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共和德國納粹,這兩個熱衷於馬克思種族滅絕論的極權主義政權,業已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成為歷史。但他們留下的殺人經驗、酷刑手段,以及罪惡的意識形態,其遺毒被中共繼承,依然遺穢人間。還原歷史的本來面貌,截窒殘存的馬列思想,也正是本文的意義所在。

一般認為二戰期間,具有侵略性的軸心國是以日本、意大利和德國為主。據解密的檔案和史學界披露的史實,德國希特拉能夠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其中蘇聯的秘密協議和資助,包括提供海軍軍事基地、驅逐猶太人、培訓蓋世太保等方面,蘇共都有密集的參與和協助。

蘇共與德國納粹密切合作

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凡爾賽條約禁止戰敗國之一的德國發展軍事能力。希特拉要想發動世界大戰,不僅沒有足夠的資源,也沒有戰略迴旋的餘地。不過蘇聯為其扭轉了這一局面。1922年8月,蘇聯和德國簽署的第一個合作協議,蘇共政治局授權德國軍隊在蘇聯領土上建造軍事設施、試驗武器裝備和訓練軍隊。

1938年3月15日,德國納粹侵佔奧地利,其後又佔領了捷克斯洛伐克。希特拉的軍事行動引起世界震驚,就在世界諸國結成聯盟要制止希特拉的侵略行為時,史太林卻拒絕加入反希特拉聯盟。

1939年4月23日,希特拉和史太林簽署了一份協議。蘇聯將向德國提供一個安全的東部邊界,以及戰略資源和巨大的物資供給。同年8月24日,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Ribentrop)向希特拉匯報他訪問莫斯科的結果,希特拉聽後欣喜若狂,因為這一秘密協議為他提供發動大規模戰爭的一切準備。

1939年9月1日,希特拉偷襲波蘭西部,波蘭誓死抵抗納粹入侵。德國空軍在波蘭上空投炸彈,與此同時,蘇聯明斯克的無線電發射塔正在不斷地發出信號引導德軍準確擊中目標。不久後,也就是9月17日,波蘭東部也開始受到蘇軍的進攻。

1944年攝於波蘭LUBLIN的歷史圖 片,一堆人骨和頭骨被堆在Majdanek 納粹集中營。(Getty Images)
1944年攝於波蘭LUBLIN的歷史圖 片,一堆人骨和頭骨被堆在Majdanek 納粹集中營。(Getty Images)

根據歷史留下的記錄影像,二戰初期,1939年的蘇聯紅軍和德國黨衛軍並肩打擊波蘭。波蘭百姓難以分清蘇軍和德軍,乾脆把紅軍的標誌和納粹的標誌懸掛在一起。蘇聯和德國就以中部為界線瓜分了波蘭。

在二戰開始的一周前,這兩個獨裁的極權主義政權首腦史太林和希特拉在克里姆林宮達成分割歐洲的秘密協議。

弗拉基米爾.卡爾波夫(Vladi-mirs Karpovs,前任克格勃主席)說:「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初步的建議並沒有提到分割歐洲的這些內容。奇怪的是這個秘密協議的倡議者正是史太林本人。」卡爾波夫等人起初認為這是侵略行為,不敢簽字。直到最後一天才知道這是史太林的建議,才立即簽字。

根據這份協議羅列的系列歐洲國家名單,第一個就是芬蘭。於是,1939年11月蘇軍轟炸機開始轟炸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同時展開大規模地面進攻。因為蘇聯的侵略行為,國際社會把蘇聯趕出國際聯盟。

在當時的歐洲,史太林的唯一盟友就是希特拉。希特拉展開閃電戰,先後佔領丹麥、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同時,史太林將摩爾曼斯克海軍基地借給希特拉,因此德軍就在這兒展開對挪威的攻擊。事後,德國海軍瑞德將軍致函蘇聯海軍司令庫茲涅佐夫,深切感謝提供的軍事服務。

1939年12月,由於蘇軍和德軍的合作使戰事進行得很順利。因此蘇聯高階將領和納粹軍官討論戰事進展的前景時,兩軍舉杯彼此慶祝。

作為希特拉的盟友,史太林為納粹黨衛軍提供了大量的軍事物資,包括成千上萬噸的石油、鐵礦石、建築材料,甚至將整列車的小麥送往德國軍隊。蘇聯的百姓被餓死時,蘇共卻將食物提供給納粹軍隊。

蘇共支持納粹言論 向其傳授殺人經驗

在納粹誕生之前,蘇共的恐怖機器就已經運轉了20多年,早已累積大量的鎮壓和殺人經驗。根據解密的檔案文件顯示,二者合作的範圍不僅廣泛,而且有深度,蘇共的秘密警察協助德國訓練蓋世太保,協助德國修建集中營,同時也向納粹提供猶太人名單,名單上這些人後來絕大多數死在納粹的集中營。

美軍在德國達豪集中營發現的納粹 尚未處理完的成堆屍體,圖為達豪集 中營。(Getty Images)
美軍在德國達豪集中營發現的納粹 尚未處理完的成堆屍體,圖為達豪集 中營。(Getty Images)

1940年6月,希特拉戰敗法國。與此同時,史太林佔領了拉脫維亞、立陶宛和愛沙尼亞。在歐洲唯一仍然能抵抗希特拉的國家就是英國。二戰還未結束,蘇聯總理莫洛托夫出訪柏林時,就開始討論二戰後新的世界秩序。他帶上蘇聯感興趣的地區名單。雙方表示,要多宣傳納粹黨衛軍的優越性,他們都希望西方國家不要對抗法西斯主義。

同時,蘇共當局認為反對納粹主義的任何活動都是犯罪。當時蘇共總理莫洛托夫支持納粹思想的言論發表在蘇聯喉舌的各大報紙上。但是在德軍轉向入侵蘇聯後,蘇共當局莫洛托夫的這部份講話內容就從蘇聯圖書館中消失了。一起消失的還有蘇共當局發表的其他親德、親納粹法西斯言論。莫洛托夫就是親手處理了700萬烏克蘭人的蘇共總理。

史太林的秘密警察組織和納粹黨衛軍保持著十分密切的聯繫與合作。在已公佈的歷史錄影中,蘇聯軍官向納粹黨衛軍問候時使用的是納粹軍禮。蘇共雖不承認向納粹軍旗敬禮,但是歷史錄影卻清晰地記載著蘇軍向納粹黨旗行軍禮的事實。蘇共和希特拉納粹軍事合作期間,蘇聯第一次慶祝遊行即是與納粹黨衛軍一起慶祝的。

俄國軍事史研究所發言人維克多.巴圖林說,每次重大的戰役結束後,蘇聯戰場的秘密警察都會收走蘇軍屍體上的軍籍牌,毀壞他們的面貌,使其無法辨認。也許除了蘇聯,世界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會以這種手段來對待自己的陣亡戰士。按照當時蘇聯當局的指令,100多萬蘇聯公民加入到納粹一邊。他們行納粹軍禮,並發誓說到:「我發誓無條件執行最高統帥——阿道夫.希特拉的命令。」

蘇共協助納粹迫害猶太人

1938年11月3日,前蘇聯克格勃頭子貝利亞在德國曾經親筆簽署一份秘密協議,根據協議,蘇德雙方彼此加強軍事合作,黨衛軍上校穆勒協調內務部人民委員會(克格勃前身)與德國秘密警察的活動。二戰期間蘇共標榜自己是反法西斯鬥士,因此很多人都相信。許多猶太人跑到蘇聯尋求庇護。蘇軍在納粹佔領波蘭的克拉科夫時,就與黨衛軍軍官會面,其中「猶太人問題」是當時會議議程的首要內容,蘇聯軍官與黨衛軍合作參與驅逐猶太人的行動。

在貝利亞簽署的這份文件中講到,內務部人民委員會(克格勃的前身)向蘇共當局提出一項計劃,減少猶太人在國家行政機構任職,同時禁止猶太人的異族通婚,禁止猶太人從事文化和教育領域的工作。蘇共根據史太林和希特拉的秘密協議,將猶太人驅逐出境,或交給蓋世太保。

蘇共曾與德國黨衛軍合作的事實,即使當今俄當局也無法再否認。因為這份文件由莫斯科檔案館的一位員工竊走後在俄電視台播放過。但是很快,電視台的這捲放映帶就神秘消失了。前蘇聯軍事反間諜上校弗拉基米爾.卡爾波夫曾公開表示,這份協議確實存在。因為這番言論,卡爾波夫遭到指控,秘密警察命他再做一個公開聲明,讓他承認他所說的都是謊言。

蘇共養虎為患 自食惡果

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當年蘇共紅軍幾乎全體高級指揮員都很崇拜德國軍隊。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戰勝國與戰敗國簽署的凡爾賽條約,限制德國製造武器、發展軍事能力的權力。不過1922年8月,蘇聯和德國簽署的第一個合作協議,改變了德國的局面。蘇共政治局授權德國軍隊在蘇聯領土上建造軍事設施、試驗武器裝備和訓練軍隊。

譬如,德國許多王牌飛行員在蘇聯的利佩茨克的飛行學校學習。蘇共在薩馬拉州為德國人修建一所化學戰學校,在喀山為德國修建一所坦克兵學校。作為報答,德國和蘇共分享自己的軍事成果。

不過頗具諷刺意味的是,1941年夏天,德軍轉向進攻蘇聯時,蘇軍將領都毫不懷疑,德軍攻擊紅軍的武器,正是蘇聯人為他們製造的。1941年秋,德國將軍海因茨.古德林指揮一個坦克軍團進攻莫斯科。此人正是畢業於蘇聯為德國修建的坦克兵學院。除此之外,德國黨衛軍最高統帥凱特爾元帥,陸軍司令布勞希奇元帥,以及奪取蘇聯的塞瓦斯托波爾和攻打列寧格勒的曼施泰因元帥都在蘇聯學習過。與之相反的是,大清洗期間史太林則是把在德國學習過的高級指揮官幾乎全都消滅了。

蘇共和德國納粹,這兩個熱衷於馬克思種族滅絕論的極權主義政權,業已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成為歷史。但它們留下的殺人經驗、酷刑手段,以及罪惡的意識形態,其遺毒被中共繼承,依然遺禍人間。還原歷史的本來面貌,截窒殘存的馬列思想,也正是本文的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