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躍進時期,一批紅色畫家為了配合中共的宣傳,創作了一大批歌頌大躍進、歌頌中共、歌頌毛澤東的畫作。就是在大饑荒時期,大批餓死人的時候,這些紅色畫家還在繼續為中共歌功頌德。紅色畫家們配合著中共的虛假宣傳,偽造著歷史畫卷。

人民大會堂掛著一幅巨大的國畫《江山如此多嬌》,此畫以毛澤東的《沁園春‧雪》為題材,由傅抱石和關山月合作,創作歷時四個月。

為這幅畫專門成立了磨墨組、接紙組、制筆組,又抽調許多工作人員為此畫服務。周恩來還為嗜酒的傅抱石批特了兩箱茅台。

是《江山如此多嬌》還是江山如此多焦

人民大會堂裏的《江山如此多嬌》畫作至今還在向人們宣揚著中共「偉光正」,粉飾著當年的大躍進,掩蓋大饑荒的真相。毛澤東當年就說過:「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網絡圖片)
人民大會堂裏的《江山如此多嬌》畫作至今還在向人們宣揚著中共「偉光正」,粉飾著當年的大躍進,掩蓋大饑荒的真相。毛澤東當年就說過:「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網絡圖片)

早先的小稿沒有紅太陽。周恩來看了畫稿後說,還要畫上紅太陽,體現「東方紅,太陽升」之意,「畫上紅太陽,也是標誌毛主席、共產黨的領導。」今天,我們看到的畫面上突兀的紅太陽便是當年大躍進的政治烙印。

這幅畫完成後懸掛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是毛澤東等人經常接見外賓合影的地方,也是所有進入大會堂宴會廳的貴賓的必經之地,這幅畫也就成了中共宣傳、吹噓自己的名片。

可是,當傅抱石喝著茅台揮毫潑墨畫紅太陽、歌頌毛澤東共產黨的時候,當中共用這樣一幅畫宣揚著中共、毛澤東「偉光正」的時候,1959年9月,正是河南省信陽餓死人最多的時候。大躍進中最先曝光的餓死百萬人的信陽,58年10月就已經開始逃荒餓死人了;59年4月,國務院彙總15省春荒情況統計報告,有2517萬人無飯吃;59年7月廬山會議,彭德懷被打倒,全國揪出了一千多萬個「右傾分子」;毛澤東說:徵購糧食,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至今,這幅畫仍然掛在那裏,還在向人們宣揚著中共、毛澤東的「偉光正」,粉飾著當年的大躍進,掩蓋著大饑荒的真相。毛澤東當年就這麼說過:「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九個指頭成績,一個指頭問題而已。

是《山河新貌》還是山河凋零

1960年9月,傅抱石率領江蘇國畫工作團,赴河南、四川、湖南、湖北、廣東、陝西六省,開始紅色之旅。所到之處,受到當地政府的熱情款待。坐臥鋪、住賓館、看大戲、遊覽風景名勝,接待規格按全國政協、人大代表的標準,享受「特供」待遇。1961年5月,紅色之旅成果《「山河新貌」畫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展出。其中,傅抱石的《黃河清》創意源自「黃河清,聖人出」的典故,意在歌頌毛「聖人」。「可以搞黃河清、延安頌、江山嬌、鋼廠贊。這些都是大題材……」紅色畫家們配合著中共的虛假宣傳,偽造著歷史畫卷。

當紅色畫家們描繪「山河新貌」、大唱讚歌的時候,1959年冬至1960年冬,正是大饑荒最嚴重的時候,餓死人最多的時候,很多地區出現了人吃人的慘劇。紅色畫家們所走過的六省非正常死亡139.38萬、99.42萬、34.28萬、64.67萬、24.38萬和2.1萬。「山河新貌」下到處餓殍遍野。

當各地饑荒、餓死人的現象不斷出現的時候,儘管中共極力掩蓋、封鎖消息,但到處寫生、特別有到農村寫生習慣的畫家們還是有很多機會看到饑荒景象的。然而,紅色畫家們主動採取了選擇性視角,對饑荒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毫不動心,一心頌揚共產黨,一心謳歌「毛主席」。

是「家家都在畫屏中」還是處處都有餓死骨

另外一位中國山水畫大師——李可染,在大饑荒期間,也創作了大量紅色題材的畫作。

1959年,同樣是為十周年國慶獻禮,李可染水墨山水寫生畫展《江山如此多嬌》在北京、廣州、上海等七大城市巡迴展出。畫家在畫中題到:「杏花春雨、黃山煙雲、幽谷鳴泉、無錫梅園、春天葛嶺、蘇州銀杏、嘉定大佛,家家都在畫屏中」。畫家筆下畫的是饑荒遍地、災民逃荒、餓殍枕藉時的「人間仙境」。殘酷的「反瞞產私分」運動正在全國如火如荼地進行,農民的口糧、飼料、種子被搜刮殆盡。

李可染根據毛澤東《清平樂·六盤山》創作《六盤山》的湖南,非正常死亡248.6萬人;創作《象鼻山》、《桂林山水》的廣西,非正常死亡93.1萬人;根據毛澤東《七律·長征》創作《長征》的江西,非正常死亡18.1萬。

1946年大飢荒中乞討的孩子(網絡圖片)
1946年大飢荒中乞討的孩子(網絡圖片)

對於大面積的饑荒、隨處可見的餓死人現象,把觸角深入社會每一個角落、「無所不知」的中共不可能不知道,要說不知情、被下級隱瞞欺騙,那是別有用心的自欺欺人、推卸責任。同樣,跑遍全國各地采風、深入農村寫生的畫家們要說不知道有大饑荒、不知道周圍的人也在餓肚子、不知道到處都在餓死人,那也是在自欺欺人、推卸責任。但是,中共需要紅色畫家們營造太平盛世的景像、描繪大躍進的「奇蹟」、歌頌毛澤東共產黨的豐功偉績,而紅色畫家們則需要在「新的時代」有所作為。

就在大饑荒結束不久的1962-1964年期間,李可染取材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共創作了七幅尺寸各異的《萬山紅遍》,至今被稱為「紅色經典山水」的完美代表作。

畫家名利雙收 百姓飢餓中死去、人相食

紅色畫家們在粉飾太平、描繪虛假繁榮、為中共、毛澤東歌功頌德的時候,也享受著由此帶來的回報。

《江山如此多嬌》給傅抱石帶來巨大的名利。出席國慶招待會,登上天安門觀禮台參加國慶觀禮;他所領導的江蘇省國畫院被評為先進集體,本人當選為江蘇省1959年度先進工作者、全國群英大會代表。各大報刊雜誌相繼發表傅抱石的文章和《江山如此多嬌》圖片。由此奠定了傅抱石在近代中國畫界的地位。

在成都,紅色之旅一行人由省委宣傳部長請客,各色菜餚、四川小吃琳琅滿目。紅色畫家們「初吃狼吞虎嚥,後來摸著肚子喊吃不下了,但還是往上端……」

1961年6月,傅抱石、關山月被周恩來安排去東北旅行寫生。國務院辦公廳、東北有關領導安排好交通食宿,北京電影製片廠派四位攝影師跟隨拍攝,東北省領導在物質極其匱乏的情況下調來各種難得的食品。

1960-1963年,李可染冬到廣東溫泉療養,夏到北戴河海濱避暑,享受著極為舒適、優越的生活。

而另一番場景,在沙青的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中展現:父親將兒子殺了吃掉後,燒開水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飯。」

:「大飢荒」人吃人的考證,川東達縣文史工作者朱全森寫進了《達州市志》(中國禁聞/網絡圖片)
:「大飢荒」人吃人的考證,川東達縣文史工作者朱全森寫進了《達州市志》(中國禁聞/網絡圖片)

毛澤東在1959年上海秘密會議上說:「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紅色畫家們就屬於能吃飽、還能吃好的那一半,而餓死的四千多萬,則屬於不如死掉的那一半。至今,紅色經典作品依然受追捧,無人反思,更沒有一幅反映大饑荒的畫作

由於中共多年來刻意隱瞞欺騙、編造篡改歷史,使得絕大多數中國人對大饑荒的真相不了解也無從了解,更少有人反思大躍進、大饑荒。時至今日,大饑荒中紅色畫家的「紅色經典」作品,依然受到收藏界的追捧。

當年「紅色經典」沒反映大饑荒作品

21世紀,「紅色經典」畫作從幾十萬、幾百萬、上千萬一路爆炒到上億元。2011年,傅抱石的《毛主席詩意冊頁》拍賣價2.3億;2012年,李可染一幅最大尺寸的《萬山紅遍》拍賣成交價2.93億元;2015年,一幅尺寸較小的《萬山紅遍》拍賣價1.84億元。

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筆墨江山》,由當年曾參加過紅色之旅的畫家們執筆,回憶當年「黃河清」、「江山嬌」的盛況。時隔幾十年,畫家們依然採取了選擇性記憶、選擇性遺忘。彷彿那場小丑鬧劇般的大躍進從來沒有發生過,那場餓死四千多萬人的人間地獄慘劇從來沒有發生過。在近現代中國畫史上,只有當年遺留下來的「紅色經典」,卻沒有一幅反映大饑荒、反思大饑荒的作品。藝術界同樣被中共消聲了。◇