壤乃至北京展示武力,而是真正的軍事戰略的轉變,奧巴馬停留在口頭上的「亞太再平衡」,在特朗普這裏已經轉化為行動。從戰術角度看,儘管美國攻擊北韓可能性仍很小,但航母轉向無疑是在為可能的戰爭進行軍事集結。

將貿易武器化:中國篇

特朗普依靠反「政治正確」走入白宮,在初登國際舞台時,他也基本上不按外交禮儀行事。同時,因為他是商人出身,一直不避諱大談「利益」,不恥於宣揚佔到便宜,口頭禪是不能再讓其他國家「佔我們的便宜」,一反之前美國總統總是將道義放在嘴邊的「政治正確」。這可能也將造就他獨特的「特朗普主義」特色。

這點目前集中表現在他對中美關係的處理上。他競選中一直猛批中共當局,並揚言上任第一天就祭出關稅和貿易懲罰措施。上任後雖然不再這樣說了,但一直很直接了當的將「貿易」當作和北京打交道過程中的「胡蘿蔔」和「大棒」。在目前最緊迫的熱點,北韓問題上,他持續不斷的用「貿易」來敲打北京當局。

迄今為止,特朗普極少談及人權,讓關注中國人權的人士有些失望。不過正如特朗普面對的是前任留下的美國幾乎全方位失敗的「外交」,這也體現在中美關係上,各種人權對話,對中共基本上毫無用處。特朗普目前的策略或許主要是出於商人的特點,但未來可能會發現,直接用利益施壓,對只認利益者才真有效果。

本來,用「貿易」當武器,中共最為嫻熟,每筆大額訂單,都可能成為其逼迫其他國家在攸關「政權利益」的問題上讓步或噤聲的武器。但如今中國經濟進入下行周期,外匯儲備不斷減少,北京已不再「財大氣粗」,和美國貿易戰已是「不能承受之重」,這反而讓「重利不重義」的商人特朗普成為其頭疼的對手。

當然特朗普的「利益」策略也難免會踢到鐵板,純粹「利益」的考量也難免會出現收穫短期利益但失去長遠利益的可能。不過「特朗普主義」目前還遠未定型,一些做法的效果也還有待時間考驗,但在過去的一個星期,特朗普在敘利亞和北韓問題上的舉動無疑在國際舞台昭告天下:「城裏來了新警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