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額資本流出迫使中共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不斷推出外匯管制政策。外企資金匯出從五千萬美元降至五百萬美元,還要經過審批;個人購匯申請手續越來越繁瑣;金融機構外匯只許淨流入不允許淨流出等。

因中共實施嚴格的資金管控,造成大陸企業海外併購困難,中資公司轉向海外融資。最新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中資公司到海外發行債券的數額幾乎是去年同期的5倍。

海外發行債券上升72%

據《華爾街日報》4月3日報道,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公司共計發行約526億美元的美元債券,比前一季度上升72%,幾乎是去年同期的5倍。

3月中旬,中國聯想集團有限公司發行了5億美元票息率為3.875%的5年期債券、8.5億美元票息率為5.375%的永續債券。3月31日,聯想集團又增發了1.5億美元的永續債券,使總額達到10億美元。

同樣在3月中旬,中國房地產商恆大集團一周之內在香港發行了總計25億美元的三批美元債券,稱所籌資金將用於債務再融資。

在一季度發行美元債券的中國公司中,金融公司佔了一半以上。中國工商銀行子公司ICBCIL Finance Co.發行了20億美元的債券,這是本季度最大的美元債發行交易之一。

債券風險溢價小

報道說,一些銀行家表示,購買中國企業美元債券的主力是在海外囤有資金的中國投資者。人們擔心一些高風險中國公司可以藉機以過低的成本發行境外債券,相比更安全的藍籌公司發行的債券,這些債券的風險溢價遠遠不夠。

管理著13億美元資產的Stratton Street Capital駐倫敦的首席投資長Andy Seaman說,與投資級債券相比,中國高收益率債券的風險溢價非常小,不足以抵補風險。

以恆大這次3月份所發行的債券為例,有5億美元票息率7%的3年期美元債券、10億美元票息率8.25%的5年期美元債、10億美元票息率9.5%的7年期美元債。MUFG Securities Asia Ltd.駐香港的市場策略國際負責人Rick Mattila說,中國恆大債券的收益率看似很高,但考慮到其垃圾級評級,融資成本還是太低。

資本管控致中資出境難

至於中國公司加大海外融資的原因,業界普遍認為是因為中共加強了資本管制,使大陸的公司難於將資金匯至海外。

國際投行高盛中國債務資本市場的主管陳妍妮表示,資本控制讓中國公司更難將資金轉到境外用於企業用途,促使許多公司轉而在境外融資。

渣打銀行駐香港的大中華區債務資本市場負責人嚴守敬說,如果一家中國公司考慮海外收購併尋求融資,即使這家公司在境內擁有數十億元人民幣,也難以將這些資金轉至境外用於支付收購款項。

至於融資的用途,有的公司在籌措資金用於今年和2018年到期債務的再融資以及償還其它債務。聯想集團最新的發債所得將用於承兌票據的再融資。

中國已經連續3年經歷資本外流,僅僅在2016年,大陸資本流出達到了7,250億美元,創下了紀錄。

去年末就有大陸業界人士表示,中共實際已經開始實行了資本管制,只是中共自己不願意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