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經媒體曝光,在網絡上迅速傳播發酵,引起中國社會廣泛關注。民眾紛紛指責一審法官對護母殺人者于歡的無期徒刑判決,並質疑當地公檢法機關袒護放高利貸者和黑社會。在沸騰的輿論聲中,中共最高檢察院已宣佈派員介入調查。

一審法官的判決結果,明確地向外界傳遞出的信息,用網友的話就是:「他發現沒有法制的時候,他拿起了刀。當他拿起了刀,法制又回來了。一言蔽之,你們只能保護黨媽而不能保護親媽。」

但是,使人們更加無法容忍的是警察的不作為。正是警察的不作為,使得于歡最後尋求公權力保護的希望變為絕望,最終引爆怒火和刺殺。

辱母殺人案不僅是個案

山東聊城的辱母殺人案是個案,但是又不是個案。隨著辱母殺人案所涉及的更多黑幕的被曝光,輿論逐漸將焦點轉向高利貸與黑社會背後的保護傘。

此案中的警察之所以不作為,正像外界評論中所稱,是因為高利貸已是地方權貴與黑惡勢力的黏合劑。這在全國各地已經是一種常態,只不過大多數沒有機會被媒體曝光。

其實,對於此案件的判決結果,並沒有甚麼太多意外。正如有網友認為,因為共產黨本身就是個黑社會,其下屬法院當然按黑社會邏輯判案。辱母刺人者反抗黑社會與人們出於義憤反對共產黨本質上沒區別,結局當然是反抗者入獄甚至被處死,要不黑社會怎麼還能繼續橫行霸道呢?只不過共產黨這個黑社會足夠大,偶爾拋出一個嘍囉平息民憤,便有人歡呼法律良知獲勝。黑社會性質卻依然如故。

涉及高層政治內幕

但是,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件從媒體曝光、到高院涉入調查的劇情反轉,並非完全是輿論壓力之下的因素促成,應該還有高層政治的內幕。

首先,互聯網的高度發展和普及,使得中共封鎖信息已經無法隨心所欲。但是,如今的大陸網絡和媒體,還基本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在大部份情況下,中共官方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輿論的走向。山東聊城的這個案件,能夠被官方媒體高調報道和在網絡發酵,顯然得到了官方的許可甚至是鼓勵。

第二、山東省是中共江派周永康勢力控制的大本營,江派前常委吳官正與現常委張高麗曾相繼主政山東,當年的山東魯能事件,還牽涉江派大佬曾慶紅家族。

山東過去在周永康勢力的控制下,以迫害民眾出名,其中有受到國際關注的對盲人律師陳光誠的嚴酷迫害,還有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比如《華爾街日報》2000年4月20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為題,頭版長篇報道了山東濰坊修煉者陳子秀被山東當局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國際關注,記者伊安‧約翰遜因此報道而獲得該年度普立茲新聞獎。

另外,在高層政治博弈方面,據媒體披露,2006年至2009年江澤民集團至少對胡錦濤實施了三次暗殺,其中一次就是2006年在山東青島。

第三、此案件高調曝光或許與山東高層將要發生大變動的傳聞有關。 據海外媒體披露,現任中共山東省委書記姜異康或將退居二線,由中共國家審計署審計長劉家義接任;現任中共山東省委副書記龔正,或接替中共原省長郭樹清的位置。

現年64歲的姜異康曾在中辦任職期間,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為時任中辦主任,是其頂頭上司。

在姜異康任山東省委書記期間的2011年7月6日晚間,香港亞視報道江澤民死亡,山東省委馬上在官網首頁顯著位置以黑底白字公開刊登「敬愛的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並配上了江澤民的照片。

在得到江澤民死亡的傳言後,姜異康立即連夜召開省委常委擴大會議。決定斥巨資8,800億元人民幣在泰山為江修建一座超豪華陵墓,佔地88萬平方米,並包括一座建築面積為8,800平方米的紀念館,一口當今最高質量的水晶棺和一尊高18米的純金塑像,泰山上還將修建一座深度達800米的地下室以保證在戰爭時可以迅速將江的屍體安全轉移。結果,江澤民「死去活來」,姜異康要為江修墓招來全國網民的嘲笑和唾罵。

近年來,山東官場被持續清洗,中共山東省濟南市長楊魯豫及濟南市委書記王敏等已先後落馬。

反腐不會永遠在路上

綜上所述,習近平上任近5年來,對原本江派周永康控制之下的政法系統進行了全面清理,包括周永康在內的政法委系統的江派要員不斷落馬和獲刑。但是,由於江澤民集團在全國地方和政法系統的勢力根深蒂固,周永康掌權時期形成的暴力血腥維穩系統還在繼續慣性運轉,這是造成如今中國社會暴力不斷、法律不公、冤案遍地的主要原因。

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或許成為現最高當局,即將展開對山東省政法系統「進一步肅清周永康餘毒」的契機和訊號。

但是,在維持中共統治的現行體制下,一方面要不斷用暴力和謊言維持政權的穩定,一方面又要聲稱維護民眾的利益,這兩者之間勢同水火,是絕對無法調合的矛盾,所謂魚和熊掌不可得兼。

因此,無論力度如何加大,中共內部的這種反腐運動,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社會的根本問題,無法化解中國社會所面臨的危機。

雖然官媒不斷地聲稱「反腐,永遠在路上」,其實,所有的人心裏都知道:反腐,不可能永遠在路上。改朝換代的時刻,就在不遠處的前方,等待著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