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矚目的美中領袖高峰會(首次習特會),周五凌晨(香港時間)將在佛羅里達登場。特朗普已事先定調會談將「非常艱難」,預料經貿問題將是最大焦點。調查顯示,多達1/4的美國企業,準備撤離曾被視為金礦的中國市場;除了人民幣貶值,資金管制,對中國市場前景信心減弱外,難以預計的政治風險,也讓外資在中國發展屢嘗苦果。去年6月,全球最大美妝集團歐萊雅(L'Oréal),因為「蘭蔻何韻詩事件」,市值一周蒸發230億港元,堪稱其中一大典型。

據來自歐洲的相關人士向本報透露,蘭蔻(Lancôme)公司錯判形勢,「向中共叩頭」,去年6月取消與支持民主的香港歌星何韻詩合作的音樂會,釀成公關災難。關鍵在於蘭蔻公司的中國辦公室,以「事件威脅中國市場」為由,成功遊說總公司支持他們要求取消音樂會的決定。而蘭蔻其它海外分社,包括香港分社都反對此項決定。

蘭蔻信錯中國分部意見

知名化妝品牌巴黎歐萊雅自1997年進入中國後,中國市場已成為其全球第二大市場。該人士稱,蘭蔻總公司錯信了中國辦公室,但他們沒想到事件反響之大,不僅全球包括法國,至少過十萬人聯署「抵制蘭蔻」,而且最讓他們驚訝的是,不少大陸民眾也自發抵制蘭蔻的不道德行為。以蘭蔻在上海的零售店為例,當時蘭蔻產品全線打折70%,也無人問津。

消息人士稱,蘭蔻事件嚴重影響品牌形象,令歐萊雅自食苦果。不僅股價一夜間大跌,同時其在中國市場的業績也受到影響。

2017年1月,歐萊雅中國已經透露未來將不再單獨公佈中國區業績的資訊,反映其中國區業績不容樂觀。而此前的2015年,歐萊雅中國銷售額149.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6%。

Lancôme向中共叩頭,去年6月取消與支持民主的何韻詩合作的音樂會,釀成公關災難。(Getty Images)
Lancôme向中共叩頭,去年6月取消與支持民主的何韻詩合作的音樂會,釀成公關災難。(Getty Images)

中國夢破 外資加速撤離 

蘭蔻事件只是外資在中國發展受挫的一個縮影。

很長一段時間,中國這個「世界工廠」,被跨國企業視為存在著世界最龐大的經商機會。龐大的勞動力、廉價的土地資源,以及貌似優惠的稅率等,從世界各地吸引了大量的投資。不過,這場中國市場淘金大夢或已宣告結束。

近幾年,外資撤離中國潮成為熱點話題,撤資名單從房地產、外資大行到國際服裝品牌、製造業、高科技業等應有盡有。

比如,2013年高盛退出工行,美銀退出建行,2015年德意志銀行退出華夏銀行,2016年花旗銀行撤出廣發銀行,外資已近全部撤離中國各大上市銀行;電子領域方面,三星和富士康均已宣佈了工廠遷徙計劃,富士康甚至要搬到美國去;幾乎所有的知名外資服裝品牌和運動品牌均已關停在中國的直屬工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阿迪達斯(adidas)、耐克(Nike)和優衣庫(UNIQLO)。消費領域,從麥當勞、肯德基到可口可樂,亦紛紛宣佈分拆和出售中國業務,撤出中國市場。

南海局勢升溫、北韓導彈威脅,釣魚島事件的發酵,導致中國政治風波不斷。受薩德導彈事件影響的南韓樂天集團,旗下超市也計劃撤離中國市場。

外資對華投資五年減六成

據中共統計局資料,2016年外資在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額僅為1,211.97億元人民幣,對比11年3,269.81億元人民幣這一數字,短短5年時間便下跌了62.94%。

另外,據中共商務部公佈的資料顯示,2017年首兩個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1,386.8億元人民幣,同比降2.3%。

外資對華投資減少的原因,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分析,是因為外資在中國大陸的發展遭遇各種瓶頸。「大公司認為,中國的規範很多。比如有的地方比較敏感,比如資訊行業管得比較嚴格,不准觸碰。以前進入大陸,有稅務和土地優惠,現在這些優惠難拿到,難吸引新的資金。」

與此同時,面對人民幣貶值,中共政府推出的資本管制措施,也成為外資進入中國的障礙。「外資賺不到錢,換成自己的貨幣,可能虧錢之外,而且不准匯回國,當然影響外資在華投資意願。」莊太量評論道。

25%美商擬撤出中國

特朗普上台後,中美貿易政策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此次習特會談,特朗普是否兌現其競選承諾,包括對中國企業徵收45%的高額進口關稅,以及宣佈中國為匯率操控國,都備受外界關注。

中國美國商會今年1月發表的一份年度報告發現,32%受訪的會員企業沒有計劃擴張在中國的投資,這較2009年金融海嘯後的百分比更高;四分之一受訪者已從中國撤出或計劃撤出營運業務,其中,高達38%正回流美國、加拿大或墨西哥。

富士康已表明開始考慮調整生產線佈局,向「美國製造」進軍。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早前指,目前可清楚預測的是:中國2017年的重要經濟工作任務當中那項「積極吸引外資」,肯定要受到特朗普以美國利益優先為原則的減稅、再工業化、吸引外資等多項政策的嚴重影響。

評論 向中共叩頭 得不償失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面對外資在中國發展不斷受挫,目前各大跨國企業都在重新評估中國市場的風險,包括他們一直忽略的政治風險因素,蘭蔻事件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事件說明西方企業為了拓展大陸市場向中共叩頭,卻犧牲了自己的道義和原則,結果往往得不償失,這點最值得跨國企業考慮。

對於蘭蔻今次誤判形勢,有接近蘭蔻公司的消息人士稱,蘭蔻高層曾尋求中國問題專家尋找答案,他們發現他們不懂中國。原來中國人並不是如他們所想的懼怕中共,而且很多人已經透過突破網絡封鎖,了解到事實的真相,甚至有多達2億人三退(編按:退出共產黨、退出共青團、退出少先隊),他們內心都渴望民主自由。所以面對中共強權體制,民意的反響不容小覷。

時事評論員陶傑曾著文評論稱,Lancôme固然恐懼冒犯中國市場,但也不應輕視網絡世界的連結效應,可以令事件迅速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