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報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情況,給出的定論是,沒有其它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排除他殺,趙鑫為高墜亡。官方的結論不僅沒有平息網絡多天來對該案的質疑,反而激起新一輪質疑和譴責。

中國許多官媒,包括曾批評太伏鎮當地官員阻撓和刁難兩名新華社記者實地採訪的新華網,星期五都報道了瀘州市發佈的通報。

新一輪質疑

官方最新結論表示,趙鑫從3月27日至31日發生了三件事,一是翻牆被抓,壓力大;二是感冒發燒比較嚴重;三是31日晚有行為和意識上的異常出現,驚夢說胡話。趙鑫在凌晨2至3點生活老師探望他病情後,曾起夜上洗手間。

有網友評論說,這基本上是說,趙鑫是夢遊跳樓死。不過,從官方公佈的趙鑫在宿舍樓外的死亡照片看,趙鑫褲子和上衣穿得很整齊,質疑凌晨起夜為何要穿好衣服。

此外,網上應該是官方認可的一段案發後第三天記者拍攝的片段顯示,宿管阿姨(生活老師)向記者指出趙鑫的床鋪,上面的被子都疊好了。網友質疑,趙鑫凌晨起夜,是否還疊好了被子,或者是被人疊好,誰疊的?

同一個片段還顯示,趙鑫宿舍內窗戶前的一個台面上,比較雜亂,很髒,有許多污垢或腳印之類的髒跡。但是,在官方通報中的同一個台面的圖片,卻被擦拭得非常乾淨。而官方現場勘驗的結果是,洗漱台及窗框外側的窗台,各發現一枚不完整的新鮮鞋印。網友質疑,這麼重要的案發現場,為甚麼勘查圖片不是原始狀態,原來的髒跡都擦乾淨了,怎麼能留有官方需要的一個腳印。

官方通報還表示,趙鑫晚11點左右說胡話,驚醒了全室的另外8名同學,也引來了生活老師和樓長。不過,網友質疑,趙鑫一個90多斤重的活人如果高空墜落在水泥地面上,會沒有人聽到有聲響和任何慘叫聲嗎?

網友質疑,四川省官方為何不讓京城等外地第三方法醫驗屍,而是「自己人驗」,為何不讓驗屍法醫在通報會上自報姓名直接解說,而是讓官員用文字代替,這樣的「自己人去屍檢」的結果誰敢相信,又有誰會相信。

還有網友表示,作為「吃瓜群眾」都能看出官方的屍檢結論和趙鑫的屍體外傷不符合。有網友質疑,現場屍體圖片顯示,趙鑫屍體是右側臥,而屍檢結論上的主要骨折創傷以身體左側居多,希望官方能夠有所解釋。

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報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情況。官方的結論不僅沒有平息網絡多天來對該案的質疑,反而激起新一輪質疑和譴責。圖為趙鑫4月1日一早被發現在宿舍樓外。(美國之音)
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報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情況。官方的結論不僅沒有平息網絡多天來對該案的質疑,反而激起新一輪質疑和譴責。圖為趙鑫4月1日一早被發現在宿舍樓外。(美國之音)

趙鑫遺體傷痕累累。(網絡圖片)
趙鑫遺體傷痕累累。(網絡圖片)

最大可疑點

幾年前曾捲入爭議的深圳醫學專家肖傳國,4月8日在微博上表示,死者俯臥,前側身體著地,臉面額部無傷。請解釋頭顱後枕部挫裂傷和頭皮血腫是怎麼造成的?這個傷很可能是墜樓前的原發傷。

肖傳國9號又在微博上表示,這個案子的最大疑點就在後枕部挫裂傷,特別是頭皮血腫⋯⋯用提問的形式大家就都明白了:任何骨折都會迅速形成巨大血腫,但這孩子的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為甚麼沒有血腫?為甚麼受傷輕微並無顱骨骨折的頭皮卻出現血腫?學醫的、學法醫的明白了嗎?

大批網友留言表示,不是學醫的都明白,人活著的時候血液是流動的,所以傷口處會有血腫,人死後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不流動,所以沒血腫,而且,趙鑫落地沒有七竅出血,就證明肖教授的說法更合理了。

愛信不信?

曾與趙鑫的父親片段商談代理的湖南律師廖曜中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表示,多天來他一直設法聯繫趙鑫的家人,但是再也聯繫不上,官方4月7日的通報根本就是無恥。

記者:「有沒有代理成功呀最後,這個案件?」

廖曜中:「沒有,一直是見不到面的,一直是封鎖人家,這是嚴重的犯法。他的家屬,這麼多天了還控制人家的自由,與他們取得聯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完全把你隔斷了。」

記者:「還是一直聯繫不上,雖然您有意代理?」

廖曜中:「不僅聯繫不上,一直不允許人家(對外聯絡),名義上是保護人家,事實上是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限制人家的通訊,把人家的通訊給掐斷。」

記者:「您怎麼看政府的這個通報?」

廖曜中:「無恥卑鄙,他們是流氓。它不是有說服力,完全是耍流氓。壓根兒就沒有考慮對你有沒有說服力,隨便騙你,信不信由你。反正你要來接觸、要來驗證,你不可能,我就不讓你。我就這麼做,看你怎麼樣。我們這個上級機關也不干預,我覺得真的可悲了。」

夢魘自殺死

有網友諷刺說,七天時間終於編出了一個新劇本,之前說自殺,沒有人服,因為自殺要有許多證據,現在改成極其荒唐的夢魘死,不需要更多證據,死無對證。這是大天朝怪事連篇的躲貓貓死、喝開水死、做俯臥撐死、戴套打飛機死之後,2017年前所未有的「夢魘自殺死」,大天朝子民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

網友還質疑,趙鑫的爺爺和當地官員的片段對話中,說孩子在學校有人找他要錢,爺爺報警了,這個細節有接警記錄嗎?當局為何不對外說明?

瀘州官方在通報中還提到打擊針對趙鑫死亡案的網絡謠言,特別對5個網絡片段證偽。不過,有網友表示,網絡上有更多的有關趙鑫案的片段,官方沒有證偽,那就說明是真實的了,比如當地官員和家屬討論解決、官員到爺爺奶奶家中強逼簽字同意趙鑫是跳樓死,導致兩位老人氣昏等等片段。

到目前為止,美國之音記者一天內多次撥打趙鑫母親游小紅的手機和另一個號碼,仍無人接聽,趙鑫父親趙廷安的手機則繼續報稱空號。與趙廷安關係密切的一位乾親告訴記者,多天來已經聯繫不上。另外,有距太伏鎮20多公里的網友近日前往太伏鎮探視,沒有找到趙鑫的家人,而且接觸到的一些村民、鎮上的民眾也都不願再談論此事,感到明顯比前幾天增加了許多恐懼感。同時,許多網友的質疑和評論文章,也繼續被大量刪除。

(轉載自美國之音;原標題:中國官方發中學生命案通報再引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