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微博帳號為「NKmilitaryStudies」的網民發佈文章:《金家最恨誰?——高級脫北者的證言》。文章摘錄北韓特務、資深統戰部官員張振成著作中關於中朝關係的內容,披露北韓金家政權最痛恨的是中共,朝核對中國的潛在威脅是切實存在的。

文章說,剛收到一本書,書名《Dear Leader》,是北韓的資深統戰部官員張振成(Hang Jin-sung)寫的。張振成本身不參與間諜活動,本職工作是假裝南韓人寫讚美金家的詩歌,曾被金正日親自接見,成了特權階級中的特權階級。北韓統戰部負責包括心理戰,對韓挑釁計劃制定,蒐集外國情報等諸多工作。因此張振成藉工作之便,對包括中朝關係等諸多事務頗有了解。全書都有看點,翻到中朝關係部份,也很有意思。

4月6日,微博帳號為「NKmilitaryStudies」的網民發佈文章:《金家最恨誰?——高級脫北者的證言 》。文章摘錄北韓特務、資深統戰部官員張振成著作中關於中朝關係的內容,披露北韓金家政權最痛恨的是中共,朝核對中國的潛在威脅是切實存在的。(網頁擷圖)
4月6日,微博帳號為「NKmilitaryStudies」的網民發佈文章:《金家最恨誰?——高級脫北者的證言 》。文章摘錄北韓特務、資深統戰部官員張振成著作中關於中朝關係的內容,披露北韓金家政權最痛恨的是中共,朝核對中國的潛在威脅是切實存在的。(網頁擷圖)

書中要點:

1. 金正日最痛恨的就是中共。美國可以很容易地被描繪成帝國主義的化身,北韓則被刻畫成單獨對抗超級大國的英雄形象。而本被形容為社會主義盟友的中共卻給金正日的權威帶來無盡的挑戰(後有具體事例)。

2. 在意識形態上,中國的存在就是對主體思想的挑戰,讓北韓人無比羨慕中國的「改革與開放」。

3. 中國與南韓建交並深化經濟關係,讓金家深感到被背叛。中韓關係升溫,中朝關係卻沒有提高,大批難民通過中朝邊境脫北,這讓金正日感到十分惱火。在1997年,金正日下達了黨內文件,稱「中朝邊境和38度線一樣,都是分割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的邊境」。

4. 與之對應,中朝邊境軍隊等級被提升。諜報工作的重點也越來越多地從美日韓轉向中國。由於母語(朝鮮語)優勢,張振成所在的統戰部的一些同事把工作從對在日朝鮮人方向轉移到東北朝鮮族地區,加強情報網絡建設。

「在日朝鮮人對我們還比較同情,而且有閒錢。但中國朝鮮族都是poor scum(英文版原文),他們只想著從南韓那兒掙錢,怎麼可能理我們呢?就算他們有情報給我們,我們哪兒有錢給他們呢?」張振成的一位同事曾如是抱怨說。

5. 負責海外情報工作的第35辦公室也被要求把工作重心轉向中國。金正日不知道中共的打算。比起美國,他更怕中共。由於西方有比較獨立的媒體行業,美國的對朝政策或多或少能掌握,相反,對中國的真實情報卻很難獲得。北韓諜報人員開始在東北三省設立公司辦事處等,加強收集情報。

6. 其中一個操縱在東北公司的北韓間諜向張振成透露了金正日在2000、2001年兩次訪華的內情:「2000年5月,金正日帶著他的大員直接走進中共駐平壤使館。因為他掌握了我們獲得的中共文件,文件裏有一些中共高層的談話,包括取消中朝友好互助條約中提供軍事保護的內容,甚至有『北韓應為中國抗美援朝做出補償」的發言』。」

金正日威脅說,如果中共走這條路,北韓將賣給台灣軍火(譯者:台灣軍工比北韓好太多了,賣台灣軍火?在這個語境裏是不是指核材料/核技術?),時任中共駐朝使館大使Wan Yongxiang(萬永祥)回應稱,這些文件裏的內容只是各人觀點,不代表中共。

沒人告訴中共使館金正日要來,北韓通訊社在不經通知中共的情況下就播放了這條消息,這對中共來說是外交侮辱。

北京很不滿萬永祥的低調回應,大使直接換人,換上強硬派的Wang姓大使(王國章,2000年就任)。換人的決定,金正日當天就知道了,命令駐北京的北韓使館緊急收拾東西,準備撤人,棄館。「不過這應該是大將軍最後一次和北京玩這樣的遊戲,畢竟北京要整死我們,我們就死定了。」

兩個月後,北京邀請金正日訪華。金正日不得不去,具體內容不知,但結局「真的很壞」:在第一次訪問後,第35辦公室間諜網被一網打盡,逮捕人數超過60人(沒有說是否包括中方被招募的傻狍子)。

中共安全部門一直在監控北韓第35辦公室人員的行動。這也是為了給在東北投資的南韓企業安全的環境,但這次他們來真的了,不但抓人,還暫停了物質援助。而金正日所能做的反擊,不過是槍斃幾個在中國學習的官員,肅清幾個所謂的改革支持者。

到了2002年,金正日試圖減少對中共的依賴,但打擊中國商品只會帶來黑市的進一步興起,只好不了了之。張振成則稱,由於常年累月的領袖個人崇拜宣傳,金正日自己都會相信自己擁有絕對權威,而中國卻讓他如鯁在喉。

金家被逼到絕望會怎樣?

文章說,張振成認為金家最痛恨的就是中共。在書中,北韓在華間諜則兩次表明:「中國要金家完蛋,金家就一定完蛋。」而這大約是2000年初的情況。現在,金家在技術上已經擁核了。那麼他的核彈頭真的只對著美日韓嗎?如果被逼到絕望境地,金家會怎樣做呢?這確實是個問題。

除了張振成外,近來比較高規格的脫北者還有駐英使館的太永浩。鮮為人知的是,太永浩是駐英國使館的黨委書記,負責全館人的意識形態教育與監視,也就是說,他是使館真正的一把手。

太永浩說,金正恩要在2017年趁著美韓政府換屆完成核武器開發。而2017年新年講話,金正恩說洲際導彈發射準備進入最後階段,等於印證了他的話。

在南韓阿里郎TV的採訪中,就擁核動機,太永浩說的其中一點是:中蘇珍寶島事件對金日成有很大的影響,他認識到即使共產主義國家也可能以核武器相向,更加深了金家擁核的渴望。

目前,北韓在名義上還沒有洲際導彈,但對區域內所有重要目標的核打擊能力是初步建立起來了。譯者描述一種極端情況,即北韓洲際核威懾失效,聯軍決意倒金家時,陷入極端絕望的金家可能對華實施核訛詐,或者說,某方可以利用北韓和中國的地理位置,形成對中國的某種損害或遏制。

「還應該意識到,存在著其它可能,比如中朝直接交惡。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朝核對華的潛在威脅是切實存在的,看了上述兩段高層脫北者的證言,更有理由這樣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