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香港《爭鳴》雜誌2017年4月號披露,在中共「兩會」結束不久後的3月18日,中紀委和中央書記處再次約談了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和其弟弟、前文化部特別巡視員、文化部駐香港特區特派員曾慶淮。報道稱,這是自2015年1月7日以來,當局對他們進行的第三次約談,而且「情況已經發生變化」。二人被明確告知問題「很嚴重」,要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自覺配合調查,並動員境外親屬回國主動交代問題,「爭取寬大處理」等。

如果消息屬實,那麼這次約談與以往的相比,傳遞了兩個更為重要的信號,而且話外有音。一個是現在形勢不同以往,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而這個變化應該是指習陣營在與江澤民集團的幾年的博弈中,已佔據了主動和上風,雖然仍有暗流湧動,但已翻不了大盤。

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可謂阻力重重,受到了江派多方面的掣肘。幕後主導掣肘習近平、攪亂局勢的就有江派的二號人物曾慶紅。從北韓到香港,從國內到國外,從法輪功問題到活摘器官,曾慶紅的鬼影都隱隱浮現。

為了順利施政,一方面,習近平在反腐的名義下,先後拿下了包括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蘇榮、王珉、白恩培、周本順、黃興國等在內的百餘名江派或與之有牽連的高官,被查被抓的貪腐各級官員也是成千上萬,除了震懾江派和官場外,也在將目標指向最終的「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另一方面,則一步步整肅軍隊、政法系、司法界、政府各部門、文宣系統,推行軍改、司法改革等,並幾近完成了眾多省份一把手的更換,為政令可以出中南海以及為即將在秋天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做鋪墊。

具體到曾慶紅,中紀委也已按照先在外圍深挖,從多個「陣線」搞清楚了低階官員的關聯案件,獲得相對確鑿的證據和關聯案情後,才會慢慢合攏、收網的步步深入、環環相扣的節奏予以圍剿。無論是其秘書幫、特務幫、企業幫還是江西幫,都已有多名高官落馬,如中化集團公司副總裁張志銀、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西藏人大副主任樂大克、原江西省委書記蘇榮、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郝貴,等等。

此外,曾慶紅弟弟曾慶淮之奢華和給高官拉皮條,侄女曾寶寶成立公司空手套白狼,內侄女廣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王曉玲被破格提拔,以及兒子曾偉等攫取巨額利益的醜聞也都持續被曝光。

另有消息披露,曾慶紅家族財產遍及北京、天津、山東、上海及香港、澳洲等地,其兄弟、兒子和媳婦、侄子至少有12名家屬在境外、外國定居,僅在大陸資產就有430多億至470億元人民幣。其中曾偉在澳洲、紐西蘭開設公司都以中資名義,每年貿易額25億至30億美元。他還在澳洲、紐西蘭持有物業20餘幢。

種種跡象表明,中紀委已獲取了大量關於曾慶紅和曾家人的貪腐材料。雞年收網曾慶紅已是順理成章。

無疑,習近平迄今為止的一系列舉動給了江派以重創,因此才有了針對曾慶紅的現在的「情況已經發生變化」之語,潛台詞就是其要看清形勢。

而第三次約談曾家兄弟傳遞的第二個信號就是要他們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潛台詞就是他們一再折騰以奪取最高權力的陰謀早已為習近平所知,但不過是幻想罷了,還是趁早放棄,這當然與「情況已經發生變化」密切相關。這背後自然也有著警告之音,即如果再不自量力,繼續折騰,他們被「寬大處理」的路就要被堵死。

做了那麼多壞事且家族貪腐了那麼多的曾慶紅會聽從這警告嗎?不管他聽不聽,步周永康等人的後塵是其無法避免的結局,因為做了甚麼,遲早都要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