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聯合航空拖人事件中,事主陶大衛失去兩顆門牙、鼻梁斷裂以及腦震盪,目前已出院,但仍需做重建手術。該事件很有可能改變芝加哥市航空警力的執法權規定。

星期四(4月13日),遭聯合航空強行拖出飛機的亞裔醫生陶大衛(David Dao)的代理律師之一德米特里奧(Thomas Demetrio)、陶大衛的女兒一起出席記者會。陶大衛共育有五名孩子,其中三名是醫生,另有一名孩子正在醫學院就讀。

陶大衛的女兒佩珀(Crystal Pepper)說,她的家庭對發生的「拖人事件」感到驚恐和震驚,尤其是看到片段中的事實後。她表示父親和母親是從加州去肯塔基州路易維爾(Louisville),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轉機。

德米特里奧表示,當事人陶大衛在「拖人事件」中失去兩顆門牙、鼻梁斷裂以及留下腦震盪症狀。他說自己不清楚陶是怎麼受傷的,而因為腦震盪、陶也記不清楚當時發生了甚麼。但自從發生這次「拖人事件」後,陶先生「沒有興趣(再)看到飛機」,可能需要開車送他回肯塔基州。

上周日(4月9日),陶大衛原本要搭聯合航空3411班機由芝加哥到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因聯航超賣座位導致機位不足,當時搭乘該航班的陶大衛因拒絕自願下機,遭到強行拖離對待。據悉,當時3411班機需要為4位機艙服務人員讓出座位。

現場飛機乘客拍攝的錄像顯示,陶被拖過飛機過道,滿嘴是血,此事已引起國際熱議,而聯航也陷入公關噩夢,很可能被前者提起訴訟。

德米特里奧在記者會上暗示,當事人會對聯合航空提起訴訟。他表示,航空公司長期通過超賣座位「欺負」乘客,然後再「折騰」乘客。「像這樣才能有(與航空公司的)對話進行。」「我希望他會是我們的一個典範。」

在新聞發佈會結束後,聯合航空很快發出一份聲明,稱聯合航空執行長穆諾茲(Oscar Munoz)以及航空公司給陶大衛已經致電無數次想要表達歉意。而穆諾茲本人也在星期三表示他有親自給陶先生留語音信息。

但是德米特里奧表示,陶大衛或者其家庭都沒有接到電話或信息。德米特里奧說他的客戶接受聯航的道歉,但認為航空公司是因為公共「壓力」才發出此聲音。此外,律師表示他不認為此事跟種族有關,陶大衛是亞裔(1975年從越南來美)。

本案可能牽動芝市改革航空警力

此次拖人事件可能使芝加哥市的航空警力處於浪尖,他們是否擁有登機的合法權限是芝加哥市將要討論的首要問題。芝加哥市議會於星期四安排聯合航空以及航空局就此事出席聽證會。據悉,芝加哥約有300名航空警員,但不屬於該市的正規警力,他們接受的訓練較少,同時在機場內沒有配槍權。

芝加哥航空局星期三(4月12日)表示,三名涉事的航警已被要求休假。這次拖人事件可能會影響未來警力的執行空間,他們現在負責芝加哥的兩大主要機場。

領導市議會飛行委員會的市議員扎列夫斯基(Michael Zalewski)表示,現在芝加哥市議會的首要問題就是確定這些警員是否有登機的合法權限。但航空局的發言人未就此作答。

上周日,聯合航空公司提出800美元的旅行券以及一晚賓館住宿,但是仍沒有乘客願意放棄機位,於是聯航工作人員啟動挑選乘客下機(Deboard)程序,以電腦隨機選出4名乘客讓出座位。一對抽中的夫婦同意下機,但陶大衛與妻子拒絕,後來聯航找來3名航警,將坐在靠窗位置的陶大衛從座位上強行拉出,並拖他下機,導致陶被拖過飛機過道,滿嘴是血。該錄像引發熱議,有些地區甚至發起抵制聯合航空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