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官方公告,「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雄安新區」──範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份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當此消息一出,作為腹地內的兩大直轄市,天津搶先北京表態。

天津書記李鴻忠在1日當天召開的會議上強調:在服務雄安新區上,要天津付出甚麼,「堅決服從」。新聞報道顯示,李鴻忠整場說最多的就這一句話:「堅決支持」。

李鴻忠這次是不得不表態。據官方通稿,雄安新區定位是與深圳、浦東平級。這信息若從另一面看,無疑是否定了天津當年定位和深圳、浦東看齊的濱海新區。李鴻忠此番支持的表態,不無「濱海新區不是我打造」的隱含。

雄安新區的高定位,既間接否定了天津的濱海新區,也讓人連想是對當年主力開發的張高麗的否定。

濱海新區已經是張高麗在天津的一大敗筆,即便是曾經吹捧的官媒後來也是頻頻吐槽,如以「鬼城」形容到處是空房的核心區──響螺灣商務區。尤其是2015年8月12日之後,濱海新區留給海內外、國際上無法抹滅的印象就是「大爆炸」。

巧合的是,在雄安新區設立消息公佈前一天,3月31日,張高麗天津舊部、歷任要職的濱海新區書記、曾因爆炸案被處分的宗國英,被調離天津、轉任雲南省委。

「8.12」爆炸事故不僅讓李克強親臨天津善後,涉事公司背後也牽扯出了張高麗的親家「玻璃大王」李賢義,在張高麗2007年出任天津市委書記,李賢義也把旗下信義集團延伸到天津,在張高麗進入政治局後,仍由其舊部繼續關照。比如爆炸發生前兩個月,《濱海時報》6月15日報道,宗國英會見李賢義,並陪同參觀考察濱海新區。

在天津,以張高麗為代表的江派勢力,自從武長順、黃興國等人落馬後,此地反腐與利益集團清洗也直逼張高麗。

至於迄今尚未對雄安新區表態的北京,有比天津還多的利益關係,盤根錯節。

像是這次政策出台,在此之前不見媒體報道,可以說是「保密到家」。其實3月28日,河北保定市雄縣原縣委書記吳亞飛被查,據稱就是因為「洩密」。另據房仲業者透露,早就有開發商搶進,去年就有企業集資拿地。如這次成為關注點的「華夏幸福」(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在該區域擁有巨量土地儲備。

雄安新區設立的消息發佈後,隨即有報道稱,此前與保定市政府和雄縣政府簽約合作的華夏幸福表示,「合約已經失效,並願無條件服從決策層後續安排」。不過,華夏幸福方面也很快回應:「媒體報道失實」。

這當中的角力可見,一方欲令知難而退,另一方實在做不到面對一塊大蛋糕「只看不吃」。曾有文章披露,華夏幸福後面是幾家知名房企。即使這幾家知名房可能也是白手套,或許很快會有媒體起底報道。

目前雄安新區普遍被視為習的「試驗區」,有說是新的經濟模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破解大城市病,等等。若結合反腐角度來看,此政策涉及官場人事與利益分配,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視為習與長期「悶聲大發財」的江澤民集團又一次潛在資源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