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傳媒披露,中共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何挺目前正接受調查。知情人士還透露,何挺3月31日被中紀委帶走。何挺被查消息傳出至今,未見官方證實,但也未見官方闢謠。

何挺與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同為西南政法大學的校友。何大學畢業後長期在公安部工作,隨著周永康任公安部長、中央政法委書記,仕途飛升,官居公安部刑偵局長,後外派甘肅、青海被重用。

4月4日,前《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發文披露,2012年重慶發生「王立軍叛逃事件」,為掩蓋真相,安撫薄熙來餘黨,江澤民、周永康等人暗中活動,舉薦何挺任重慶公安局長,成為張德江的得力助手。

今年新年前後,習當局要求重慶清除「薄、王」遺毒;薄熙來時期的「打黑」幹將、重慶市高院院長錢鋒、檢察院檢察長余敏相繼被調離和免職,重慶公安局長換人料是下一個動作。敏感時刻,傳出何挺被查消息。何挺已出事的可能性很大。

若消息屬實,何挺將是過去20年來第三個落馬的重慶公安局長。

重慶兩任公安局長獲刑 副局長文強被處死刑

在何挺之前,重慶1997年成為直轄市後的歷任公安局長包括陳邦國(1997年至2001年)、朱明國(2001年6月至2006年11月)、劉光磊(2006年11月至2009年3月)、王立軍(2009年3月至2012年2月)。

其中,王立軍已於2012年9月24日以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罪獲刑15年。朱明國隨後調往廣東,歷任廣東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兼省委政法委書記、政協主席;2014年11月28日落馬,2016年11月11日以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另外,文強1992年9月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1997年8月起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2003年起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黨委副書記;2008年7月被調任重慶市司法局局長。2009年9月26日,文強被逮捕;2010年4月14日,文強被判處死刑。2010年7月7日,文強在重慶歌樂山某刑場被執行死刑,成為中國第一個被執行死刑的正局級公安局長。

天津公安局長一自殺一落馬 副局長李寶金被判死緩

3月29日,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貪腐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超5億元。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混跡二十餘年,歷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政協副主席。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落馬被調查。

自1998年起近20年間,天津歷任公安局長為宋平順(1988年5月至2003年1月)、武長順(2003年2月至2014年7月20日)、趙飛(2014年7月至今)。

宋平順把持天津公安政法系統20多年,其主子是中共中央政法委頭子羅幹。2007年6月3日,時任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自殺身亡」,外界認為或遭政治滅口。宋平順自殺後,武長順曾遭到有關部門調查。但在時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周永康以保障北京奧運會安全為由的庇護下,武長順被免於查處。

另外,李寶金1987年升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1993年開始兼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1998年6月出任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2006年6月12日,李寶金落馬;2007年12月,李寶金因受賄和挪用公款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上述落馬或出事的天津、重慶兩直轄市公安局長,包括宋平順、武長順、朱明國、王立軍、何挺等人均是江澤民當政時期受主管政法系統的江派常委羅干與周永康等人重用的高級馬仔,在胡、習主政時期被清算。他們都曾積極追隨江澤民、羅幹、周永康殘酷迫害法輪功,都被海外「追查國際」列入追查的名單。

其中,宋平順、武長主導的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事件,是江澤民集團1999年設置4.25事件構陷法輪功並發動鎮壓的由頭。王立軍等人甚至直接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除了天津、重慶之外,另兩個直轄市北京與上海的政法系統也面臨清洗,曾分別任北京與上海公安局長的傅正華、吳志明等人不利信號頻傳。

上海政法系統窩案被引爆 吳志明處境岌岌可危

自1991年開始,上海市歷任公安局長分別為朱達人(1991年2月至1997年4月)、劉雲耕(1997年4月至2000年4月)、吳志明(2000年4月至2008年2月)、張學兵(2008年2月至2013年2月)、白少康(2013年3月至今)。

2013年3月,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白少康「空降」上海任公安局長。白少康曾長期在習近平老家陝西省公安廳任職,2010年3月,調任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局長;2012年6月,任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

白少康之前的四任上海市公安局長朱達人、劉雲耕、吳志明、張學兵均被視為江派在上海政法系統的實權人物。

白少康「空降」前夕,有消息稱上海公安局長張學兵涉嫌嚴重政治、經濟問題,外逃未遂,被「雙規」。2013年6月,張學兵被調離政法系統,出任上海機場集團黨委書記。

吳志明是江澤民弟弟江澤寬之子,被江澤民一手提拔。吳志明1998年起歷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黨委書記、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等職,直到2013年1月轉任上海市政協主席。

吳志明操控上海政法武警黑勢力長達十餘年,主導上海政法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涉及多起腐敗大案,其被調查的傳聞不斷。吳志明也被海外「追查國際」列入惡人榜。

3月1日,中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被「秒殺」,成為繼艾寶俊之後的上海「第二虎」。3月22日,《中國新聞週刊》發文披露,陳旭涉嫌「參與非法組織活動」,上海政法系統有逾百人涉陳旭案而被調查。

陳旭長期任職上海法院、政法委、檢察院;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是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3月30日,上海「政法王」吳志明的另一名副手、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原黨委書記、常務副校長鄭萬新以涉嫌「貪污、受賄」等罪被起訴。去年中共六中全會前後,鄭萬新被調查後迅速被逮捕。

吳志明的兩個副手分別在中共六中全會及兩會前後被查處,逾百人涉陳旭案被調查,這意味著吳經營十多年的上海政法系統正被清洗。兩個副手相繼落馬,也預示吳志明的處境岌岌可危。

北京前公安局長傅政華與強衛高危

江澤民1989年上台後,北京歷任公安局長包括張良基、強衛(1996年3月至2001年8月)、馬振川(2001年9月至2010年2月)、傅政華(2010年2月至2015年3月)、王小洪(2015年3月至今)。

強衛曾長期在北京任職,1996年3月至2007年3月間,先後擔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北京市公安局長、北京市委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組長(原北京市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等職。2007年3月至2013年3月,強衛調任青海省委書記,2013年3月後,改任江西省委書記。

2016年6月29日,不到64歲的強衛被提前免掉江西省委書記職務。7月4日,有報道稱,剛從江西省委書記任上下台的強衛已被立案調查。消息人士對外透露,「強衛則很有可能被抓」。據稱,強衛與令計劃的私交很深,在江派政變名單上,強衛是政法委副書記人選。

之前,6月中旬有消息說,中紀委和中組部近期先後約談了70餘名地方省部級高官,其中包括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江西省委書記強衛以及上海市政協主席吳志明等人。

強衛在北任職期間,緊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竭力執行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政策,直接組織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煽動仇恨、妖魔化法輪功,並親自插手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使北京地區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強衛調任青海省委書記和江西省委書記後,對法輪功的迫害未有絲毫收斂,依然極力鎮壓。2015年3月3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佈迫害法輪功主犯強衛罪狀公告。

2013年8月起,北京公安局長傅政華兼任公安部副部長,2016年5月,升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去年以來,傅政華處境不妙的消息頻傳。

傅政華作為中共政治迫害的職業打手,從鎮壓法輪功起家,後又成為各種維權人士最凶殘的對頭。傅政華是周永康的親信,曾出任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專職機構──中央「610」辦公室主任。

去年底12月23日,北京檢方對涉雷洋案的五名警員作出不起訴決定,引發民眾憤怒和抗議。據稱,造成當局對雷洋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雷洋案涉事警察被抓後,北京警方有4,000人提出辭職,背後涉及傅政華因素。

今年1月9日,中共公安部部長郭聲琨主持召開公安部黨委會議傳達學習中紀委七中全會精神,要求公安部深刻認識周永康野心家、陰謀家本質等。蹊蹺的是,作為公安部排名第二的常務副部長傅政華未出席該會議。

今年兩會期間,避居美國的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貴在推特上發佈了一條視頻,並留言稱:「傅快完了⋯⋯你看他後面跟著的人是中紀委、內保的⋯⋯」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傅政華身邊有至少三人緊緊相隨,面對記者的提問,只見傅神情呆滯,匆匆步入兩會大廳。

3月15日,傅政華現身李克強記者會,但也被人認為表情茫然,彷佛受監控。從傳媒上傳的多張圖片中看到,傅政華的右手邊坐著四個身著西裝的黑衣人,左邊則顯示一個黑衣人。而傅政華坐在這些人中間面無表情,似乎心事重重。

江澤民主政及干政逾二十年期間,四大直轄市成為江澤民政商利益集團的核心據點,也一度成為將為江澤民集團的「獨立王國」;其中上海是江澤民老巢,北京則是中共政治中心。四直轄市的公安局長多同時兼任政法委副書記、書記或副市長職位,替江澤民集團掌控政法系統「私家軍」及社會黑幫勢力。中共政法公安系統早已黑幫化,不僅是「黃、賭、毒」的後台,也是各種社會危機的始作俑者。

天津、重慶公安局長接連出事,表明習陣營針對直轄市的政法系統正在展開深度清洗。繼天津、重慶之後,上海、北京的政法系統料將成為重點清洗目標。吳志明、傅政華、強衛、何挺作為兩直轄市的前任、現任公安局長,或步宋平順、武長順、朱明國、王立軍等人的後塵,處境岌岌可危。誰會被最先拋出來,這也將是「十九大」前習江鬥的一個重要風向標。

(大紀元2017年4月7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