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的David Dao被聯合航空(UAL)強行拖下機,社交媒體錄影到他頭破血流。無論如何,「強制」要乘客下機理據薄弱,令人憤怒。聯合航空需要四個位給職員飛內陸,又可否又考慮用直升機,把員工飛到必去之處?聯合航空稱乘客David Dao表現具侵略性,飛機員工「別無選擇」你信嗎?美國的航空公司服務態度,乘客不敢恭維已經不是大秘密。這位69歲的David Dao醫生雖然做了犧牲品,但在經社交媒體報道下,全世界也會了解到,不必要的「貼身服務」會為公司帶來嚴重後果。聯合航空「拖客落機」事件發生後,落筆此一刻的股價跌了九億多美元。聯合航空的CEO最終要「道歉」、對內則稱讚職員做法沒錯,此「穩定人心」的做法並非不罕見:對人講人話、對鬼講鬼話。Wish them luck!

另一天空下,講述《麥當勞》創辦人的電影演繹月前得到一點迴響。「創辦人」Ray Kroc在1954還是一名收買奶昔機的超級售貨員,突然在加州接到大量定單,巧遇《麥當勞》創辦人Richard and Maurice MacDonald。Ray Kroc把麥當勞「做大」,商場如戰場,後來把《麥當勞》兩位「真.創辦人」踢出局的經過。麥當勞的食品,健康與否很難一概而論。總括而言,太多的碳水化合物、太多鹽一定無益。

Super Size Me是神級電影,65,000美元製作費,全球大收2,200多萬美元。故事講述一名32歲的美國人,30日內只是食麥當勞的食物,結果重了22磅、膽固醇過高、性障礙、高血壓全部出來。Super Size Me電影播出後, 《麥當勞》做了不少救亡活動:健康的沙律餐在不同市場推出,但現在健康的人士也知道快餐並非講求營養價值,好味並非等於健康。任何食品進食多少,必要有一個平衡點。

最後,有不少理論說分段投資(dollar cost averaging)的好處。這是最大爭議的話題。如果有「一大夸」lump sum錢,在不錯的水位進場,經過N那麼多年後,錢滾得更大。但絕大部份人並非「一開波」便有好多錢,剛出來做事的人也是cash poor, 所以分段投資。超級有錢人深信分散投資,資產配置可能是股票30% ,房地產20-25%, 高評級企業及政府債券20-25%, 現金佔15%, 其它另類投資佔5%, 但絕非定律。當然,單是在股票的領域,也可延伸至不同地域與類別。談操作理念,是否一定高風險高回報,低風險低回報?

這也難有結論。但更最重要的,無論是高或低風險,也必須抵禦有日曆年出現負數。一個下跌了50%的投資部位,須要多於100%升幅,才叫返回原點。一句說到尾,要捍衛資金曲線(Equity curve)不至出現負回報。Happy Eas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