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的會面,基本上只有兩個主題,第一是中美貿易不平衡,第二是北韓核問題。習近平返回中國之後,美國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開往日本海,中國派出數萬軍隊接近中朝邊境,而北韓則要繼續核試驗和洲際導彈發射。一時間朝鮮半島戰雲密佈。 

然而,這次的所謂朝鮮半島危機,其實遠遠沒有達到2011年的那一次規模,當時美國三個航母戰鬥群抵進朝鮮半島,情勢更為緊急。從那時候算起來,北韓發出「全面打擊」、「徹底消滅」的恐嚇,已經多達十多次,今年的威嚇並不是最嚴重的。以習近平和特朗普剛剛結束峰會而且「取得重大成效」來看,這次的北韓危機實際上應該是一個沒有危機的危機。

對中國來說,東北亞的戰略目標,以重要程度來排序,第一位是朝鮮半島無核化,如果南韓甚至日本擁有核武器,其對中國的威脅自不必說;第二位是維持朝鮮半島南北分裂局面,使中國和美國之間有一個緩衝地帶;第三位,恐怕是間隔日韓關係,使美日韓的關係,形成一個美國與南韓以及美國與日本的關係;第四位,則是能夠與俄羅斯形成東北亞地區的互動,甚至聯動格局。

對美國的東北亞的戰略來說,北韓只是一個棋子,它決定了美國在此地軍事存在的合法性和必要性,而核武和洲際導彈實際上只是第二位。這決定了美國對北韓必然採取圍而不破的策略。所謂單獨解決北韓問題,恐怕只是為緊張局勢火上加油的動作而已。 

過去幾年北韓的核動作,使得中國的戰略利益大受損失,遠比南韓部署薩德系統嚴重得多。北韓不但擁有了核武,而且迫使日韓合作,還加強了與美國的共同關係。以往,由於日韓兩國的關係不睦,美軍在此地的演習,通常是美日演習和美韓演習分開進行。美日韓聯合演習,只侷限在「海上搜救」。但從2016年,美日韓開始進行三方聯合軍演,去年還主要是海上攔截導彈,今年更發展到聯合反潛。

北韓的潛艇需要聯合軍演來應付嗎?答案明顯是否定的。北韓的潛艇,在現代最先進的聲納技術面前,幾乎是「廣場上的坦克」(美海軍的說法)一樣顯眼。明眼人當然清楚,此地的聯合反潛,針對的是俄羅斯和中國的潛艇活動。

至此,北韓的核行動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地緣政治利益。

北韓是個夾雜在大國之間的小國,危險平衡遊戲,歷史上就一直是他們生存的技能之一。1960年,北韓和蘇聯因批判「赫魯曉夫」翻臉;1966年,布里茲涅夫恢復援助北韓,而中國批金日成,北韓和中國翻臉;1970年代,美蘇緩和,北韓和中國恢復關係,和蘇聯進入冷淡期;1979年中美建交,北韓和蘇聯恢復關係;1990年蘇聯和南韓建交,北韓和蘇聯翻臉;1992年,中國和南韓建交,北韓和中國翻臉,賣導彈給正在和中國對峙的越南。北韓內部,對中蘇(後來的俄羅斯)極不信任,卻希望與美國進行雙邊談判,簽訂和平條約,甚至和美國建交。鑒於南韓的強烈反對,美國(以及日本)都選擇不與北韓進行官方交往。

北韓和中國的關係更是錯綜複雜。即使是兩國關係最低潮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和北韓勞動黨之間,仍有從不簡單的溝通渠道。在中國,這個渠道由中聯部主管,其在政治局中由主管黨建和意識形態的常委負責。而事實上,中聯部下屬的各種貿易公司,通過各種邊貿,一直與北韓進行「貿易」活動,大部份中國官方的對朝援助,也是通過中聯部下屬的企業進行。

這次習近平從美國回來,下令切斷對北韓的台下貿易管道。顯然,中國對北韓已經比美國人更不耐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