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雜誌《外交家》(TheDiplomat)3月29日刊文,直指中國器官移植中的幾大疑問,並質疑法輪功學員或已成為主要的器官來源。文章強調,解答令人不安的移植規模及器官來源等問題,是一項緊急事項。

文章說,第一個問題是,器官移植的官方數字不可信。在上月梵蒂岡舉辦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上,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潔夫稱,2011-2014年,共有2,342位公民在死後捐獻了他們的肝臟。

然而,不到一個星期,黃潔夫就在大陸澎湃新聞網(ThePaper)的採訪中稱:「2011年-2014年,公民捐獻的肝臟器官是1,910例。」

兩個數字相差18%,如此不一致的供體數據表明,根本不能停留於這些官方說法的表面。

文章說,鑒於中共高級移植官員給出的移植量不可信,調查人員已利用其他各種方式,來估計中國正在進行多少例器官移植。比如,中共媒體的報道也為移植量提供了另一個指標。

比較兩種官方出版物顯示,2011年至2015年,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每年就進行大約1,000例肝移植。其他官方消息來源如2011年的肝移植註冊系統,顯示中國四分之一或12%的肝移植是在這家醫院進行的。這意味著全國每年進行4,000到約10,000例肝移植,是官方數字的很多倍。而肝移植數據只是全國總移植量的一部份。2007年1月1日,最高法院收回死刑覆核權,2013年被處決人數下降到2,400人。然而,中國器官移植業卻繼續擴張。研究人員暗示,顯示供體有更隱秘的來源。

自由之家在上月發表的中國宗教自由報告中說,對可得信息審查後,「發現可靠證據顯示,從2000年初開始,法輪功學員就被大規模摘取器官而殺害。」

移植增長軌跡肯定與這一點相吻合:1999年7月法輪功學員遭大規模關押,僅僅比器官移植業迅速發展早6個月。在死刑犯來源枯竭之際,法輪功學員這一來源可解釋器官移植的持續增長。對在押法輪功學員進行詳細的驗血和器官檢查,也有大量的證據可證明,包括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其書中收集的數十例。

在中共官方文獻中可以發現,還有一些最令人不安的材料。

例如,鄭樹森,中國最知名的移植外科醫生之一,也是浙江省「反邪教協會」(CACA)會長。這類協會由中共在2000年成立,專門用於詆譭法輪功,並監管對法輪功學員強制進行思想轉化。

文章提出,為甚麼一位主要的中國肝移植外科醫生和移植官員也深度捲入了打壓法輪功運動呢?文章接著引述了2009年鄭樹森在一本反法輪功書籍的序言中詆譭法輪功的話,這些話來自一個肝移植外科醫生,在當前指控的背景下,非常令人擔憂。

鑒於黃潔夫現在正在國際醫學論壇提供明顯偽造的數據,而不明來源的器官移植仍在中國繼續,對這些疑問的解答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