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30年代初期,中共各個「紅色根據地」都展開了不同程度的肅反運動。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記載:肅反運動在短短2、3年間,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也就是說中共通過肅反運動殺害了10萬多自己人。

由於被殺的紅軍太多,中共「長征」出發前,蘇區五個月緊急「擴紅」8萬人,完不成任務的就殺。當時,中共中央蘇區地處江西和福建省。從1931年到1935年,江西根據地內被中共完全控制的15個縣(不包括被中共部份控制的邊緣縣),人口減少50多萬,佔當地總人口的20%。閩西根據地的減少幅度也差不多。贛南蘇區是中共中央蘇區,人口共下降70萬。由於住在這些地區的人很難外逃,這70萬基本上應屬於死亡人數。

肅反的由來

1930年,毛澤東在江西蘇區搞了一場大規模的革命恐怖浪潮──「肅AB團」,幾千名紅軍官兵和根據地的黨團員及普通群眾慘遭殺害。這場事變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蘇區的權威剛剛建立,就遭到以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紅軍和黨組織的挑戰;毛為了維護自己在根據地的權威,不惜採用極端手段鎮壓被他懷疑為異己力量的黨內人。

1930年10月14日,毛澤東在寫給中共中央的信中說:「近來贛西南黨內呈現非常嚴重的危機,全黨完全是富農領導。黨團兩特委機關、贛西南蘇維埃政府、紅軍學校,發現大批AB團分子,各級領導機關,無論內外,多數為AB團富農所衝塞。肅清富農領導,肅清AB團。贛西南黨非來一番根本改造。」

同年10月26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了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和江西省行委的聯席會議。這次會議通過的決議強調:「改造全部黨的組織,重新建立,不使一個富農反革命分子(AB團)留在黨內團內……嚴厲鎮壓AB團,處決AB團中一切活動分子。」

AB團,全稱「AB反赤團」,是1926年北伐戰爭時期國民黨內的反共者成立的(Anti-Bolshevik)「反布爾什維克」組織,早在1927年就已解散;但是1930年,中共在江西進行權力鬥爭時,卻成了清除異己的藉口。

酷刑肅反

毛澤東為了造成一個肅「AB團」的大氣候,不惜首先拿跟隨自己的嫡系部隊開刀,於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在紅一方面軍迅速發動「快速整軍」。主要內容就是在師、團、營、連、排成立肅反組織,捕殺軍中地富出身的黨員和牢騷不滿分子。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在4萬多紅軍中肅出4,400餘名「AB團」分子,其中有「幾十個總團長」(指「AB團」總團長),這些人都被處決。

接下來毛開始整治蘇區的異己力量,在1930年12月指派紅一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兼肅反委員會主席李韶九代表總前委,到達江西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富田,逮捕了省行委和紅二十軍的段良弼、李白芳等8個主要領導人,施用「打地雷公燒香火」等多種刑法,被打者「皆體無完膚」、「手指折斷,滿身燒爛行動不得」。

大陸歷史學家高華在〈毛澤東在江西蘇區「肅AB團」的歷史考察〉一文援引當時資料記載,被害人「哭聲震天,不絕於耳,殘酷嚴刑無所不用其極」。12月8日,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來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被施以嚴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在殘酷的刑訊下,段良弼供出李文林、金萬邦、劉敵、周冕、馬銘等「是AB團首領,並供出紅軍學校有大批AB團」。

12月7日至12日晚,在短短的5天時間裏,李韶九等坐鎮富田,厲行肅反,抓出「AB團」成員120多名,要犯幾十名,先後處決40餘人。

據1932年5月中共江西省委工作總結報告記載,抓到的「每一犯人,至少要用刑一次,犯人不招供,審判的方法就是用刑來對付。不招供不停刑。」

報告說,具體用刑的方法是:「綑著雙手吊起,人身懸空,用牛尾竹掃子去打,如仍堅持不供的,則用香火或洋油燒身,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手指甲內,火燒下身、小刀割肉,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甚至還「間有殘酷辦法,剖腹剜心」。

據《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一書記載,受刑者「體無完膚」,「手指折斷,滿身燒爛,哭聲震天,不絕於耳」。眾多的所謂AB團成員,就這麼一供十、十供百被「查」出來遭到屠殺。而「凡打AB團不毒辣的,都被認為與AB團有關係」。

富田事變

李韶九等的殘酷行動終於引發1930年12月12日震驚蘇區的「富田事變」。

12月12日上午,紅二十軍第174團1營在團長劉敵率領下發動兵變,逮捕軍長劉鐵超,釋放被捕的政治部主任謝漢昌。下午,紅二十軍攻佔富田縣城,釋放所有被捕人員,將包括李韶九在內的中共當地政府人員全部逮捕,僅古柏和江西省蘇維埃政府主席曾山逃走。

12月13日,紅二十軍在謝漢昌、劉敵率領下渡過贛江,宣佈脫離紅一方面軍,12月15日,原被捕的中共江西省委領導段良弼、李伯芳等人宣佈自行成立省委,並指責肅反是毛澤東的密謀,致信朱德、彭德懷、黃公略等人,要求他們立即逮捕毛澤東。紅二十軍還派段良弼前往上海,希望能獲得當時中共實際最高領導人李立三的認可,但段在上海失蹤。

1931年1月15日,中共蘇區中央局正式成立,由周恩來、毛澤東、項英、任弼時、朱德等組成,周恩來為書記。項英以中央局代理書記的身份成為蘇區最高領導,制止了毛澤東的屠殺,並且不同意將富田事件定為叛變,而是劃為「無原則的派別鬥爭」。他開除了毛手下的頭號劊子手李韶九的黨籍,以息民憤。富田兵變的4名主要領導人,遵照項英的指示,「向黨承認錯誤,請求教育」,並被分配了新工作。至此,一切都平靜下來,毛澤東也不得不有所收斂。

溫和處理富田事變的項英。(維基百科)
溫和處理富田事變的項英。(維基百科)

紅二十軍 700餘名軍官被殺

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對項英關於富田事變的定性不滿意,派任弼時、王稼祥、顧作霖3人組成中央代表團,前往中央蘇區宣佈富田事變是「反革命暴動」。

4月17日,主張同紅二十軍談判的項英被解除中共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職務,毛澤東代之,不久毛澤東又成為中共中央軍委負責人,成為當時紅軍最高領導人。4月18日,紅二十軍兵變領導人在前來參加原定的談判時被全部逮捕,不久即被全部處決。

7月,紅二十軍被調至江西南部平頭寨,被彭德懷和林彪率部包圍繳械,包括軍長肖大鵬、政委曾炳春在內的700餘名副排長以上領導被全部處決,僅謝像晃和劉守英兩人逃脫。紅二十軍番號被取消,殘部併入紅七軍。

在富田事變之後,各地的反AB團運動再被掀起新高潮,一時間整個江西蘇區人人自危,許多地區的中共機關中8、90%的人員都成了「AB團分子」。

肅清社會民主黨運動

富田事變後,毛澤東加緊了對所謂AB團分子的刑訊逼供,所有破獲的AB團完全是根據被審人的口供去破獲的。審訊技術全靠酷刑。對被審人普遍採用軟硬兼施的方法:所謂軟,就是用言語騙出被審人口供;所謂硬的方法,就是動用酷刑。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有所謂炸刑、打地雷公、坐轎子、坐飛機、坐快活椅子、蝦蟆喝水、猴子牽韁、用槍通條燒紅捅肛門、用生鏽的鐵絲刺穿睪丸牽著遊街……僅勝利縣一個縣,刑法共計有120種之多。

對待AB團分子用刑慘酷,被審人因經不住酷刑亂供亂咬,使AB團越打越多。而肅反機關則捕風捉影,甚至於公開地說,寧肯殺錯一百,不肯放過一個之謬論,使得人人自危,噤若寒蟬。在肅清AB團最激烈的時候,兩人談話都可被疑為AB團。凡打AB團不毒辣的,都被認為與AB團有關係,有被扣留的可能。

在贛西南「蘇區」發生肅清AB團不久,相鄰的閩西「蘇區」又發動了所謂的肅清社會民主黨的政治運動。

1931年初,在紅十二軍召開的一次紀念會上,因為有人口誤喊錯了口號,林一株為首的肅反委員會就逮捕了以團政委林海汀為首的17個人,嚴刑拷打,逼出社會民主黨一案。在這起大冤案中,有6,352人被殺害,包括紅軍官兵、「蘇區」幹部群眾。

像一年前贛西南抓AB團激起的富田事變一樣,1931年5月,閩西蘇區也激起了多起反抗兵變,也都遭到了新組建的紅十二軍的殘酷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