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2017年第13周;3月26日至4月1日),習陣營密集動作圍剿江澤民老巢上海,以及江派三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的老巢和勢力地盤。江派政法高官被密集審判、查處。「十九大」換屆啟幕,省級官場人事大調整,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卸職,近20省市逾30名省級常委或副省長換人。

習王圍剿上海江澤民家族

3月30日,四川省委秘書長吳靖平異地調入上海任市委常委、組織部長。3月31日,上海通過人事任命,發改委副秘書長許昆林「空降」上海擔任副市長。

3月28日深夜,上海復星集團公告高層重大異動:自即日起,集團CEO梁信軍、執行董事丁國其雙雙辭職;辭任後的梁、丁二人不會再擔任公司任何職位。

2015年底,「私募一哥」徐翔落網後,復星一把手郭廣昌短暫失聯,被指協助中紀委調查。復星集團的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兼廉政督察部總經理季剛隨後落馬。

復星集團直接和間接控股的公司已經超過100家,與上海政商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政局敏感時刻,復星集團兩高管辭職,是否已預知大風暴將臨?

3月29日,上海電力公司前總經理馮軍因受賄等罪,涉案金額逾億, 一審被判無期徒刑。此前大陸媒體披露,馮軍被捕後,供出上海兩大「老虎」戴海波與艾寶俊。而戴海波、艾寶俊與上海書記韓正、上海前市長楊雄及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

同日,大陸媒體披露,上海「營改增」以來金額最高虛開發票案被破獲,涉案超10億元人民幣。

3月30日,上海「政法王」吳志明的前副手、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原黨委書記、常務副校長鄭萬新以涉嫌「貪污、受賄」等罪被起訴。

中共兩會前後,習近平當局密集動作圍剿上海幫政法系統與金融圈,觸及江澤民家族多名關鍵成員。習陣營對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發起總攻的徵兆浮現。

江派三常委老巢被密集清洗

3月28日,內蒙古自治區交通運輸廳副廳長嚴洪波與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副市長賀福寶被調查。內蒙古是江派常委劉雲山的老巢,烏蘭察布市與巴彥淖爾市已有多名官員落馬。

去年下半年以來,內蒙古官場人事大變動,習近平的「大內總管」栗戰書的舊部劉奇凡出任內蒙紀委書記。今年兩會前夕,王岐山派巡視組殺「回馬槍」,劉雲山老巢正被習陣營兩路人馬加速清洗。

3月27日,湖南前長沙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張湘濤被審查。3月28日,湖南永州市副市長張常明被審查。大陸媒體披露3月3日才履新湖南基建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的彭旭峰已「失聯」。3月10日,前湖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張文雄已被調查。

湖南是江澤民集團的一大窩點,江派「湖南幫」要員包括三任湖南省委書記張春賢、周強、徐守盛,以及曾任湖南政法委書記的周本順等人。周本順已在河北省委書記任上落馬;徐守盛與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去年分別被提前免掉湖南書記、新疆書記職位,隨後傳出仕途不利、或被調查的消息。

習陣營最新一輪針對湖南官場的清洗,震懾江派「湖南幫」意味明顯。其中,剛落馬的張文雄是張春賢主政湖南時的大秘、辦公廳主任,與前湖南書記徐守盛在湖南省委常委班子共事近5年。

湖南文宣高官落馬,是習王清洗文宣系統的最新動作。這也與近期習王清洗劉雲山老巢內蒙古官場,派巡視組殺「回馬槍」相呼應。這表明,十九大前夕,劉雲山是習陣營最主要的清洗與震懾目標之一。

3月30日,中央第十四巡視組組長陶冶國首次以吉林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身份露面。3月31日,吉林省原副省長谷春立獲刑12年。谷春立2013年1月任吉林省副省長,此前曾長期在遼寧省任職。

中央第二巡視組2月27日剛剛進駐吉林省,展開巡視「回頭看」工作。3月20日,吉林省委紀委書記崔少鵬首次以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中央編辦)副主任的身份現身,顯示其已被調離。崔少鵬曾長期在中共中組部及中辦任職,曾慶紅、令計劃曾是其直接上司。崔少鵬被調離、貶任虛職,是否於此有關,值得關注。

吉林省是江派常委張德江的老巢,也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巡視組殺「回馬槍」之際,吉林省紀委書記換人,為官場清洗埋下伏筆。

3月28日,天津官場大換血,市委常委「四進三出」。新任常委張玉卓、盛茂林、程麗華,都是從外地調任天津。張玉卓的原職為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盛茂林為山西省委組織部長,程麗華為青海省副省長。而「三出」中,戎裝常委,已調任東部戰區廖可鐸,另兩人則調任其它省份任職,其中,因天津港爆炸事故受處分的天津前市委常委宗國英出任雲南省副省長。

3月29日,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貪腐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超5億元。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混跡20餘年,歷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是周永康在政法系統的高級馬仔。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落馬被調查。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期間至少有51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武長順因此上了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名單。

天津是江派常委張高麗的老巢。張高麗的搭檔、天津代書記黃興國,及其舊部、天津副市長尹海林去年落馬。繼市委書記及市長換人後,天津市委常委「四進三出」,張高麗的老巢近乎被連鍋端。

政法系統高官被密集 審判、查處

上周,除了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原黨委書記鄭萬新被起訴,天津市前公安局長武長順受審外,還有多名政法系統高官被審判、查處。

3月27日,遼寧省前政法委書記蘇宏章受賄、行賄案開庭審理,被控受賄超1,996萬元人民幣。蘇宏章因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為追查對像。

3月27日,廣東省公安廳前黨委副書記、武警少將蔡廣遼,以受賄近500萬元一審被判刑8年 。蔡廣遼因具有軍、政雙層背景,備受外界關注。廣東省是江派的一大窩點。蔡廣遼就是在江派大員李長春、張德江任廣東省委書記時被提拔。

3月29日,大陸財新網報道,中共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前副主席趙黎平案已進入最終的死刑覆核程序。趙黎平在內蒙古公安系統浸淫33年,是內蒙公安系統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3月30日,四川省公安廳原副廳級偵察員何宗志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2月23日,已退休兩年的何宗志被調查。

4月1日 ,湖南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總隊長唐國棟被查。

19大換屆啟動 官場重洗牌

自3月28日開始,近20省市逾30名省級常委或副省長換人。4月1日,河北省長張慶偉接替江派地方大員王憲魁任黑龍江省書記,這顯示習當局已全面展開「十九大」前的省級官場人事調整。

此輪省級人事調整,大多數省份是在習陣營親信接管黨政一把手的情況下,官場重洗牌。履新的省級官員中,一半以上屬於異地調任或空降,地方山頭被削。

如去年10月底,王岐山的金融系統舊部、吉林省長蔣超良升任湖北書記。在此輪調整中,新疆常委爾肯江.吐拉洪、河南省副省長王豔玲、河北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王立山異地調任湖北省委常委。另外還有,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務副書記鄧小剛轉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江蘇省副省長張雷調任遼寧省委常委等。

如此同時,江派窩點的一些本土官員或「坐地虎」被調虎離山。如前常委吳邦國的大秘、山東常務副省長孫偉由老家、經濟大省山東調往西北邊陲省份甘肅。

除中紀委高官陶冶國「空降」任吉林省紀委書記外,近期還有,廣東省副省長藍佛安調任海南省紀委書記,最高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賀榮「空降」任陝西省紀委書記,甘肅省副省長夏紅民異地調任貴州省紀委書記。另外,習近平的舊部李書磊剛剛升任中紀委副書記兩個月後,又兼任中共中央追逃辦主任,曾多次跟隨王岐山到地方調研的浙江系高官施克輝已出任中紀委辦公廳主任。

在省委書記層面,多名年屆65歲退休紅線的江派地方大佬面臨卸職,包括山東省委書記姜異康(1953年1月)、海南省委書記羅保銘(1952年10月)、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1952年12月)。

近期,山東、甘肅、海南官場人事密集調整,或是姜異康、王三運、羅保銘等人將卸職的前兆。其中,山東書記接替人選都已被放風。

省級人事大調整及多省紀委書記換人的同時,地方官場清洗也同步展開,近期,新疆、山東、安徽、海南、湖北、江西、湖南、廣東、河南等江派窩點有數十名廳級官員被密集查處。

離「十九大」尚有半年時間,習當局重整省級官場,人事變動與官員查處同步進行。江派各大窩點已然潰不成軍,習陣營的系列動作已為深度清洗包括江澤民老巢上海在內的江派窩點埋下伏筆。省級官場尤其四直轄市的人事變動,是「十九大」高層人事的風向標,江澤民集團大勢已去的跡象已很明顯。

山東「辱母殺人」案 判決引眾怒

山東女老闆蘇銀霞因欠高利貸者,遭黑社會上門催債。兒子于歡在母親蘇銀霞長時間受到打手辱罵,甚至當他的面母親被猥褻,以及報警警察不理之下,捅傷4名打手,其中一人不治死亡。山東法院以被告人于歡及其母親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等理由,判處于歡無期徒刑,3月26日被媒體爆光後,輿論譁然。逾百萬網民直斥法官荒唐,警方失職對命案有助推作用。

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連日來引起社會公眾和大陸法律界高度關注,在全民群情激憤之下,中共最高檢稱介入審查,山東高級法院緊急受理上訴。而這宗全民關注的案件,揭開的是中國金融領域已經失控的高利貸行業黑幕,背後折射出當下中國的金融債務危機,

同期,曾經躋身中國500強企業的山東天信集團,繼鄒平齊星系之後,也陷入了債務的泥潭。在天信集團及其關聯公司中,已有7家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山東省是中共江派周永康勢力控制的大本營,江派前常委吳官正與現常委張高麗曾相繼主政山東,當年的山東魯能事件還牽涉江派大佬曾慶紅家族。

山東官場重洗牌之際,山東政法系統與金融系統黑幕曝光,為山東政商圈大清洗埋下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