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7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馬阿拉哥(Mar-a-Lago)俱樂部進行2天高峰會談。4月6日傍晚,特朗普在馬阿拉哥俱樂部宴請習近平。席間,特朗普接受習近平的邀請,今年到中國進行國事訪問。

國事訪問(State visit),正式稱呼應為國是訪問,指一國之國家元首應另一國元首的邀請,對該國進行的正式外交訪問,是兩個國家間最高規格的外交交流;訪問時長多為四天。不同於正式訪問與工作訪問,其接待規格非常正式,完全按外交禮儀安排。一般伴有正式的外交禮儀和典禮,如國宴、禮炮21響及檢閱儀仗隊等。

今年是中共高層換屆之年,10月份中共召開十九大。習特會後,特朗普再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對習近平陣營而言,無疑是政治利好事件。

在今年剩下的八個月不到的時間裏,特朗普何時訪華,在十九大之前還是之後訪華,目前還是懸念。

特朗普訪華,對十九大高層人事博弈及習江鬥態勢的影響,則為今年中國政局發展增添新的看點。

從時間角度分析,習特會上,特朗普剛接受邀請訪華;具體事宜還需雙方進一步洽商、安排,不大會倉促成行,特朗普4、5份訪華的可能性很低。尤其習特會上,雙方還宣佈展開「百日計劃」,改善緊張的貿易關係和加強合作。

「百日計劃」即使從當下開始,也將持續到7月20日。如果特朗普等到「百日計劃」有一定結果後再訪華,則6、7月訪華的可能性也降低。

而7月下旬至8月中上旬,按慣例,是中共高層到北戴河休假,也即是北戴河會議時間。如此,中共十月份十九大會議之前,只剩8月底至9月份是特朗普訪華的可能窗口期。

十九大之後,11月下旬美國將有感恩節,直到12月底聖誕節,以及隨後的元旦,將是很長的一段節日假期。在這之前,特朗普訪華僅剩11月中上旬這一窗口期。

考慮到中共十九大換屆前後高層人事博弈及習江鬥升級的複雜性,特朗普無論在十九大之前還是之後訪華,時間安排上都有一定的侷促性。而特朗普訪華作為習陣營的重大外交事件,也將與習陣營圍繞十九大的全方位布控密不可分。

首先,從十九大人事安排角度而言,特朗普訪華前,涉及中美雙方多領域高層的互動。

由於特朗普訪華時間的不確定性,以及保證雙方聯繫的後續跟進的需要,參與對接特朗普訪華事務的中方高層應該是在十九大上將繼續獲得習重用的官員。因此特朗普訪華事務的推進,將是觀察中共十九大高層人事動向的重要風向標之一。

其次,特朗普訪華期間,除了最重要的人身安全保障,習陣營還需防範突發重大安全事故造成政治影響,衝擊特朗普訪華的政治效應。

按例,特朗普進行國事訪問,除了到北京外還會到訪一些其他城市。可以預期,特朗普訪華前後,習陣營對一些重點城市乃至全國層面的各種潛在的安全威脅因素的清洗行動將升級;相應的官場人事調整也會加速,以確保習陣營親信人馬負責各處的接待特朗普到訪事宜。

中國社會的諸多重大安全事故及群體事件,背後都與江派操縱的中共政法系統黑社會化有關。近期,習陣營展開「雷霆行動」打擊粵港澳地區的黑社會,加速清洗地方政法系統。十九大前後,特朗普訪華前,習陣營針對政法系統的清洗、掌控行動料將進一步升級。

第三,習近平與特朗普的密切互動與良好關係極大震懾江澤民集團。

習特會以及特朗普訪華,作為習近平在十九大前的重大外交成果,不僅有助於加強習的「核心」地位及在十九大高層人事的話語權,還攸關朝核問題、中美貿易、海外追逃等問題的解決,而這些都涉及針對江澤民集團的清洗;更重要的是,習近平與特朗普的互動還將影響中國政局的未來走向。

十九大前夕,習特會以及特朗普訪華相繼登場,美國特朗普政府成為中共高層內部博弈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習近平與特朗普建立個人私密關係、推進多方面合作,不僅意味著江澤民集團面臨更大範圍、更深度的清洗,也為習陣營的外交與內政的變局增添變數、埋下伏筆。

(大紀元2017年4月9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