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高級顧問官康威(Kellyanne Conway)和白宮新聞官斯派塞(Sean Spicer)12日做客華盛頓新聞博物館時說,特朗普建立「推特新聞」讓希望控制消息的媒體感到手足無措,同時開啟了信息民主化(democratization of information)的道路。

周三,美國新聞博物館(Newseum)舉行題為「總統與媒體:從上任百日看《第一修正案》」主題研討,康威和斯派塞受邀出席並發言。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確立了美國人享有宗教信仰、言論、集會、和平請願和新聞自由。特朗普上任以來,與美國媒體關係緊張。他批評媒體對他及白宮消息的報道,經常不夠完整、刻意刪減,他因此也經常通過推特等社交媒體直接發布消息,以減少媒體為他帶來的限制和負面影響。

康威在研討會上說:「一個健康的民主體制需要具備自由和公平的媒體環境。雖然特朗普執政已超過80天,但現在為特朗普政府與媒體的關係打分,還為時過早。」

康威說:「健康的民主也包括無論誰當選總統,媒體應保持對總統應有的尊重,並對他所講的話,給予全面和完整的報道,而不是做選擇性或過濾式的報道。

「目前,美國媒體對於特朗普在80多天做出來的成果,幾乎沒有報道。對於媒體的做法,我認為與其說他們的報道有偏見,不如直接說媒體的報道斷章取義。

「對於美國人普遍關心的、認為特朗普上任百天內的最重要議題,以及他們對未來的看法等,媒體在過去幾個月中很少給予報道,儘管我們(作為白宮官員)聽到了民眾的聲音。

「對於白宮推出的許多政策,以及背後的立場和制定政策的初衷,對於這些重要的消息,媒體並沒有報道。因此,人們聽到的只剩下總統行政令如何對外交關係帶來不利等等,卻沒有聽到煤礦主訪問白宮時,對這些政策的支持,或者西北部居民對Keystone輸油管線項目的支持。」

「特朗普不想作秀 只為傳遞信息」

康威表示:「對於特朗普接受的採訪,請大家注意,他的言辭和接受採訪的方式是在向觀眾傳達信息,還是在作秀,或取悅大公司老闆和廣告商,或是與媒體配合良好,但只不過為了迎合媒體的炒作或顯示他的個人的表現力?

「第二,許多媒體的記者和評論員,無論是電視還是平面記者,他們的報道看起來很專業。他們說,今天白宮發生了甚麼事,總統做出這個決定是出自甚麼考慮等等,好像他們完全了解總統、白宮和事情的經過,但事實根本不是那樣。因此,目前的媒體報道不屬實卻不易被讀者發現,這是一個大問題。

「第三,眾所周知,特朗普使用推特、Instagram和Facebook,越過中間人(媒體),直接向民眾傳遞重要消息並與他們溝通。他在這些社媒擁有數千萬的跟隨者。對這種現象,我稱之為「信息的民主化道路」。這意味著,你不需要等待晚間新聞的播出,就可以及時了解總統一天的重要消息。無論你是位在家忙碌的母親,還是正在小息片刻的工作者,只要你手裏有一部手機,可以上網和打開推特,就能在同一時間,了解到總統和白宮方面當天的重要消息。

同時,信息民主化也發生在媒體中。媒體利用社媒傳播和報道消息,已成規模。在大選中,有人說,特朗普永遠不會出現在編輯辦公室。事實證明,這個判斷是正確的。

印刷媒體表現更佳

康威提到,好的例子也有,雖然不多。她說:「過去80多天中,確實有一些印刷媒體的記者願意拿出時間來了解特朗普,觀察他上任後的做法。他們也在同時了解和觀察政府高級官員及他們的行動。我認為,這些媒體記者在對白宮消息的報道上,做得更好、更敬業。

「我的建議是既然許多媒體在大選中對特朗普的報道已經出現許多錯誤,導致讀者批評說,媒體的報道不可信。現在,這些媒體為甚麼不冷靜下來想一想,你們的工作到底哪裏出了問題,然後去糾正過來,而不是一錯再錯。

「美國人有智慧,他們能很快辨別出哪些報道屬實,可稱之為新聞;哪些是不斷重複的舊聞或不實的消息,他們稱之為『噪音』,而不是『新聞』。」

獨立報道的媒體變少了

對媒體存在的問題,康威還提到:「目前媒體在報道中,隨大流,不願或不敢做獨樹一幟的報道,也是媒體存在的另一個大問題。然而,如果我們的報道都是同一個模式,都透過同一幅眼鏡去看事物,長期下去,會出問題。」

白宮新聞官的一日行程

白宮新聞發言人斯派塞在研討會上說,在某種程度上,他同時為美國總統、政府及人民工作。他表示,能夠擔任白宮新聞發言人,這對他是一種非常高的榮譽,他也非常珍惜這樣的機會。

當主持人向他了解一天的工作日程時,斯派塞說:「我通常每天早5點左右起床,然後開始閱讀郵件,並做一些簡單的運動。早7到8點是白宮新聞團隊例會時間,我們要了解當天全球和全美發生的重要事件、了解白宮當天的重要活動、規劃白宮當天的新聞主題、確定哪些新聞需當天公佈、哪些要遲後公佈等。」

斯派塞說,擔任白宮發言人以來,他只收到過一、兩位記者對他工作的抱怨,主要是對他們進入白宮活動現場的安排,感到不滿。他說:「記者總是想得到更多消息內容。此外,幾乎所有媒體都希望搶先報道,但社媒對消息的廣泛傳播,改變了媒體作業的傳統方式,為他們帶來挑戰。」

消息來源不真實的問題

斯派塞指出,經常有媒體利用「不具名的消息來源」提供的信息,作為新聞報道的內容,這種做法值得質疑。「一方面,一些政府官員,由於工作關係或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在提供消息時不能具名,這樣的消息來源是可以使用的。但也有許多媒體混淆和濫用「不具名消息來源」一詞,把他們從朋友的鄰居、熟人的家屬、或同事的朋友等處聽到的不確切、甚至捕風捉影的消息,作為新聞來報,這是不該發生的事。」

國家機密不該當作新聞報

對於美國部份媒體報道的一些涉及官方竊聽特朗普或奧巴馬團隊的消息,斯派塞認為,這種做法很不可取,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他說,被列為國家機密的消息,顧名思義是不能被洩露的內容,否則將對國家帶來不利。記者和媒體為了報道消息,對了解到的機密內容也洩露出去,這麼做是危險的。「因此,我同意特朗普總統的看法,這種做法非常值得質疑,應該停止。」

「同時,因為報道的消息是國家機密,白宮方面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慮,沒有太多的空間做評論、澄清或解釋,所以這一類的消息為白宮帶來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