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獨立記者高瑜4月1日晚在微信上爆料,毛澤東紅顏知己、身邊的機要秘書謝靜宜已去世,終年81歲。

新浪微博轉發高瑜貼文寫道:「對於曾經見過她一面的我來說,祈禱上帝不要將她送入地獄,從寬處理。當然上帝有上帝的做法,經審判後,不會聽我的。」

高瑜說,這樣一個幾近文盲的女子,在清華園裏隨便抓都比她強,而她一度成為掌握中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師生員工生殺大權的人物,恐怕是中華民族,乃至古今中外歷史上最為奇葩的現象之一。

隨後,法廣、《蘋果日報》等媒體轉發了高瑜的爆料,但中共官方目前還未報道謝靜宜的死訊。

據維基百科介紹,1935年12月出生的謝靜宜,1953年從軍委機要學校畢業以後,同年進入中共中央辦公廳機要局工作,在毛澤東身邊擔任了22年的機要秘書,毛稱她為「小謝」。

謝靜宜5年內升任中央委員

1966年5月,中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為了控制北大、清華的局勢,1968年毛澤東派遣工作組進駐這兩大高校。謝靜宜和8341部隊政治部宣傳科副科長遲群也一起進入校園,謝於1968年後任北大黨委常委,清華黨委常委、副書記,清華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清華黨委副書記劉冰回憶:張榮溫「是革委會主任,還得事事聽從遲群、謝靜宜的。」張被調走後,「學校的一切大權,便操縱在遲群、謝靜宜二人手中。」不僅清華,北京大學也由此二人掌管。

1970年,謝靜宜高升為中共北京市委常委;1973年,再次升為北京市委書記,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同年並擔任中共中央委員。

謝靜宜在文革期間曾紅極一時,並在1974年的「批林批孔」及中共1976年鎮壓天安門事件中起到重要作用,據稱,可能與她和中共黨魁毛澤東關係曖昧有關。

謝是毛的「紅顏知己」之一

清華大學前黨委副書記惠憲鈞曾說:「謝靜宜沒有甚麼能力,她也沒甚麼特殊經歷,就是中央機要局的一個給毛澤東送信的機要員。有毛,她行,沒有毛,她甚麼都不是,她懂甚麼呢,你讓她出點子?出不了。你給她點子,她半天還不理解呢。」

大陸出版的吳德口述《十年風雨紀事》,談及謝到北京市委任職的經過:「1973年,謝靜宜調到市委任書記處書記,她是中辦機要局的人,與毛主席很熟」。謝靜宜調來前,是周恩來與吳德談的話,周說,就派謝靜宜任市委書記處書記,可以經過她向毛反映一些情況,傳達毛的指示。

曾任毛澤東保健醫生20餘年的李志綏醫生在接受BBC專訪時,指名道姓地提到,人稱「小謝」的謝靜宜是「毛澤東的女人們」中的一個。憑籍與毛澤東的關係,這個初中文化、本是機要員的「小謝」成為清華大學實際上的「第一把手」、中共中央委員以及北京市委副書記,還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

李志綏生前留下的回憶錄顯示,中南海每周為毛澤東舉辦舞會,被選去出席舞會的女演員們不僅僅是陪毛澤東「共舞」,還得陪他「鬼混」;毛澤東搬到人民大會堂的一一八廳後,「各個廳,如福建廳、江西廳等的女服務員,輪流來陪他。因此,外面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毛依然故我,過著帝王般優哉游哉的生活。」

1976年9月毛澤東死後,同年10月6日「四人幫」被抓時,她和遲群也在同一時間不同地點被捕,被撤銷黨內外職務。此後被長期隔離審查。

1983年審判「四人幫」的黨羽時,遲群「以參加反革命集團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而謝靜宜則「因坦白認罪,被免予起訴。」後來,謝靜宜成為退休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