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四月一日報道稱,河北將設立雄安新區,並將其與深圳特區和浦東新區相提並論。此消息一出,當地樓市立即爆發炒賣潮,樓價一夜從原先的人民幣四千至八千/平方米升到三萬多元/平方米。雄安新區一夜成為「炒樓勝地」。

在有關消息公佈後不足48小時,政府緊急叫停私人樓房交易、一名縣書記也涉嫌利用新區發展的內幕消息獲利而被調查。

根據資料,雄安新區規劃範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份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據報,初期發展區域面積約佔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為2,000平方公里。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新區距離北京興建中的新機場最近約60公里,最快一小時內就可以抵達。最近的高鐵站則是新高碑店站,距離雄縣約40公里。而到2020年時就有一條貫穿北京與河北省的鐵路建成,到時候雄安新區就會有更為密集的車站。

中共發改委城市中心綜合交通規劃院院長張國華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雄安新區的選址是配合京津冀一體化發展最適合的地方。

官方表示建立這個新區最重要的作用是把現在位於北京,但又無助首都運作的機構搬到該處。中共官媒中央電視台的報道中,曾指雄安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一個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有分析指,雄安新區缺乏水路運輸,也沒有足夠的淡水供應,支援大規模的工業。而主要的金融與行政機構也將留在北京,故可能搬遷的機構包括教育、科研、非金融等的行業。分析亦指,雄安新區可能集中承擔北京的文化、教育、醫療等功能,而不像中國其它新區一樣依賴工商業發展。

投機者聞風而動 黑市交易猖獗

北京宣佈設立雄安新區,其中的規劃涉及範圍包括雄縣。無異於一枚「炸彈」,新區三縣的房地產坐地起價。網絡也開始流行一句話:「現在的雄縣你愛理不理,以後的雄縣你高攀不起!」

當局為了防止炒樓潮「炒出炸彈」,凍結了雄安新區所涉的雄縣、容城、安新的房產過戶,還查封售樓處,同時在新樓盤派人駐守和巡邏,停止一切售樓行為。

4月2日早上,雄縣所有的樓盤售樓處包括鑫城、冀中名門、溫泉小鎮等都被查封,同時查封的還有所有的中介機構門店。負責查封的部門是聯合行動,有國土局、住建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和鄉鎮政府。

不過,雄安新區當地一手樓、二手樓交易已經全部轉入了地下,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黑市」。

據當地一名地產從業員透露,設立新區的新聞播出之前,當地樓價普遍為每平方米6千至7千元人民幣(下同)。有關新聞播出後,隨即有3宗以每平方米2.3萬元成交的交易記錄。目前雄縣當地一手普通商品房均價達到每平方米2萬元,二手房價格每平米最高達到3.5萬元。

雄安新區周邊的房價已經「瘋漲」,距離其近20公里的白溝鎮樓市被帶動得空前火爆,一夜間房價暴漲,由均價7千元漲至4月3日的1.6萬元。

而目前白溝鎮的人均月收入約為2千至3千元左右,從「房價收入比」來看,明顯呈現泡沫狀態。而「房價收入比」,是指住房價格與民眾家庭年收入之比。按照國際慣例,目前比較通行的計算方法認為,房價收入比在3至6倍之間為合理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