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白克雷(Dannion Brinkley, DOA)是美國著名的暢銷書作家,他經歷了3次瀕死過程。他根據自己的瀕死經歷寫成《死亡‧奇蹟‧預言》(《Saved by the Light》)及《天堂教我的七堂課》(《At Peace in the Light》),雖然兩本都只是薄薄的小書,但極為暢銷,反響很大。

最早一次瀕死體驗是在1975年遭遇雷擊狀態下的經歷。

得知未來

在我被送回地球之前,那位偉大的生命把我送到一座水晶城市。這個城市的大教堂是一座全部由水晶裝飾而成的精美建築物,放射出令人敬畏的耀眼光芒。在這座為讚美主而建成的教堂前我感到自己的渺小與微不足道。

在水晶城裏,我遇見了13位閃光的靈。其中一位是「智慧」,一位是「力量」,還有是「寬容」、「忠誠」等等,他們就好像給我呈現出一座知識的殿堂。他們的胸前都有一個黑色的盒子,給我展示未來將發生的一些大事件。這麼多年過去了,至今我還為看到的那些預言而感到震撼。

盒子打開是個螢光幕,像電視機一樣,所不同的是,在展示未來時,我感到我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正在親身經歷著將要發生的一件件石破天驚的歷史變遷。例如:美國的精神頹廢(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國的精神頹廢)、美國會有一位「西部牛仔」的總統(列根總統來自美西加州)、切爾諾貝爾核事故(1986年)、蘇聯解體(1989年)、美國經濟恐慌、波斯灣戰爭,還展現出21世紀的情形等等。

我還看到了許多天災,原本肥沃的土地因乾旱變成沙漠,原來長著小麥和穀物的地方乾旱龜裂,化為焦土。但有的地方卻暴雨如注,大地的表層土壤被沖走,河水變成又厚又黑的泥漿。哀鴻遍野,人們拿著杯子和碗,甚至是赤手沿街乞討,有的人已經連乞討的力氣也沒有了,他們蜷縮在地上,只求速死。

但是這些光靈們用心靈感應的方式告訴我:未來並非不可改變!

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光靈們所散發出來的善念。我置身於知識之中,以從未有過的方式接受教導。我向他們提問,並且得到答案。我就像沐浴在知識大海中一般。我的心靈被無形地融入了有形的生命之中。同時,我也了解到為甚麼人們能夠以那麼多的方式進行思考和行動。

我還體悟到了人的生命真正的秘密:當走到生命盡頭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所擁有的善良與愛,和你在整個生命過程中所付出的一樣多。我高興地對光靈們說: 「我的生活將會因為知道了這個秘密而過得更有意義。」

而且我還體會到,必須原諒得罪過我的人,擺脫我加諸於別人身上的怨恨,這樣做的話,寬恕跟謙虛感會充滿我的心。

在看過100多個景象後,光靈告訴我該回到地球了,這時我才想起原來我已經死了。但是我不想離開這個充滿了善與平和的奇妙世界。我記得離開的時候我是多麼地難過。

重回身體

沒有穿越的過程,瞬間我就直接站在了醫院的走廊裏,我也不知道我的主意識是如何回到了自己的肉身裏面。我睜開眼睛看到身體被一條白色床單覆蓋著。我想站起來,但是卻全身動不了。我希望讓人知道我沒死,於是我用力吸氣然後吹那條蓋在臉上的床單,終於有人發現我奇蹟般的復活。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28分鐘,所有的人都把我當成了死人,沒有人想到我竟然能夠復活。

不過復活過來的那一刻我並不高興,我沒能留在那個充滿愛和善的天堂裏,我承受著身體的痛苦和折磨,我幾乎花了2年時間才從新學會走路和自己進食。

從不被理解到獲得新生

當我終於能夠記起親人們的名字和面孔後,我向他們闡述我死後的見聞。可悲的是卻沒有人願意傾聽,他們不相信。他們認為我不正常,希望這場不幸的意外事件快點過去。因此我和所有親友之間的關係變得相當緊張和僵硬,這摧毀了我的愛情,我的女友桑迪因此而離開了我。我覺得我快瘋掉了。那時我心裏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回到我真正的家──天堂。現在的社會人們是不信神的,即使講給他們聽他們也認為我瘋了。

幸運的是我並不孤獨。到1976年,我遇到了雷蒙德‧穆迪博士(Dr. Raymond Moody)。穆迪博士研究瀕死現象有好幾年了,他在當地報紙上看到我講的神奇經歷,就跟我聯繫上了。

我相信能夠與穆迪博士相遇是神給我的安排( 可能知道我回來後會遇到的不理解)。如果沒有他帶給我數量眾多的其他人的瀕死體驗研究和數據,我這一生會在充滿痛苦、困惑和憤怒中度過。

我慢慢冷靜下來,學會了從新生活,我定下了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別人、為別人服務的全新生活方向。然後我又想到人的死是一個吸引人的話題,於是我在博士的幫助下一起在世界各地演講,從此,我感到我真的獲得新生。

1994年,作家保羅‧佩里(Paul Perry)幫助我把我的瀕死經歷整理成書《Saved by the Light》,這本書成為《紐約時報》的暢銷書,而我也開始經常出現在美國東、西海岸的許多電台和電視節目中。一年後,佩里和我一起寫成了第二本書《At Peace in the Light》。

第二次瀕死體驗

白克雷在第一次瀕死康復後,就履行了他自己要盡力幫助他人的志向,他成為一名臨終關懷志願者,在醫院和養老院陪伴和照顧許多孤獨的臨終老人,迄今已經服務了30多年。他曾經超過3萬小時照顧375名孤獨的退伍軍人臨終者,直到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

在第一次瀕死體驗14年後,白克雷因心臟衰竭而有了第二次瀕死體驗,並且經歷了第二次全景生命回顧。這一次,由於他在這些年一直行善,不再是年輕時欺負他人的小混混,他有了完全不同的生前回顧。

這次是充滿關愛、感謝等美好的感覺。例如他感受到了安寧病房中一位受到他好心照料的老婆婆發自內心的感謝之情,以及他曾經花錢請一群流浪婦女到中國餐館吃飯之後,她們的感激之情。

瀕死經歷使得白克雷在精神和道德觀念上受益匪淺,他說:「人類的善行不是藉著大膽行動來完成的,而應該是單純的人與人之間仁慈和善的行為。真正珍貴的往往只是生活上的小事,因為這些行為是自然產生的,能夠表現出真正的自我。有時候,真正算數的,並不在於你做了多少,而是你做的理由。」

白克雷在他的書中記錄了很多光靈跟他說的話,我們從光靈的一些話中可以得到一個啟示:創世主已經來到人世間,就生活在你、我當中。

例如光靈說:「人類是真正的英雄,所有來到地球上的人都是英雄,因為你們所做的事是其他生命不敢去做的。你們在地球上和創世主一同創造世界。」

「如果人們遇事能夠先看一看自己,人類的許多事件的過程其實就可以改變。你們有勇氣在創世主開創的人間展開冒險的旅程,藉此提升自己的生命。在我們眼裏,每一個來到地球上的生命都是偉大的冒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