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棟(右)與惠英紅(左)分別獲得最佳男、女主角獎。(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林家棟(右)與惠英紅(左)分別獲得最佳男、女主角獎。(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今年榮獲5項金像獎的《樹大招風》及最佳兩岸華語電影《一路順風》,探討在紛亂而不安的社會大環境中面對人性中的善與惡,如何抑惡揚善,是電影留給人們的反思。而其它獲獎電影《一念無明》及《幸運是我》,更關注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期盼彼此理解身邊人,讓這個世界擁有更多的關懷。

一年一度的香港影壇盛事──香港電影金像獎已落下帷幕,但影片產生的影響不會因為頒獎典禮的閉幕而消失。一部好的電影不僅僅是為了娛樂大眾,贏得票房滿貫,更重要的是通過影片去展現時代的縮影,用戲劇化的手法去書寫現實,給人以新的啟迪。

大時代下的小人物

去年香港票房創新高的《樹大招風》,在今屆的金像獎中表現不俗,一口氣奪得5項大獎,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及最佳剪接,影片中飾演賊王季正雄的林家棟更摘下今屆影帝桂冠。故事以90年代在香港興風作浪的三賊為藍本,借90年代動盪的香港諷刺今日的香港,並反思人性中的善與惡,用三大賊王的性情預示人性三毒「貪、瞋、癡」。

無獨有偶,榮獲最佳兩岸華語電影的台灣電影《一路順風》,也是與「黑幫」相關的影片。為毒販跑腿的小人物納豆和無辜的士司機老許是故事的主線,描述兩個萍水相逢的小人物,捲入黑幫殘暴世界,充滿極富荒謬感的黑色幽默。

這兩部榮獲大獎的電影都選擇了一個殘暴而灰暗的時代作為背景,在這個背景下造就了一批令人可恨又可憐的小人物。每一個人物的出現,他們的經歷並不是「非黑即白」,他們的影子在現實中處處都能看到,可能是你,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他或她。

《樹大招風》中賊王季正雄角色正是「大時代下的小人物」的典型,他是一個「窮困的大賊」,三餐捱飯盒,一身破舊衣服,雖然腰間的腰包放滿銀紙,卻從不揮霍,掏錢時每每猶豫。因為他感到徬徨,這個時代的巨變讓他惶恐,他不知道手頭上的錢能維持多久,他的「技能」是否能在未來存活,所以他十分節省,哪怕是給幫他做事的兄弟掩口費,也偷偷為自己留下幾張。令他性格扭曲的是這個令人不安的時代。

《一路順風》同樣如此,兩個僅僅為糊口而奔波的底層人物,一個是找不到工作的窮小子納豆,為了掙錢誤入販毒行列,一個是旅居台灣的窮香港司機老許,載上這個小子踏上了一趟「不順風」的旅程,結成歡喜冤家,並捲入了黑幫毒販的是非之中。看起來他們是毒販利用的一枚棋子,但他們也有作為平凡人的樸實簡單的夢。其中的一幕,車子在一個海邊的沼澤區失去方向,找不到出路,更像兩個平凡人面對黑暗現實迷茫的心情寫照。但是故事有一個暖心的結局,掙到錢的納豆並沒有忘恩負義,他牢牢記著老許的「心願」,並默默為他完成。最後的那幕實令人動容。

探討相處之道

兩部與當代人精神問題相關的影片──《一念無明》和《幸運是我》雙雙獲獎,電影和觀眾一起探討人與人之間應有的相處之道。

導演黃進憑《一念無明》榮獲新晉導演,曾志偉和金燕玲分別奪得最佳男配角、女配角的獎項,成績斐然。這部寫實的動人影片刻畫了人性中最軟弱的一面,用躁鬱症來隱喻都市人的情緒,反映人的內心築起的那道高牆,既讓人與人之間互相傷害,也各自折磨著自己。影片呼喚人們打開彼此的內心,去理解他人的心意。

惠英紅憑《幸運是我》第三度登上影后寶座。影片中惠英紅挑戰演出腦退化症患者,陳家樂在片中飾演脾氣暴躁的廚師,兩人之間互相陪伴的暖心故事極為感人。惠英紅選擇這個角色,是為了向母親「贖罪」,當年不了解病情的她一度厭煩患有腦退化症的母親,而如今的演出讓她更加理解患病者的心情。

兩部相似題材的影片,都在向這個時代呼喚人們的同理心。倘若無法改變命運中的苦難,無法治療身邊人的病,那就請給他們多一分的理解與愛護,或許能減輕他們和自己的痛苦。

對愛的人多一分理解與接納,會讓這個世界更美麗。

我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但是我們可以嘗試改變自己。

*** ***

在這個巨變中的時代,每一天的生活,都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容易。無論處境如何,大人物也好,小人物也罷,苦難與無助是生活的常態。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支撐與扶持,是讓彼此勇敢面對困難走下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