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中美雙方正式宣佈,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6日、7日將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馬阿拉哥(Mar-a-Lago)俱樂部進行2天高峰會談。習特會(川習會)消息傳出,距正式會面不足一個月。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3月18日訪問北京,正式敲定細節;中美雙方於30日,即會面一周前才正式公佈。比起習近平與奧巴馬2013年在加州花園會面,提前三周公佈,以及2015年以國賓身份訪問白宮提早7個月宣佈,明顯來得倉促。

4月3日,中美最高外交官互通電話,表示習特會對於全球和平將具有「重大意義」。中共外交部發佈聲明說,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一致認為,此次會晤是「重中之重」。蒂勒森表示,峰會對於美中關係未來「極其重要」。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尚不足三個月,其國安團隊許多重要職務懸缺,無法提供總統足夠情報與政策分析;特朗普行政當局也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對華政策。相反,中共外交部高官、多名與北京高層關聯密切的大陸富商近期頻頻與特朗普團隊接觸。習近平當局主動尋求與特朗普會談的跡象明顯。

中美雙方將習特會定性為「重中之重」、「極其重要」。那習近平急切與特朗普會談到底所為何事?

習特會五大熱門議題

目前,各方消息及媒體報道關注的習特會核心議題主要包括北韓核武、經貿、薩德反導系統、南海、台灣五大議題。美國白宮方面表示,兩位領導人將就「雙方共同關心的國際、地區以及雙邊議題」展開討論。白宮還說,美中之間需要解決貿易、南海和北韓等重大問題。

中美雙方敲定習特會細節前後,特朗普於4月2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說,習特會上肯定會談北韓問題。他認為,中方對北韓有很大影響力,中方可以決定在北韓問題上是否幫忙,「中國如果決定出手協助,對中國也是好事;反之,中國若不幫忙,對誰都不利。」

特朗普還說,但若中方在北韓問題上不幫忙,美國完全可以自己處理。

特朗普這一表態引發外界廣泛猜測,認為特朗普可能尋求政策的重大轉變,這可能促成他與北京進行一筆大交易,或者對北韓發動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

北韓加快核武計劃導致了地區緊張局勢的急劇升級。北韓已經進行了5次的核試驗;最近加強彈道導彈測試。北韓還聲稱正處在為洲際彈道飛彈試驗做準備的「最後階段」。

美韓則在南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以因應北韓核武威脅。中共當局認為此舉破壞區域戰略平衡,煽動民眾抵制韓貨、韓流。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曾公開表示,美方支持盟友南韓的防衛,因而部署薩德。美國對北韓採取的戰略耐心政策已結束,若北韓武器項目威脅南韓或美軍,「軍事對抗選項」也在考慮當中。

至於中美貿易問題,特朗普曾多次批評中國蓄意將人民幣貶值,對美國進口貨品徵稅,造成龐大貿易赤字,讓美國流失數以百萬計的工作。3月31日,特朗普簽發行政命令,要求調查各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的情況。

特朗普日前在推特上發文,鑑於「大量的貿易赤字」和「減少的工作崗位」,與大陸領導人的會面「將會非常艱難」。

對此,中共官媒普遍保持沉默。北京當局表達願意通過協商化解分歧。中共央行也在3月30日發表報告,被視為為匯率變動釋放信號。

這篇由中國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等人撰寫的報告稱,即使實現匯率清潔浮動以及貨幣政策完全的國際協調,也需要對資本流動進行宏觀審慎管理⋯⋯但如果匯率靈活性比較低,那就更加抑制不了資本的流動,因此需要提高匯率靈活性。

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中共央行在提前釋放信號,為習近平訪美後的人民幣匯率變動做準備。畢竟美聯儲在今年應該還有兩次左右的加息。

關於南海與台灣議題,特朗普團隊與美國媒體近期未給出明確說法。

外界研判,對於初次習特會,在台灣議題上,北京將目標設定在以2月10日習特熱線表達支持「一個中國」政策的基調,希望特朗普重申美國一貫立場。

4月1日,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披露消息稱,在正式宣佈習特會前,美中雙方達成的交易內容主要包括四點共識:

一是中方要採取更有力制裁措施管控住北韓,一起朝向半島無核化的方向合作、努力。

二是美國要堅持基於中美三個公報基礎的「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一中一台、兩個中國,不支持台灣獨立,不在一個中國問題上刺激中國,包括不在近期推動對台大規模軍售等。

三是中美要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貿易關係。

四是在南海問題上,雙方都要保持克制,做好風險管控,不做激化矛盾的事情。但在中國極為關注的薩德問題上,雙方並未達成共識。

五大熱門外交議題均涉及中國內政

五大熱門議題中,美方就北韓核武及中美貿易問題均已擺出強硬姿態;相反,中方卻保持低調、未見對抗性言論,或者表達願意通過協商化解分歧。這或佐證中美雙方可能已在私下達成一定的默契、共識。

薩德反飛彈系統作為美韓的一項重要軍事部署,尤其是在朝鮮半島危機加劇,美韓已放話不排除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的敏感時期,不可能拆除。中方也沒有有效手段可以阻止,加上南韓政局生變,薩德問題近期很難有大的轉折。

而南海、台海問題攸關亞太地區軍事安全,國安及外交等關鍵崗位人員尚未完全到位的特朗普當局與正面臨十九大換屆的習近平當局雙方都不太可能有突破性動作引發地區衝突。

目前的信息顯示,在明面上,習近平主動、急切與特朗普會談,卻沒有得到明顯的外交上的優勢;相反在北韓問題及貿易問題上反而顯得正在配合美方的要求。那麼,習近平與特朗普會談,到底要達到自己的甚麼目的?

如果考慮到這五大熱門外交議題與中國內政尤其十九大前夕習江鬥態勢發展之間的關聯性,答案或許就明朗了。

長期以來,北韓金氏政權一直受中共江派操控,江派大員周永康、曾慶紅、張德江、劉雲山與北韓金家的密切關係不斷被披露。一些報道與分析均指向江澤民集團要員涉及北韓核武發展。北韓歷次核武試驗時間點,都與中國政局胡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博弈進展密切相關。

近期,中共兩會前後,一貫受北京保護的金正恩長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暗殺,北韓頻頻發射導彈,凸顯局勢詭異。習近平上台以來,與北韓金正恩政權保持距離,在制裁北韓上,與美、韓有合作舉動。

十九大換屆敏感期,北韓金正恩政權及其核武一旦被江派操控作出反撲行動,將給習陣營造成很大被動乃至危機。從這點上看,美國特朗普政府針對北韓採取強硬行動,有利於幫助習當局震懾江派集團。

中美貿易關係問題上,在美國方面,特朗普作為政治素人出任美國總統後,美國此前的政黨政治及經濟利益關係網絡被打破,面臨重建,這也體現在外交及外貿層面。

在中國方面,江澤民利益集團操控、綁架中國經濟長達二十餘年,並滲透海外包括美國的政商圈;習陣營大量清洗江派高級馬仔及江派窩點後,目前的清洗目標已轉至經濟金融系統。

習近平上台五年來,經濟層面,江派操控巨量黑金與經濟金融系統,一直興風作浪。十九大前夕,習陣營清洗江澤民利益集團、拿下「錢袋子」,不僅是防範江派「經濟政變」的當務之急,也是解決社會各類經濟危機亂象,為平穩換屆、正常執政建立基礎的需要。

在此背景之下,習當局與特朗普重構中美貿易關係,一方面可藉助美國等國際力量,施壓中共內部江派勢力,加速清洗江派利益集團,重建國內經濟秩序;另一方面,可通過與特朗普當局合作,追查江派在美國等海外的政治經濟利益勢力。重建中美貿易關係是習近平與特朗普雙方共同利益所在。

而南海、台海及朝鮮半島的軍事與外交格局,對習近平當局而言,存在兩難境地。一方面,既往歷史顯示,胡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博弈關鍵時刻,這些軍事外交敏感區域紛爭不斷,背後江派操縱海內外勢力進行攪局的內幕已不斷被揭露。十九大前夕,習當局需要確保這些領域不出狀況。近期,習陣營大幅清洗、撤換國台辦、港澳辦、中聯辦等機構的江派高官,撤換海軍司令、密集更換南部戰區高層將領等,已隱現習正在加速清洗這些領域的江派勢力,加強對局勢的掌控。

另一方面,南海、台海及朝鮮半島的軍事與外交格局涉及中國主權問題,習當局一旦示弱,將受制於中共體制;江澤民集團會挾持中共政權與民意,對習進行脅迫,達到其反撲的目的。

因此,南海、台海及朝鮮半島問題上,習當局需要同掌握決定權的美國特朗普當局交底,達成默契;唯有獲得特朗普當局的支持,習陣營才能在部署針對江澤民集團的終極清洗行動中沒有後顧之憂。

2017年新年至今,習陣營針對江澤民集團的政治與經濟清洗大動作不斷。離十九大召開還有半年時間,習近平緊急尋求與特朗普會談,這或預示習陣營後續針對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高層及其家族貪腐的清洗大動作已在醞釀之中。

過去5年來,習近平多次與美國政府高潮會談前後,中國政局均有敏感大事件發生。這也為習特會後的中國政局走向留下懸念。

(未完待續)

(大紀元2017年4月4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