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全球市場和財經主流媒體都在關注習特會,習特會的確給風險資產帶來了震撼,不過震撼不是來自中美元首的會談結果,而是晚餐期間特朗普揮揮手,59枚美國戰斧導彈奔襲了敘利亞軍事目標。全球風險資產價格應聲而洩,石油價格飆升。

神奇的是,市場情緒很快恢復正常,美股收復大部失地,全周僅略跌,歐股更有小的斬獲。更神奇的是,美國的就業數據奇差,全月只增加了98K份工作機會;聯儲會議紀要顯示貨幣當局不僅加息,還打算收縮資產負債表、回籠流動性;共和黨議員修改投票規則,強行任命Neil Gorsuch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為其它改革法案的立法程序蒙上陰影。

四件大事同時發生,尚未能砸趴被無數專家稱之為泡沫的美股,倒真是一個意外。上周美元對歐元略微走低,金價曾一度搶高但最終無以為繼。超級颶風襲擊澳洲產地,澳洲焦煤價格暴漲八成有餘。

3月份非農就業增加了98K,為2013年來僅有的四次小於100K的數字之一。前兩個月的就業數據也被下方修正,失業率由4.7%下降到4.5%,時薪上漲0.2%(上月則被上方修正到0.3%)。3月非農數據是失真的,3月12-14日一場暴風雪席捲東北海岸,造成交通、零售、建築暫時停擺,而此恰好發生在數據收集期。

當然,美國實體店(尤其是百貨商店)大量裁員也是原因之一。筆者估計扣除氣候因素非農數據應該仍有150K左右的增長,這在完全就業的狀況下已算不俗。影響貨幣委員會決策的未必是3月份的數字,而是「完全就業」這四個字。

美國的經濟增長水平、就業水平和利率水平不匹配,貨幣環境正常化還會向前推進,預計今年還會再加息兩次。現在應該問的問題是,聯儲何時縮表?縮表時會不會停止加息。

筆者估計如無大意外的話,聯儲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上半年開始縮表,縮表所帶來的流動性下降,恐怕比在超低利率環境下加息對市場的影響更大。

大量資金在2016年流出主動型管理股票基金。當年僅有三分之一的主動管理型基金得到優於指數的成績,而盯指數的ETF基金的管理費僅有主動管理型基金的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一。不僅對沖基金面臨資金贖回,傳統基金也面臨同樣的壓力。

某家全球最大基金公司裁減主動型基金經理,試圖開發投資ETF的人工智能實屬冰山一角,可能預示著整個行業的一次轉型。基金投資中被動型佔比越來越大,意味著成份股得到更多的資金,進一步帶升大市。這應該是美股指數不斷走高的緣由之一,對未來其它市場也有參考意義。

習特會在海湖莊園順利結束,雙方如約沒有發佈會後共同聲明。在重大問題上有沒有取得突破不得而知,不過從特朗普所說的「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已經取得巨大進展(tremendous progress)」來看,兩位領導人的七個小時會面起碼沒有出現對立。這個在筆者看來就是進步。

本周市場關注耶倫在周一的公開演講。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的講話也值得關注。加拿大央行會議,應該沒有重大政策變化。(限於篇幅有節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