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調查局(FBI)3月28日逮捕國務院官員克萊本(Candace Marie Claiborne),因其涉嫌向FBI說謊,隱瞞她與中共特務的接觸。這個事件突顯,中共對滲透美國的間諜戰,已不再侷限招募華裔美國人,而是擴及其他美國公民。

「新聞週刊」(Newsweek)報道,據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國安部(MSS)認為,中共在經濟發展後,應該與美國進行更強硬的競爭,包括間諜戰。

除了強化軍事力量,中共不遺餘力地加強間諜戰,例如2014年中共網絡間諜竊取大約1,800萬美國政府人事檔案。幾十年來,中共國安部主要是引誘及招募美籍華人,特別是那些在美國國防和情報機構或美國敏感行業工作的人,近幾年則是引誘非華裔美國人為其從事間諜活動。

2010年施萊弗案引起中情局關注

來自密歇根州的施萊弗(Glenn Duffie Shriver)2010年到華府中情局(CIA)參加最後的面試,當年28歲的他,熱愛國際事務,精通外語,會說流利的普通話,是中情局招聘人才的絕佳候選人。

然而,中情局在決定聘僱施萊弗前進行背景調查時,發現他隱瞞了過去曾和中共接觸的經歷,開始懷疑他是否為中共刻意安排的「特務」。施萊弗在正式就職前接受中情局測謊時,變得非常緊張,當場撤回求職申請。幾個月後,當他乘坐飛機準備離開美國時,被FBI逮捕,並被指控試圖滲透中情局,最後被維珍尼亞州聯邦法院判處4年監刑。

施萊弗2002年到中國上海入讀華東師範大學,畢業後留在中國。2004年在上海居住期間,認識3名中國人。後來他得知這3人都是中共特務,並且答應他們的要求,返回美國並申請在美國情報單位或執法部門工作。

在聯邦法院接受審理時,施萊弗向法官承認他的最終目標就是設法得到在聯邦政府的職位,以獲取美國國防機密情報,然後轉交給中共情報官員,換取現金收入。

對中情局來說,施萊弗案是個警惕,這意味著中共國安部改變滲透美國的手法,除了引誘及恐懗美籍華人為其工作,並大膽地嘗試誘惑美國公民,特別是入讀中國學校的美國學生,滲透美國聯邦部門,獲取美國機密情資。

2014年4月,FBI以施萊弗的故事製作了《棋子的遊戲》影片,告誡美國大學生不要為外國政府工作。

CIA應對中共特務滲透

前CIA高級情報分析師告訴「新聞週刊」,大約兩年前,CIA經歷一場非常大的恐慌,因為在中國很高級別的信息來源一個個斷了線,「當事情發生後,CIA官員察覺到有內鬼,開始真正地防範內部人員。」

前CIA律師韋特(Robert Eatinger)回憶說,2015年就在他準備退休之際,CIA對內部是否存在中共特務感到興趣,「不過,我不確定當時是否有特定的追查對象」。

韋特說,追查內鬼是由有限的幾名反情報專家負責,因為這種調查涉及聲譽以及要冒很大的風險,因此必須「非常、非常不動聲色地」進行調查。

前CIA東盟和太平洋副主任懷爾德(Dennis Wilder)表示,施萊弗案發生後,情報人員十分關注在中國讀書的美國公民,更大程度地仔細審查他(她)們,特別是待在中國很長時間的人。

懷爾德說,施萊弗案影響CIA對外招聘優秀人才的意願,轉而從零開始,培訓內部人員,提供為期一年的密集普通話或廣東話的語言培訓。

中情局發言人博伊德(Dean Boyd)表示,現在CIA十分重視應聘者過去的接觸對象及旅行目的地,只會聘請通過安全檢查的人。

不過,前CIA情報分析師說,CIA對於曾多次到過中國的應聘者,通常是將「他們的簡歷直接扔進垃圾桶」,以避免再次發生施萊弗案。

前CIA高級官員:施萊弗案不是唯一特例

對於中共擴大招募特務的對象,前CIA高級官員普菲弗爾(Larry Pfeiffer)說,「你必須假設施萊弗案不是唯一的特例」。事實上,CIA事後曾清查內部是否有更多的「施萊弗」。

「近年來的重大變化是,所有美國人都是中共(間諜戰)的目標」,懷爾德說,「中共的情報單位及官員,比西方國家的情報官員更為複雜。他們現在已有更好的語言技能,有更多機會在中國與來自全球的學生和其他人接觸,所以他們在大陸就可以招募外國人為他們工作。」

中共對台灣情報工作亦改變傳統作法

《外交家》雜誌報道,中共對台灣的情報工作,過去通常是引誘台灣的退伍軍人或保安人員,近日爆發陸生擔任共諜案,顯示中共正在招募年輕特務,指使中國公民到台灣從事間諜工作。

3月初,自台灣政大畢業的陸生周泓旭,涉嫌在台當共諜,被台灣當局逮捕及羈押禁見。政大校方表示,周泓旭當時的入學資料顯示他曾加入共青團。

依台灣調查局掌握的情資,來自中國遼寧省本溪市的周泓旭,受大陸國台辦高層指示,以讀書名義來台發展共諜組織,長期吸收台灣中央部會級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