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月9日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公示落馬後,4月13日晚,大陸財新網等媒體又曝出了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失聯的消息,且其工作已移交給副主席曹宇。對此,銀監會內部的解釋說法不一。其最後一次露面是在7日的銀監會新聞發佈會上,他在會上強調2017年監管重點工作為:重服務、防風險、強協調、補短板和治亂象。從那以後,媒體再也無法聯繫上他。其秘書11日在回復財新網的詢問時表示「沒聽過這樣的傳言」。

不過,如果傳言屬實,那麼至此,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皆有高官被查,而這再次印證了北京高層正重拳出擊整頓金融秩序。

值得注意的是,9日,在項俊波被查3小時後,中共政府網全文刊發了總理李克強3月21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李克強表示,嚴防金融風險和腐敗。要嚴厲打擊銀行違規授信、證券市場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對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必須依法嚴厲懲處、以儆效尤。

對照李克強的講話,證監會高官被查應與「證券市場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有關,保監會高官被查應與「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有關,銀監會高官被查則應與「銀行違規授信」有關,而且這三大會中應都有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

如果說項俊波與金融大鱷肖建華存在關聯,那麼失聯的楊家才會與哪個金融大鱷發生聯繫呢?難道也是肖建華?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6歲的楊家才從事監管工作已經近30年,擔任銀監會主席助理近4年,主要分管人事、辦公廳、非銀金融機構監管等工作。其早年在湖北工作,歷任中國人民銀行鍾祥縣支行總稽核、湖北省分行人事處副科長、科長、辦公室副主任,央行武漢市分行副行長、武漢分行營管部副主任。

2003年,銀監會從人行分離出來,楊家才出任銀監會湖北監管局籌備組成員,副局長;2005年6月出任安徽銀監局局長、黨委書記,期間,完成了徽商銀行的重組和改制,是其一項業績。2007年初,出任監管一部主任,主要負責國有大行監管工作。2013年升任銀監會主席助理等。

那麼,楊家才在「銀行違規授信」監管方面扮演了甚麼角色呢?

查詢網絡,近些年來,中國各大銀行違規授信還真是普遍現象。僅舉幾例:2016年11月,廣西銀監局對廣西北部灣銀行違規辦理授信業務相關負責人罰款40萬元,禁止相關人員從事銀行業工作3年。

2015年6月,審計署發佈當年第19號公告,通報了一批違規事項。報告稱,2005年以來,山東等9家分行違規發放貸款130.45億元(其中2013年39.06億元),包括:違規向不符合條件的項目和企業發放貸款114.05億元;未落實授信條件發放貸款2億元;貸款抵押物不合規等其他違規問題涉及貸款14.40億元。

2014年11月,上海銀監局對工行上海市分行、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交行信用卡中心等7家銀行處以總共24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原因是它們存在過度授信等違規行為。

作為監管高管的楊家才需要負怎樣的責任,尚需官方公佈,不過,引起筆者關注的倒是楊家才分管的一項業務: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工作,而這極有可能是他被查的主要原因。

所謂非銀行金融機構,是指以發行股票和債券、接受信用委託、提供保險等形式籌集資金、並將所籌資金運用於長期性投資的金融機構。中國非銀金融機構包括合作性金融機構、信託投資機構、證券經營機構、財務公司、保險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等。

近些年來,非銀市場發展迅速。2012年至最高峰的2015年中,非銀存款從5.2萬億,暴增至17.3萬億,增長2.3倍,年化增長率41%,其折射的就是實體不振下的金融「脫實向虛」。也正是這樣的發展,使金融大鱷可以攪亂金融市場。

代表人物正是金融資本大鱷肖建華,其「明天系」板塊下有不少類似的融資公司,在證券市場,在銀行、保險、信託、基金等領域有著廣泛的布局。

如2001年11月,「明天系」收購了浙江省唯一一家先後經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銀監會批准的主營融資性租賃業務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浙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成為其控股大股東。後經銀監會查證,其幕後股東關聯交易涉及高達20億元。浙江租賃現已更名為華融信託租賃股份有限公司。

多方消息業已證實,作為江派曾慶紅家族等高官「白手套」的肖建華深度捲入2015年的股災,而資料顯示,2015年3月非銀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923億元,就發生在股市波動之前。

顯然,作為銀監會監管非銀金融機構的楊家才,難逃干係,而其究竟與肖建華「明天系」存在怎樣的交易,也有待官方公佈或知情人披露。

此外,從官方重拳出擊整肅金融市場的舉措看,參與2015年股災的金融大鱷和「內鬼」們正一個個被揪出,而他們背後的元凶也正在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