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外傭患了重病,醫療費用不斐,朋友毫不考慮便安排治療,幸好一切順利,可以安然度過。而手術過後,外傭不能工作,必須回國休養,她的僱主便額外給予一筆款項,使她能安心回國養病。離開時,她擁抱朋友兩夫妻哭別,感激他們不離不棄,使她度過難關。朋友家境富裕,幾十萬的醫療費用及額外款項對於他們是微不足道,但付出與否,與富裕無關。而事實上,有錢一族即使有錢,往往不願意用錢於貧窮無依,紅酒可以隨便飲幾萬元一支,善事卻幾百元也不願意支付。別誤會有錢沒錢與行善在比例上有任何的關聯,結果往往出人意料。

另外有位長輩,她約了我取東西卻因誤了鐘點上了回家的車,如果下車再來,會額外多用40元車資,她為了省回車資便改天順道再取。一日,和一位在大陸工作的朋友傾談,他正為一位大陸同事眾酬醫療費用,如果是其他人,便會認定又是騙款大行動,但與朋友相熟,了解他的為人,便獻身三千,再想起經常做善事卻為了慳40元車資的那位長輩,打電話問她是否願意幫忙,她不假思索便說:「我信你,我出5千。」我說:「我信朋友,放心。」

會痛心40元車資,對不相識而有需要受助者,卻毫不考慮捐助5千元,我覺得她的確是個真正的富人,更是一個有貴重品格的貴人。富人,香港一大堆,但貴人,不出名的多,出了名的買少見少。當然這位長輩現在的家境相當富裕,卻因為早年捱過貧窮才深切理解節儉的美德,「節儉自身,慷慨他人」,我充份感受到這是一種甚麼哲學。而如何應用金錢?的確需要學習。

前晚,剛買完影碟上了巴士,檢看影碟時,發覺店舖少收了100元,心內掙扎要不要下車折返,不是想貪100元的便宜,而是巴士過了三個站折返頗麻煩,但想起若那員工需要填數,便落車返回影碟舖。道明來意,員工與老闆十分高興,卻藉故說某只影碟今天收半價,不肯收回1百元。奇怪的世界,有些人損失了也會覺得開心,還樂意與你相熟,也許是黑夜巳經太長了,大家對世情都有點累,就相贈一分人情味。而我們的香港,人情味又豈只有一分?◇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