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月17日開始,北京10天推出了9個新政,被稱為史上最嚴的「限購」政策。其內容包括:提高首套樓認定門檻的「認房認貸又認婚」,二套樓首付比例提高至60%,按揭最高期限降至25年;提高非京籍購樓人納稅標準資格,要求連續60個月納稅;禁止個人買賣商住樓;取消過道、車庫、廊道等「異形房」作為學區樓的入學資格;離婚一年內買按揭款按二套樓政策;未經政府批准,不得到外地辦學,不得與房地產商合作辦學,等等。

以上諸多政策,實際上是政府「限購」失敗的表現。20年來政府不顧民意,單方面制定出各種畸形的、不切實際的樓價調控政策,形成了一個可笑的官與民賭的格局。結果就是政府一波一波的「限購」,樓價就一波一波的漲。其實,這次所謂「史上最嚴」的「限購」政策,看似堵死了以往「限購」政策中所有的漏洞,斷絕了所有炒樓的可能,但實際上,卻和以往「限購」一樣,都沒有針對高樓價的根本問題下手,只不過是把以往的錯誤做的更加徹底而已。

眾所周知,在影響房地產價格的諸多因素中,地價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一點可以從廣州最近一次土地拍賣的結果得到證實。3月29日,就在廣州「限購」升級後第一周,廣州一次性出讓9宗地塊,除1宗流拍,其餘8宗地收入190億元,其中就有7個「地王」產生。以海珠區的廣紙輕工地塊為例,地價折合樓面價55,437元/平方米,這一樓面價格創出了當前廣州市內的樓面價格的新高。可見,當地價高於樓價,僅靠一些畸形的「限購」政策來達到抑制樓價過快上漲的目的,無異於癡人說夢。

然而,整個大陸的百姓就被這愚癡的政策難為著。一次比一次嚴格的「限購」,剝奪了百姓正常的購樓需求,為了衝破「限購」的阻礙,人們不惜以假離婚、假結婚來換取購樓資格。同時又用假離婚、假結婚、真離婚、再真結婚的下策,來規避一些負擔不起的交易稅費。因為很多家庭要祖孫三代一起出錢,甚至還要借錢,才勉強湊夠首付。

如今在北京,假結婚已經形成市場,而且明碼標價,女性根據年齡8至10萬元,男性則為5至8萬元,還有「假婚群」供大家尋找客戶,討價還價。不僅北京,在上海等「限購」的大城市也是一樣。上海的徐匯區,就有一家中介的上海籍小伙子,已經結婚四次,其中包括和一個70歲老太太。

被難為的不只這些造假的人,還包括那些完全照著政府要求去做的人。就在這次「史上最嚴」的「限購」實施的第一天,在北京的很多購樓家庭被卡在了買樓的路上。那些「以小換大」的家庭,把自己小樓賣了,買大樓的合同簽了,定金也交了,就差網簽這一步,結果一個新政,一腳踏空,一夜之間就成了無家可歸的人。因為新政提高了首付金額,他們實在拿不出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錢。面對交易無法進行下去的違約責任,面對孩子落戶口上學等一系列的問題。一個在北京買樓的女主人,對大陸某媒體說,我怎麼沒有家了?說的好好的,這政策怎麼說變就變了呢?

是的,政策說變就變,而且這種變都是突如其來的,快得讓人猝不及防,你照不照政府說的做,你都沒正路可走。

客觀地說,如今大陸的房地產市場就是一個大賭場,政府就是大莊家。在高企的樓價中,也就是百姓的買樓錢中,政府在各個環節拿走七成以上。其實,政府利用「限購」調控樓價讓百姓買得起樓是假,維護賭場的秩序,大小官員藉機在各自崗位上撈錢是真。只要賭場在,只要能撈到錢,管你百姓死活,管你離不離婚,管你有沒有樓住。這就是為甚麼調控樓價不從根本的地價入手的原因,也是樓價越「限購」越高的原因。當然,也就是百姓越來越為難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