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州校園慘案:

4月1日,四川瀘州市瀘縣太伏中學一位14歲男學生趙鑫因無錢交保護費,在學校被五位校內惡霸毆打致死,並從5樓拋下。學校和警方為掩蓋真相,謊稱趙鑫失足墜樓摔死,不等學生家長來看現場,就要強行將屍體火化。當局行為引發學生家長和當地民眾強烈不滿,事件升級,爆發警民衝突。傳聞校霸中有鎮長之子、派出所所長之子和校長之子。

近日,大陸民眾一直在持續關注四川瀘州趙鑫死亡一案,律師、專業人士紛紛挺身而出,揭穿中共官方對此案所下的荒謬結論。趙鑫的母親和中國法學博士廖曜中甚至以死抗爭,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把民眾逼到死角,中國社會矛盾異常激烈所致。

4月7日,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通報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定論:沒有其它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排除他殺,趙鑫為高處墜亡。然而,中共官方的結論漏洞百出,就連屍檢內容也被民眾一一破解,不僅沒有平息多天來網絡上的質疑聲,反而激發更多的質疑與譴責。

同一天,湖南律師廖曜中對瀘州市公安局局長公開叫板——要求瀘州放開新聞管制,讓記者及自己參與調查,如果真相如瀘州官方所說,(本人)跳樓,若有重大出入,瀘州公安局長跳樓。

瀘縣學生命案持續發酵,當地官方強化「穩控」措施。(網絡圖片)
瀘縣學生命案持續發酵,當地官方強化「穩控」措施。(網絡圖片)

民眾無奈  以死抗爭

「老百姓對法律和國家制度,已經是無計可施,沒有辦法可行。最後只能以死碰撞其非法制度。而導致這個社會如此的罪惡根源是中共一黨專制。」旅德著名學者仲維光說。

「這位法學博士(廖曜中)我也知道。因為法律鑑定的結果真是很可笑。面對這種打壓,民眾真是無可奈何啊!沒有武器,只能以死相抗,無奈地抗爭!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中國著名人權律師余文生說。

4月6日,一段有關瀘縣警方、教育局跟趙鑫父母的溝通錄音流出,母親游小紅指責警方扭曲事實,並表示願意以自己的死為代價來還原事實真相。她說:「現在我還是這活著的,你可以把我拉出去做全身檢查,然後,我從我兒那裏跳下去,我就從那裏跳下去,然後你們重新給我屍檢,你就檢查我就行了,如果我跟我兒的是一模一樣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樣,重新給我個說法。」

廖曜中曾表示一個縣政府就可以把這件事遮掩,而且能調動武警,「我感覺這個社會太可惡,是甚麼人在控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為生活在這個社會而感到悲哀。」

趙鑫被五位校霸打死,並從5樓拋下,遺體上傷痕纍纍。(網絡圖片)
趙鑫被五位校霸打死,並從5樓拋下,遺體上傷痕纍纍。(網絡圖片)

社會矛盾已到極致   民眾團聚實現正義

四川瀘州70歲醫學學士劉永貴披露,4月3日,他來到太伏鎮時,滿街都是黑衣特警、軍警,到處都在盤查,他表示在太伏中學門前的警民衝突已不知發生了多少次。據有關影片顯示,有民眾忍無可忍,起來反抗,扔東西趕走了一些警察。

對此,河北前媒體人朱欣欣表示,社會矛盾衝突已經到了一種極致,民眾的忍耐也達到極限,靠法律又無法解決,只好團聚起來,直接實現正義。

湖北作家劉逸明也贊同朱欣欣的觀點,他說:「現在為甚麼暴力反抗的事情越來越多,就是因為社會矛盾,尤其是官民矛盾激化;另外,以前,老百姓可以通過媒體、網絡表達不滿,現在對於媒體、網絡管制,比任何時候都嚴厲,沒辦法,只得反抗,實際上是必然結果。」

趙鑫生前與母親的合影。(網絡圖片)
趙鑫生前與母親的合影。(網絡圖片)

以強凌弱  土皇帝妄為

4月10日,山東許桂娟律師在微博上發影片揭露中共官方對此案說辭的虛假,她從官方的屍檢結果、死者身體狀態的角度,剖析四川官方的結論有誤。

4月8日,深圳醫學專家肖傳國在微博上表示,死者俯臥,前側身體著地,臉面額部無傷,但是頭顱後枕部挫裂傷和頭皮血腫如何解釋?他認為這個傷很可能是墜樓前的原發傷。

儘管這麼多漏洞,但是四川官方依舊堅持原來觀點,並且通過斷電、斷網、派遣特警、一人50元封口費等方式箝制當地民眾傳播真相。劉逸明認為,一般的地方官應該是不敢採取這種做法,然而四川官方如此作為,只能說明中共的中央不能夠完全把控地方;而當地以強凌弱的現象非常嚴重(指此中學在三年裏已有3個孩子被殺死)、教育部門長期不作為,說明這個地方有很多官員需要下課。

黨媒發聲維護中共形象

除此之外,中共黨媒新華社、人民日報分別於4月5日、6日發文指責地方政府封堵輿論。

仲維光認為,在共產黨社會中,無論是它要真相還是掩蓋謊言,都是為了維護其政權和統治。

就像文革,「它迫害、殺過很多人,然後,試過以後,它們覺得這樣做危害了它們的統治,於是採取平反,好像這些事不是它們做的似的。」「在它覺得掩蓋不了真相的時候,就會用另一種方法來講所謂真相,為自己的臉上抹金。其實都是為了自己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