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常用「擲果」或「擲果盈車」來形容女子愛慕俊俏男子,或貌美男子受人歡迎。如明朝梅鼎祚《玉合記‧第九齣》:「其人如玉,空教擲果盈車,當此春景融和,不奈鄉心迢遞。」唐朝駱賓王《豔情代郭氏答盧照鄰》詩:「擲果河陽君有分,貨酒成都妾亦然。」而「擲果」當然是有其來源的。

魏晉時期多美男子,其中最負盛名的當屬西晉潘岳。唐朝司空圖《馮燕歌》:「擲果潘郎誰不慕?朱門別見紅妝露。」《幼學瓊林‧卷二‧身體類》:「擲果盈車,潘安仁美姿可愛。」詩文中的潘安仁、潘郎指的就是潘岳,也就是我們熟知的潘安。

《晉書‧潘岳傳》上載:「岳美姿儀,婦人遇之者皆連手縈繞,投之以果。」《世說新語‧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左思﹚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世說新語》注引用裴啟《語林》:「安仁﹙潘岳﹚至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滿車,張孟陽至醜,每行,小兒以瓦石投之,亦滿車。」這些記載都說明潘岳長得極為俊美,容貌出眾,少年時期住在都城洛陽時,每次乘車出遊,總是有一些女子手牽著手繞著他的車打轉,還爭相向車裏丟水果,每每滿載而歸。而被作為反襯的張孟陽或左思,也學潘岳坐車出遊,但簡直是男子版的「東施效顰」,張孟陽被小孩兒扔石頭亂砸,左思則更慘,被婦女們一頓亂唾。因此,後人就用「擲果潘郎」、「擲果潘安」、「擲果河陽」、「擲果盈車」稱讚潘岳,也做為「美男子」的代名詞。

可是,為甚麼女子要以投擲瓜果來表示愛慕之意呢?這要追溯至遠古時代,是當時的一種傳情方式,和那個時代的生活條件、背景有關。上古時代的男人養家以狩獵為主,女人則採根莖果實的植物類為輔,因此,花果就演變成女性的象徵。所以男女交往時,女子往往就用贈送果實、花草作為定情物。

《詩經‧衛風‧木瓜》篇︰「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古時候的未婚女子,可以將木瓜、桃子、李子這些瓜果,投擲給喜歡的男子以引起他的注意,被投瓜果的男子,如果也中意她,便解下腰間的佩玉來回贈她以定情。後來因為這個典故,文人們便在詩作中用「投瓜」、「木瓜」表示女子的愛情。如漢秦嘉《留郡贈婦》詩有︰「詩人感木瓜,乃欲答瑤瓊。」晉陸機《為陸思遠婦作詩》︰「敢忘桃李陋,側想瑤與瓊。」都已將《木瓜》詩視為男女贈答了。南朝宋何承天《木瓜賦》︰「願佳人之予投,想同歸以託好。顧衛風之攸珍,雖瓊瑤而匪報。」則更以木瓜為定情詩了。

不管是「擲果」或「投瓜」,儘管投擲的物品不同,但要表達的含意卻是一樣的。因而,後來還衍生出拋蓮子、拋荷包等多種不同的形式。所以,女子擲瓜果以傳達愛慕之情的風俗,在我國源遠流長,已留傳幾千年的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