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麼憎恨傀儡。」
美國藝術家Trey Parker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林鄭月娥正忙於籌組管治班子,但卻遇上困難重重。首先,香港扭曲的政治制度及環境,根本上不利於政治人才的培養。環顧整個香港,真的具有識見、又擁有政治家胸懷及外交手腕的人,可說是鳳毛麟角。其次,在西環力挺下當選的林鄭,勢必成為一個傀儡,林鄭欠下了西環及保皇黨一大筆人情債,都要在未來五年一一奉還,試問她還能有多大的自主空間?即使她真想推行一些利民的政策,也必須先考慮眾多債主的利益。在這情況下,有抱負、有能力的人才,都絕不能在特區政府的框架下發揮所長,他們也唯有望而卻步。可以預見,林鄭最後拉集成軍的問責官員,很有可能還比不上現任班子。

根據最新的民意調查,反對林鄭的市民比支持的還多。林鄭也不得不調整一下「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態度,希望儘量爭取多些民意,表示首先會從教育政策著手,與各政黨及團體共同商討如何改善千瘡百孔的教育制度。這無疑是林鄭在沒有選擇下的權宜之計,她最重大的任務還是配合中共的對港政策。

長期以來,中共對港人又愛又恨。一方面香港對中國大陸仍有一定的政治及經濟價值,中共政權對港人還是比較客氣一點,也會給予香港一些小恩小惠。另一方面,港人多年來不斷要求民主的聲音,卻令它感受到很大的威脅,真是欲除之而後快。

日前兩名被指控支持佔中的國內人士,分別被法院判刑三年至四年多,再一次反映中共極之害怕中國大陸與香港的民運人士連結起來。要徹底解決這問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將香港完全操控於股掌之上。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也概嘆中資企業已差不多控制了整個地區的經濟命脈,港人要追求民主和較好的生活方式,會越來越難。

香港被大陸化的速度,看來比我們想像中來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