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人類的歷史上從未出過像中共總書記江澤民這號人物。他無法無天,帶領黨員幹部公然搶劫了歸13億中國人民所有的國家財富、迫害了一億人的信仰。他構造了一個以貪腐為紐帶的龐大犯罪團伙。今天的中共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管理國家的政府組織,而是以江澤民集團為核心的貪腐帝國和黑社會組織。

縱觀朝代更替的歷史,沒有一家坐朝廷的敢似江澤民集團這般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搶了天下人的財富,卻鬼使神差般地讓13億中國人眼睜睜看著屬於自己的財富被哄搶、被坐地分贓,竟悻悻然地乖乖就範。

江澤民集團在整個搶的過程中,一邊利用文化五毛、影視歌星製造和諧盛世假象,一邊播放著世界上最流行的音樂,一邊免費教下崗失業者跳舞,一邊搶劫;而億萬被趕出企業、砸了飯碗、攆回家的下崗工人、失地農民竟然一邊跟著「舞托」們,在掛著「夕陽紅」「老來樂」條幅的公園裏學跳騎馬、殭屍、廣場舞,一邊哼著文化五毛粉飾太平、歌功頌德的玩物喪志曲;一邊還期冀那些搶了他們財富一夜暴富的黨員幹部,有一天會變成濟世菩薩領他們去享受共同富裕的好日子。

憑甚麼江澤民能把被《憲法》固定下來的公有制經濟搶歸黨員幹部私有?憑甚麼江澤民能將企業的主人翁趕出企業賣了,這些人居然還都高高興地替他數錢(買斷工齡)?

答案正是本文討論的問題。

(一)為甚麼說企業改制是江澤民而不是鄧小平弄出來的。

今天的中國人,提起企業改制沒有一個不罵鄧小平的。仿佛江澤民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經濟的事是鄧小平幹的,其實不是。中國大陸搞的企業改制根本不是鄧小平「允許一部份人先富、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東西,是江澤民打著鄧小平的幌子搞的「悶聲發大財」。

1. 為認清江澤民的真面目,我們先來看看鄧小平搞了個甚麼樣的企業改制。

(1)企業改制的提出

三十年前,為使公有制的生產關係融入私有,讓高度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從而通過「允許一部份人先富、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辦法,讓中國人過上小康的好日子,鄧小平提出了以企業改制為龍頭的「改革開放」。

(2)改制的基本思路

a. 允許先富的對象。在「允許一部份人先富、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設想中,鄧小平允許先富的對象,就是改制企業的廠長經理。

b. 改制企業的資產作價。由於廠長經理負有「帶後富」的責任,因此,改制企業資產評估無一讓廠長經理吃虧,無論國有、集體企業,100%都是把企業的金山銀山作價變成豆腐渣給了廠長經理私有就算改制,(倘若江澤民能控制改革,讓這些受益的廠長經理兌現承諾,鄧小平這做法也無可厚非,問題是江澤民把鄧小平改制的性質變了)。

c. 改制企業受益的廠長經理「帶後富」的責任。其實,鄧小平改制的動機並不是讓廠長經理不管老百姓死活地將國有集體企業搶歸自己,而是讓他們替企業員工經營。

香港郎咸平教授說,大陸的企業改制,疑似效仿了美國的職業經理人制度。美國職業經理人的信託責任是對企業股權所有人權利權益負全責的資本主義精神之一。它的特徵是:企業歸股權所有人共有;職業經理人受信於股權人、委託經營企業;企業受益按股權所有人佔股比例分配。

由於鄧小平不求甚解,僅僅效仿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一些表面現象上的東西,結果,到死也沒有對受益的廠長經理提出兌現美國職業經理人信託責任的合約要求。

江澤民打著鄧小平的幌子另搞一套,正是鑽了這個空子。

(3)改制的政策規範

搞企業改制的當時,為阻止中共131萬高官及其家族親屬配偶子女參與其中,鄧小平通過政治局啟動特別程序,以中共中央名義向全國人民寫下保證書,(見1989年7月《中共中央向全體中國人民鄭重承諾》七條),其中,第1條是「懲治官商勾結腐敗」;第2條則「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

搞獨裁的中共,以中央的名義承諾「懲治官商勾結腐敗」「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就等於是立法。

用131萬高官的圍欄,將被允許先富的人圈在中間,讓他們買斷企業先富,如果高官真能如鄧要求的那樣自己和家族都不參與經商、不哄搶企業,不貪不腐,那麼,今天鄧小平主導的企業改制會是甚麼樣子?可惜,鄧的這個昏憒到對先富那部份人怎樣帶後富的責任、義務全然沒有要求的企改方案,在其死後被江澤民掉包了。

2. 中國人民接受的企業改制,是鄧小平的,不是江澤民的。

這是一個必須澄清在先的問題,它涉及到13億中國人民對中共三十年改革的選擇。鄧小平搞的企業改制,是許諾老百姓允許一部份廠長經理先富,然後由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而江澤民搞的則是搶了天下人的財富歸黨員幹部自己家私有。

我們知道,中共建政以來,所有的黨魁作惡,都是靠手中權力、個人喜好制定法律、出台國策。鄧小平也不例外。鄧小平搞改革開放,初始動機並不是要解決13億中國人民的小康生活問題,而是毛澤東的文革實在搞不下去了,中共要翻船了。眾所周知,搞獨裁專制暴政是中共歷任黨魁的共性特點,也是黨魁個性。中共歷任黨魁都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各任各性:「一家一把號,各吹各調」,其上台黨魁與下台黨魁之間施政綱要、治國策略不連續、不規範、不系統,甚至根本對立。由於上台黨魁都要為自己樹碑立傳,因此,否定之前的,就成了上台黨魁對下台黨魁施政綱要的對接,正如毛澤東搞政治、抓階級鬥爭,整了鄧小平,鄧上台就否定了毛澤東這一套,搞了改革開放,(而鄧死後,江澤民上台則打著鄧的幌子,搶了鄧小平讓中國人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國家經濟)。

企業改制之初,鄧小平所以讓當時的中國人有好感,是因為否定了十年文化浩劫,適時宣佈國家工作重點由政治鬥爭轉入經濟建設,將被毛當作牛鬼蛇神關進牛棚的地、富、反、壞、右、叛徒、特務、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和臭老九平反昭雪,將替毛迫害九大類的三種人繩之以法,確實讓中國人民眼前一亮,有了「小平你好」的心情。

正因如此,鄧小平提出的企業改制才被中國人民半推半就接受。鄧上台就說自己是人民的兒子。不忍心看著人民「吃大鍋飯」受窮,想用一部份人「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辦法讓人民有好日子過,讓憨實的人民大受感動。可以說,結束了毛澤東以階級劃線的群眾性政治運動,鄧讓中國大陸吹來西風:街頭有了擺地攤、賣油條的,柏油路邊有了穿花布衣服的,錄音機裏有了靡靡之音,種種時髦,讓人民相信:這個小個子有本事,能讓黨承認錯誤,也一定能帶領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人民甚至相信,敢對毛澤東「三七開」的人,一定可以言出必行:說讓一部份人先富帶後富,就一定能做到!於是,憧憬未來,他們大義凜然,將自己的飯碗、《憲法》規定人人有份的公有制企業和自己的身家性命、應該享受的五險一金,無償地交給了鄧小平、交給了中共、交給了拿去進行企業私有的江澤民集團。

中國人民到今天仍被蒙在鼓裏。他們根本想不到:制定這套國策的鄧小平和帶領黨員幹部搶了國有集體企業的江澤民幹的不是一樣事。由於江澤民打著鄧小平企業改制的旗號,因此,中國人是瞪眼看著黨員幹部於光天化日之下公開搶:將員工趕出企業,員工們被買斷工齡,被迫下崗回家,變成窮光蛋,竟然還天真地誤認為是江澤民在兌現鄧小平的承諾、走在幫助他們致富的路上。

(二)江澤民是怎樣將鄧小平的企業改制變成強盜邏輯的。

1. 扭曲鄧小平南巡講話精神。

1992年鄧小平南巡,提出:「不改革開放,不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只有死路一條。」鄧小平南巡講話,打開了深化改革的大門,把中共判斷是非的標準,由「貓論」改成了「三個有利於」,並提出深化改革要擺布好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的兩個關係:即「市場經濟不等於資本主義,計劃經濟不等於社會主義,不討論姓資姓社,要通過深化改革解放生產力」。

鄧的這個講話,被江利用來當作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的尚方劍。先是「文化五毛」造勢,將鄧的講話精神扭曲為,改變了「六四」後的基本路線,是黨通過企業改制深化市場經濟(可以哄搶瓜分公有制企業)的理論基礎。爾後,江澤民開始帶頭搶國企,趁國企改制於1994年為江家族搶了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請閱讀本系列江澤民罪行之二),江的這一搶正是利用了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事實上,鄧小平南巡講話的基點,是要通過深化改革,儘快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而不是讓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搶老百姓的好日子。

世人皆知,大陸的企業改制源於鄧小平允許一部份人先富,但世人不知,今天大陸企業改制的性質恰恰不是鄧小平要的。江澤民之所以要打著鄧小平企業改制的幌子,恰恰是看好了鄧小平企業改制的出師有名。

我們說,如果江澤民像個國家領導人的樣,去兌現鄧小平提出的國策──自己不帶頭為家族搶國企,讓131萬高官們商外監商,乾乾淨淨地控制改革進程,過程中,通過法律手段對被鄧小平允許先富的那部份人怎樣「帶後富」作出權責約束,那麼,企業改制走到底就是先富帶後富。然而,江澤民卻另搞一套,利用扭曲南巡講話精神的辦法造勢,打著「允許一部份人先富」的幌子搞了自己的一套「悶聲發大財」。

2. 將鄧企業改制的限制性規定全部放開,將1989年7月《中共中央向全體中國人民鄭重承諾》七條)踩在腳下。

踢了鄧小平的埸子。江澤民將鄧只允許一部份人先富的限制性規定擴大到全黨。貼到中共大小黨魁、政治局常委、131萬高官及其家族親屬配偶子女身上,讓中共所有的官員不是商外監商,而是官官都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謀私;官官都可以廉價接收國有資產;官官都能帶領親屬、配偶、子女打著改制的幌子為家族搶得國有集體企業。從此開始了以官商勾結腐敗、高幹子女及配偶可以經商辦企業為主導的企業改制。

結果,鄧小平允許一部份廠長經理先富起來的改制受益主體,在江澤民手裏變成了中共官員自己。

3. 卸載了被鄧小平賦予的「先富」的那部份受益的廠長經理「帶後富」的責任和義務。使他們原本因為要兌現「帶後富」的責任和義務而以雪糕、奶酪、豆腐渣的價格從公有制企業拿走的金山銀山,都變成了自己的私有財產。

由於卸載了帶後富的責任和義務,鄧小平改制受益的那部份廠長經理廉價獲取的企業巨額財富,就等於是被江澤民搶來送給他們的,其在所謂的「鄧小平改制」中的受益過程,也變成了犯罪過程。實際上,這些人,後來有不少淪為江澤民集團的奴才。

評:江澤民此舉一石二鳥。既卸載了被鄧小平允許先富的那部份廠長經理承擔的帶後富的責任,讓這部份廠長經理的改制獲利性質和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同一,使這部份廠長經理成了江澤民集團搶劫犯罪的掩護,同時,又收買了這些廠長經理。

今天的中國大陸,江澤民集團眼裏的人民,就是這些被他們卸載了先富帶後富責任的廠長經理(包括文化五毛和被他們聘用的國家公務員)。而被搶的一無所有的13億中國人民,由於生存需要向他們要飯吃、要衣穿,只能夠當順民、做奴隸,在他們眼裏根本就不是人。

4. 打著企業改制的幌子作惡,江澤民讓中國大陸1%的人掌握了全天下90%以上的財富。

當受益主體由鄧小平限定的廠長經理變成江澤民集團之後,中共的企業改制就演變成了一埸由大小黨魁、131萬高官及其家族成員哄搶瓜分13億中國人民財富的刑事犯罪。這場犯罪,讓中國大陸1%的人掌握了全天下90%以上的財富,讓中共淪為對立於13億中國人民的刑事犯罪集團。

今天的中共己經蛻變成了一個由江澤民打造的黑幫,搞獨裁、專制、暴政、搶劫、貪腐、淫亂的流氓權貴利益集團(簡稱:江澤民集團)。

可以說,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江澤民集團所有官員都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了萬千大罪。筆者認為:儘管這些中共的官員們罪惡纍纍,但只要他們肯脫離江澤民的魔掌,去邪歸正,就都有機會與人民善解,唯江澤民不能!因為這萬千大罪的罪責均繫於江澤民一身。這個犯罪集團的主謀、主犯就是江澤民。

綜上可見,江澤民集團搶劫國有集體企業的犯罪,得手於鄧小平的企業改制。其實,鄧小平搞的企業改制與江澤民集團的強盜邏輯根本不同。

(三)打著改制幌子搶了公有制企業的江澤民集團,憑甚麼還能坐在執政黨的位置上繼續作惡。

這些年來,打著改革開放的幌子,江澤民帶領大小黨魁、131萬官員(及其家族)和掌握企業經營管理權的廠長經理們一起動手,將1949年以來中國人民創造的全部國家財富搶掠一空:將國有大企業搶歸黨有;將國有中小企業、城鎮、農村集體企業,搶歸黨員幹部私有;而國家財富的真正主人──大陸13億中國人民則被剝離於國家政權、國家資源和國有的集體所有制的企業之外,下崗失業。

今天的中國人民實際上就等於是被一群綁匪控制著;整個大陸仿佛是座監獄,在江澤民集團製造的這個擁有13億囚徒的監獄裏,下崗工人、失地農民連服刑混飯的都算不上。

那麼,犯下如此罪惡的江澤民集團憑甚麼還能坐在執政黨的位置上,讓人民繼續聽他們忽悠?

究其原因甚多,特羅列幾點如下:

1. 拋售「三個代表」,用黨魁的歪理邪說當《憲法》用,愚弄老百姓跟他們走。

否定了《憲法》、瓜分了公有制企業之後,江澤民靠甚麼維繫獨裁呢?──拋售「三個代表」。即:中共「代表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三個代表」是江澤民在南方視察時的信口雌黃。本身沒有內涵,就是搶了公有制企業歸黨員幹部私有之後,直接用「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向被搶的中國人民放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黨建的,965萬平方公里、56個民族和1949年以來創造的全部國家財富都是黨的,包括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科學技術、生產工具、生產資料,甚至,連人民都是黨從舊社會中「解放」出來的,黨理所當然能「三個代表」,因為一切都是黨的!是黨的,黨就能代表、黨就能享受(這也是文化五毛的理論「財富創造者不一定收割財富」的出處)。

將《憲法》保護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搶下來,裝進三個代表之「代表先進生產力發展要求」和「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裏,是江澤民對中國人民犯罪的公開宣言。此外,之所以還要「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是因為1999年7月20日,靠文化五毛的栽贓嫁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陰謀得逞。

事實上,當《憲法》賦予人民的國家主人翁的權利被竊取,當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從全民公有變為黨員幹部私有,中共推出「三個代表」,就是用黨魁講的鬼話取代《憲法》、取代《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2. 打擊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用迫害法輪功學員嚇唬下崗工人和全國百姓,為暴政獨裁嗚槍鋪路。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超出法律界線的。可以說,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前後,正值江澤民集團搶劫國有集體企業、瓜分國家資源的瘋狂時期,由於打著改制幌子公開搶劫的不公平性,造成當時每天全國各地都有成千上萬的下崗失業者上訪,暴力抗爭事件不斷發生,對此,江澤民如坐針氈。為維繫其搶劫犯罪所得、唬住下崗工人,江澤民想到了拿法輪功學員當墊背的。可以說,用血腥鎮壓法輪功敲山鎮虎,為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嗚槍鋪路,是江澤民集團瓜分國家資源的犯罪行為能得手並維持至今的關鍵。

放眼當今中國大陸,有多少下崗失業的工人農民,想維權卻不敢,因為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眼睜睜地看著中共對主流社會的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極盡迫害之能,其「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血腥政策,讓下崗失業、被砸了飯碗的億萬中國人望而卻步。

3. 用立法手段替江澤民集團抹除經濟犯罪。

其中,最雷人之舉是出台了《物權法》取代《憲法》。將從《憲法》裏搶走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移到「公民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物權法》裏。

這種用子法取代母法的偷梁換柱,將江澤民集團搶劫國有集體企業的刑事罪犯的身份洗白,讓他們成了《物權法》保護下的合法公民。

早在《物權法》出台之前,江澤民集團就是單一地將從《憲法》裏搶來的國有資產放在「三個代表」裏。

時至今日,中國大陸13億人中的絕大多數之所以不討論江澤民變國有為私有的犯罪行為,是黨文化的掩蓋。我們知道,在黨文化體系中,法律最具欺騙性。中共為甚麼告訴老百姓要守法?因為立法是它的權力,守法就是聽話;中共立法從沒想到要規範自己,都是保護自己、對人民作惡;在黨文化裏,中共有個對老百姓極具欺騙性的作惡邏輯,叫作「法無禁忌即可為」。正因不立法就可以作惡,江澤民集團才敢打著改制的幌子哄搶瓜分國有企業,把犯罪行為當作市場經濟的新常態,忽悠人民認同、接受。

刑法不規範,只能說明竊取國家政權的中共不作為,不等於不構成犯罪。因為衡量人類行為的標準不是中共說了算的,人類有共同遵循的普世價值規範和道德標準。

筆者相信,當中共退出歷史舞台時,江澤民向國家、民族、人民實施搶劫的刑事犯罪,定將接受審判。中國人民會有自己的立法。

4. 抬毛澤東否定鄧小平,掩蓋江集團罪惡。

其實,包括文化五毛,之所以在習近平面前大肆鼓譟毛澤東、貶低鄧小平,都是替江澤民實施詭計。江澤民否定鄧小平,是要將其帶領黨員幹部搶劫國有企業的犯罪動機,扣到鄧小平頭上;肯定毛澤東,並非真要回到毛澤東捕殺貪官劉青山、張子善那個時代。筆者認為:假如毛澤東活過來,會讓砸了他的盤、把國家財富化為私有的江澤民和被它餵養的腦滿腸肥、個個身價過億的文化五毛,包括司馬南、方舟子、何祚庥之流站在牛棚外面尿尿嗎?!說穿了,今天滿世界叫喚的文化五毛,不論左派、右派,都是江派!都是江澤民的喉舌,他們拿毛澤東否定鄧小平是為江澤民擋罪,搞李代桃僵,其目的,是讓鄧小平替江澤民擔罪,同時,拿毛澤東拴住習近平、拴住13億中國人民不要脫離體制。

5. 用謊言把江澤民集團搶劫犯罪行徑美化成改革開放的新常態,忽悠人民安守本份。

中共黨文化的謊言中最具時尚色彩的就是所謂「相信科學、按科學規律辦事」。中共本身最不講科學,卻把自己打扮成科學之父,然後根據獨裁需要任命一幫科痞充當科學家,為他們製造「科學依據」,欺騙老百姓。

接下來看看科痞們怎樣忽悠習近平、替江澤民製造國企混制的歪理邪說。

在國有中小企業、城鎮農村集體企業被瓜分後的今天,江澤民對在位期間搶歸黨有的國有大企業未被習近平瓜分,一直心懷忐忑。江澤民知道:如果國有大企業不私有化、大陸經濟不抹掉公有制的痕跡,他瓜分國有集體企業的罪行,或遲或早,總有一天會被清算。

於是,江澤民集團操縱科痞一起放噪音,故意製造「混制國有大企業是中國改革的唯一出路」「國有大企業是中國成長的障礙」「國企,中國前進道路上的負擔」「國企,只有混制才能盈利、才有出路」等煙霧彈。截至2017年3月9日,中共各大媒體仍在造勢,忽悠得習近平推小車扭屁股。

其實冷眼看權鬥:江澤民集團用翻天覆地手大鬧國企混制,已非只是經濟重組。如2014年12月19日第五屆財新峰會上,中共全國工商聯主席、國務院特邀研究員朱育鈞替江發聲稱:「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一是打破壟斷,二是政企分開。」朱育鈞道出了江澤民心底的鬼:首先,打破壟斷,就是打破公有制,讓外資內鬼建立的跨國公司壟斷;其次,政企分開,說到底是讓股份制按資分配的資本權威把《憲法》賦予13億人民當家作主的一切權利徹底剝奪。其實,江澤民集團的這套玩法,玩到底,連今天打虎反腐的習近平和他掌控的中共政權,也一起被擠兌在混制之外,混制的結果是,等到企業都私有了,天下就是有錢人的,那麼,那時的中國誰最有錢,誰就是老大;誰最有錢,誰就說了算。當然江澤民還是老大,因為江澤民家錢最多。這就是今天己經下台了的江澤民和江澤民集團堅持忽悠習近平混制國有大企業之後要達到的目的。

混制國企是江澤民集團給習近平擺的鴻門宴。

(四)應調查江澤民集團哄搶國家財富的罪行。

今天的中共已經不是毛澤東那個以公有制為基礎的共產黨的概念。今天的中共既不姓毛,也不姓共,更不姓鄧,而是姓江。二十多年來,是江澤民集團打著共產黨的旗號哄搶瓜分了公有制國家資源。可以說,是江澤民打倒了共產黨,是江澤民製造了今天中國大陸的一切亂象。

可是,在這二十多年裏,江澤民卻將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罪黏貼在鄧小平身上,隱身作惡;仿佛他們搶擄國家財富,向老百姓敲骨汲髓都是鄧小平叫幹的。

筆者認為,澄清事實的時候到了!分清鄧、江罪責,撕下江澤民的畫皮、讓13億中國人看清江澤民的本來面目,對於重新認識、定位江澤民和江澤民集團,對於習近平如何抉擇中華民族的未來,對於中國人民怎樣實現自己應該享有的民主權利,對於中華民族實現復興,均具有意義。

筆者認為,習近平不應當跟著江澤民集團的腳步走。因為今天中國大陸需要面對、解決的問題,並不是國有大企業是堅持毛澤東的公有制好,還是江澤民集團的混制好,而是叫停混制,撥亂反正,即啟動司法程序,對江澤民二十多年來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哄搶國家資源的刑事犯罪問題進行立案、偵察、公訴、審判。(未完待續)

(大紀元原創作品,授權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