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在美國佛州莊園舉行的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會晤,雖然落幕,但會晤所產生的效應仍為各界所關注。與之前對中國態度強硬不同的是,特朗普在會晤後表示,會晤取得了「重大進展」,與習建立「極好」關係;而習近平亦表示,會晤十分成功,他和特朗普「達成多項共識,取得積極成果」。

從雙方的表述看,習近平、特朗普應該通過會談達到了深入了解的目地,且中方在美國若干關切的問題上改變了以往強硬的態度。不過,從中美雙方公開的報道看,習、特兩天的會晤除了莊園散步、晚宴和大範圍的高級別會議,並無特別深入了解的機會,特朗普又是如何和習近平建立的「極好」的關係的呢?

4月11日香港鳳凰衛視一檔時事評論節目透露了端倪。評論員根據最新獲得的消息,稱美國國務卿蒂勒斯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曾提到,除了大範圍11人會晤外,習近平還與特朗普進行了單獨的長時間會談,兩個人對朝鮮半島局勢進行了全面的討論,包括所有的選項。

而此前,媒體已經披露,蒂勒森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Face The Nation》訪問時,就朝鮮半島局勢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清楚明白,而我認為他同意,局勢已經加劇,並達至需要採取行動的威脅程度。」

換言之,習特會晤後,美國「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改變方向駛往朝鮮半島,是獲得了習近平的認可,習近平對於美國軍事解決北韓問題的選項也是知曉的。

另有消息透露,特朗普在會晤後,給南韓代總統黃教安打去了電話,稱:中國希望核問題早日破解,中國會不惜代價守護東北的安全與穩定,但對北韓的核打擊絕對不能造成東北污染,中國不能承受北韓大量輸出難民引發的動盪,鴨綠江對岸不能出現與中國敵對的政權,美國軍隊不可以推進至鴨綠江邊。

對此,黃教安也在社交網站發文,指在8日曾與特朗普通電話,他在通話中表示堅定不移的美韓同盟是解決朝核等難題的根本,特朗普也指美韓同盟對美國很重要。特朗普還向他透露,與習近平會晤時,兩人深入討論了北韓及朝核問題的嚴重性及對策。

上述消息再次印證了習、特確實是全面討論了北韓問題,習近平提出了中國的擔憂以及對美國軍事干預的擔憂,並提出了相應的條件。這樣的坦誠很對喜歡說話直來直去的特朗普的脾氣。

在習近平回國後,中方的幾個舉動也說明了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正在盡力與美國合作,並對美國可能進行的軍事打擊進行了預防。一是派朝核問題六方會談中方團長、中國外交部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武大偉出訪南韓,介紹中美元首會晤中有關朝核的內容,以及中方掌握的北韓動向等。

二是派大批軍隊駐防中朝邊境,以防止北韓難民的突然湧入。

三是下令中國的貿易公司退回從北韓進口的煤炭。路透社報道稱,遼寧省丹東市誠泰公司是北韓煤炭的最大買家,該公司有60萬噸北韓煤炭滯留在各個港口,估計共有200萬噸北韓煤炭滯留在中國各個港口,等待返還。據報,儘管中共官方2月18日宣佈全面停止從北韓進口礦產,但當月煤礦進口同比上升43%。這說明在習特會晤前,中共官方仍在違反聯合國規定從北韓進口煤炭。

至於未來一段時間朝鮮半島局勢如何發展,尚需看金正恩是否接受中方的「勸告」停止核子試驗,是否態度發生軟化。否則甚麼情況都可能發生。畢竟美軍針對北韓的包括突襲、斬首等行動的演習都已進行完畢。而中方最終會默許美國採取自己的措施。

除了在朝核問題上習近平態度發生改變外,在美國打擊敘利亞的問題上,習近平的態度亦與俄羅斯不同。根據習特會晤後的美中協議簡報,中國對美國打擊敘利亞阿薩德政權表示理解。

此外,公開會晤中,中美雙方在經貿問題方面也有了進展,會晤後雙方即將啟動「百日計劃」,就是為了減少中美貿易逆差。

在習特會晤討論朝核、貿易等問題外,兩人是否還會涉及其他問題呢?尤其是中國國內問題?如果反觀4月5日有習陣營背景的大陸財新網刊發的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撰寫的《舉世關注首次「習特會」》一文,我們會發現,文章所言的中國在貿易問題上的讓步,與美國在朝核和南海問題上「彼此協調」,在這次會晤中都已基本實現。

然而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文章提到,確保穩定良好的中美關係,是雙方的需要。從中國方面看,經濟增速放緩,金融風險及相伴隨的社會衝突有所顯露,需要妥善應對;開好中共十九大,則是今年頭等政治任務。也就是說,與美國關係平穩,對於習近平布局十九大,解決國內政治問題至關重要。而對於這一點,或許習、特單獨密談時有所涉及。

為何有如此推斷呢?我們知道,2015年9月,習近平曾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並與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進行了私下會談。會談後的次日,習近平稱這場3個多小時的對話令他「非常感動」,奧巴馬則在另一場合罕見使用「極具成果」來評價此次對話。那麼雙方談了甚麼呢?

據香港《爭鳴》2015年11期文章援引美國一家智庫的研究報告披露,習近平在與奧巴馬的私談中表示,「他需要兩年的穩定期以便實現對軍隊的全面控制」,以及為「高級權力重組贏得時間」。放在當局語境裡,也就是說這兩年不能打仗。

從習近平、奧巴馬此次會晤算起,習近平所需要的兩年時間應該是到中共十九大,但隨著奧巴馬的卸任,習近平極有可能將類似的表述在此次密談中告訴了新任總統特朗普,其中涉及處理江澤民派系攪局的某些情況,以求得美國的「理解」,避免雙方發生激烈衝突。很顯然,在中共十九大高級權力重組完成前,中國絕不能打仗。

由此,我們再次品味特朗普的會晤取得了「重大進展」,與習建立「極好」關係以及習近平所說的「會晤十分成功」,和特朗普「達成多項共識,取得積極成果」等之語,就會明白這樣的「共識」不僅僅是在一些國際熱點問題上,也包括中國的國內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